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年会搞笑小品:电影潮剧《刘明珠》全折曲文

2019-07-15 00:14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老监:启奏太后,圣上回宫饮宴去了。


    太后:皇儿变得明智了, 荷塘月色伴奏下载:,有何高见?

    太监:启奏太后,从御苑中抓到两名女子,说是应旨串珠,火里逃生。

    迎风:遵命

    明珠:太后、万岁……(唱)淡雅孤芳入画来,花魁未许倚云裁,冰肌玉骨沉渊底,绿萼银蕾待雪开。
    明珠:张伯伯,我爹爹无故遭害,难道一句话也不曾留下么?



    明珠:呀,这不是车家灯么?
    太后:人间织女更心灵。
    厚燔:何事惊慌,无妨直说
    守卫:这个与我无干,若不回去,休怪刀剑无情。
    穆宗:即将刘光辰,就地正法,联几时下过此诏呀。

    厚燔:谢太后鸿恩。


    迎风:太后呀万岁,奸王通番卖国,家藏奸细,奴婢尽知根底,敢作人证。

    明珠:你们家家设祭,难道不怕朝庭?

    太后:枉你身为天子,也罢,此事哀家为你作主,皇儿不必过问就是。


    朱厚燔瞒天反反噬,先下毒下。
    海瑞:奉送。




    何氏:但望如此,哎呀,天时不早了,待老身为姑娘造饭吧。
    王氏:说那里话,但不知你伯父此时在天津卫,事情办得如此。
    朱厚燔:陈玩惜

    戏曲导演:吴  峰




    明珠:来……阵阵熏风稻穗香,榴花灿烂接端阳,韩江竟渡无心赏,(唱)北望京华举寿觞。



    明珠:侄儿早就写好了
    穆宗:母后,事情越弄越大,望速主载。
    海瑞:万岁……(唱)潮州总兵刘光辰,奉召来京面圣君。过了天津三五里,伏兵拦路阻西行……

    太后:皇儿,珠衣监护使乃是何人?


    王氏:只因奸王定上珠衣毒计,谋害我夫海瑞,只好乔装乳娘,与刘明珠结伴进宫。
    太监:启奏太后,从御苑中捉到一名女子,请旨定夺
    碧  玉:陈丽璇
    太后:不必可惜,哀家教皇叔与众卿看一珍品。





    明珠:乳娘,正因如此,女儿才稀求援手呀
    何氏:急难相扶,人之本份。姑娘,听你口音,好象是南方人氏。







    穆宗:本朝纲纪正肃那有此事






    迎风:姑娘乳娘请用餐吧!
    明珠:(唱)有色无香能引蝶,
    番使:侍郎言重了



    海靖:领命。

    海靖:我知。
    明珠:此话当真
    明珠:天津卫颇多先父旧部,势必闻声策应,制服陈贼。


    明珠:痴婢,蝴蝶怎晓人意。

    费仁:扰乱朝政,败坏正气
    明珠:民女两代蒙冤,恨深似海,只因仇人权势齐天,逼得弱女借衣写状。


    何氏:无非家道贫寒,省俭灯油罢了。

    穆宗:哎呀母后,究竟皇叔当日所奏,与刘光辰遗章说的,谁是谁非
    厚燔:此话怎讲

    穆  宗:李庭波




    明珠:不可不可……该是我……
    迎风:王爷吩咐,婢子不敢擅自。
    太监:领旨。
    王氏:今天已是八月十四,明月将圆,奸王,任你严禁灯烛上楼,也难只手遮天了。月光暗淡,看不清了。



    海瑞:难得夫人深明大义,共担风险,老夫后顾无忧了。朱厚燔呀奸贼,任你诸多鬼惑,难逃恶贯满盈。
    迎  风:翁妙辉
    穆宗:(唱)鼓响钟鸣,上殿心惊,孤王最怕理朝政,多亏皇叔辅龙庭。
    侍郎:千岁,何不叫钦使暂住府中,从长计划。
    太后:你这女子,所绣梅花,含苞待放,却又沉在水里,有何意义?

    海瑞:老奸贼你,你通番卖国结毒盟,违背忠义篡朝庭,供词假旨是铁证,看你魔王怎循形。臣带来陈文华供状,请万岁过目。
    海瑞:慢……随老夫一旁静听……
    穆宗:那刘光辰涉嫌拢络民心,拥兵自重,本应治罪,既已自载,免予追究,你不知详情,少管闲事。





    明珠:民女刘明珠,奉旨串织百花珠衣,可恨辅业亲王,纵火焚楼,企图毁衣害命。

    厚燔:王府侍婢,也敢擅闯宫闱,分明是伙同作弊,殿前武士,即将二人拉出,剁为肉酱。


    明珠:事情恐有跷崎。
    迎风:正是婢子本名。


    海瑞:好个双箭一雕,管教奸王措手不及

    明珠:张将军,你随家父进京,何故独回?
    费仁:疯官海瑞,装腔作势


    王氏:生死关头,不容犹豫,快来快来……
    厚燔:满口胡言,全无佐证

    明珠:(唱)都堂浩气薄苍冥,愿挡胡骑保舜京,指引愚蒙遵大义,国难家仇辩分明,收拾个人恩与怨,挺身愿为扫障星。
    明珠:太后呀万岁,昭昭罪证,众愤难平,望诛奸伶,以顺群情。

    王氏:为何不可
    明珠:那巧英姐为何绝迹不来。
    明珠:珠衣在此……

    太后:原来如此


    明珠:伯母不必忧虑,若是误了时辰,那奸王也不可交代。
    王氏:(唱)巧煞了可人儿,

    碧玉:哎,小姐,你绣的花卉把蝴蝶也招来了。
    迎风:婢子不知。
    作    曲:马  飞


    迎风:她是我母亲!

    番使:(耳语)何不如此如此……


    费仁:奉了太后密谕,敕令海瑞即往天津卫,以查刘光辰为题,搜查陈文华罪证。



    王  氏:朱楚珍

    明珠:谢赐,奸贼看打……
    穆宗:君无戏言



    明珠:说来话长,只因……
    明珠:伯母,事到如今,气也无益,你看天边尚有余晖,还是快些挑择吧。
    碧玉:老爷大寿,谁不欢喜,你看园中花卉也比平日鲜妍,待小婢摘两朵万寿菊,为您针花祝寿。


    明珠:(唱)未离虎口祸又生,烈火封楼怎脱身……伯母你看“北窗近御园,幸无巡夜狗,冒死来接应,设法快逃走”北窗……
    老监:奴才斗胆,圣上未经大事,皇叔权倾人主,还须早定之计
    何氏:无亲
    番使:敝国愿得浙闽十二州之地,以便移民
    明珠:看她不象奸狡之罪,说不定也是个苦命女儿……乳娘你看,天边喜见玉轮升,一片光辉万里明,助我当窗勤挑择,分珠别色靠天灯。



    内唱:弱女奔驰笃孝思,不知疲倦不知饥,汹涌波涛艰险渡,荒山庵寺暂依栖,流离颠汰风雨里,道旁昏倒病难支。
    番使:区区海疆寸土,换来万世基业,利害轻重,望千岁熟筹之
    太后:畏罪自焚了?
    太后:乱臣贼子还有何说。
    迎风:姑娘,你那里见过。
    司    鼓:王志龙

    不为人。张伯伯,为今之计,明珠唯有即日上京,御前鸣冤,谪逆除奸,竞父遗志。
    厚燔:正是,那海瑞自知欺君罪大,也不也进宫朝贺,请旨严办。

    厚燔:本王大业成功之日,将教这帮老顽皮血洗午门。

    太后:即命大理卿,平反刘光辰冤案。
    迎风:婢子迎风,奉王爷吩咐,前来侍候。

    明珠:是故
    王氏:(唱)见珠衣, 雪绒花中文歌词:,嫣好姹紫,百态千仪。

    侍卫:来……宫闱重地,不准乱闯……



    海瑞:老夫觉得事非等闲,不能不管。



    明珠:伯母你看……
    海  瑞:张长城
    海靖:我家老爷便是海都堂,海瑞。
    穆宗:母后,皇叔呢?
    穆宗:上界天孙无此巧,

    太后:原怕刘光辰,坐大为患,谁料辅业亲王,包藏祸心,如何消除心腹之患,巩固皇儿基业呢?


    海瑞:既是忠臣良将,为何骨埋荒山,而且碑不刻字。
    家人:领命


    穆宗:难道有比皇叔与众大臣更聪明之人?

    明珠:妈妈此话怎说?
    厚燔:本王正待贵国相助,何劳又送重礼。
    厚燔:大胆侍婢,胡言乱讲,看杀……

    王氏:(唱)树影又东移,风阴近酉时,白日等闲度,四处伏危机,困身高阁如囚犯,空待珍珠送来迟。




    王氏:刘明珠乃是刘光辰遗女,所奏尽皆有凭有证,臣妾敢作人证
    明珠:妈妈的儿女都不在膝下么?
    穆宗:所奏何事
    厚燔:哦,原来是友邦钦使,请上坐,请上坐,迎风待茶
    侍郎:如若海匹夫的密本惊动后宫……

    穆宗:准卿所奏。
    海瑞:侄儿,(唱)岂独刘家冤待雪,还须利害看分明,窃位奸雄轻国土,引狼入室祸苍生。漫海妖瘟谁扫净,老夫有责绑长鲸。

    厚燔:不必分色捡起,迎风备轿内宫,
    家院:老爷此处出巡,眼看江南不靖,忧国忧民,心情沉重,你我须小心侍候。
    穆宗:遵慈命



    王氏:老爷,适才圣旨到来,要你选贤串珠么?





    家人:千岁,后门来了一位道士,说是从天津卫到此,有大事求见
    太后:皇叔必有高见。



    明珠:(唱)痛彻孺怀,泪洒尘埃。获白草黄枫染血,疏星冷月照坟台……哎爹爹,你魂兮归来,你魂兮归来。不见跃马挥戈威武态,不闻温言呼慰唤珠孩,慈鸦绕树声凄怆,爹爹你音容何在。估道保国爱民青史载,谁料蒙冤负屈丧泉台,秉忠落得遭谗害,负德居然出圣裁。这大仇何日报,问天眼何时开,这惨案向谁诉,教孤女怎安排……爹爹哙,你英灵不灭来相佑,佑我鸣冤负骨回。
    剧本整理:郑文风





    明珠:这铁如意要来何用?

    明珠:感谢妈妈救命之恩。

    明珠:(唱)浓桃艳李,素杏黄樨
    太监:启禀太后,飞凤阁失火

    海瑞:何处传来女子悲哭之声?





    穆宗:你的仇人如此厉害,姓甚名谁?
    太后:嗯……哈哈……你既清高我更海量,来赐她铁如意一支
    太后:大胆皇叔,你在哀家面前,咆哮行凶,目中还有阮母子么,众侍卫,撤剑。



    老监:领懿旨

    王氏:珠儿,俺误旨杀头,也不打紧,只是连保荐俺等的海青天也牵连进来,岂不罪大恶极。


    太后:从此一字休提



    张忠:君门遇变之时,暗托图囊,叫我日夜兼程交与小姐。
    太后:大胆刘明珠,殿上行凶,该当何罪?
    海瑞:臣海瑞缴旨见旨,我主万岁太后千秋

    侍郎:失迎失敬,贵使勿怪


    何氏:小姐,荒山寒冷,不便久留,还是保重玉体,设法为刘大人洗冤报仇,才是人子之道呵。



    明珠:哎……爹爹,只道天涯无处寻亲骨,谁料荒村先得祭亡灵。
    穆宗:须知如意在手,好比钦命在身,行事随心所欲,别人是求之不得的呀

    海瑞:皇上不应糊涂至此,误中奸王一箭双雕之计。
    厚燔:这……这……

    明珠:朱厚燔……
    侍郎:珠珍五斛,绵绫各物多此,快快动手吧
    百宫:珠光宝气,人杰地灵
    侍郎:这个与我无干。
    厚燔:后宫……那狡妇行将就木能奈我何
    董古:臣礼部尚书董古,禀奏万岁,六日之后,正是皇太后寿诞之期,请援制颁诏天下普天同庆。

    百宫:臣等愚昧,不明何意。






    太后:堂堂皇叔,断无此事,你道应旨串珠,如今珠衣何在。
    明珠:朱厚燔,爹爹,你劾奸未遂竞成仁,明珠立誓表寸心,洗冤雪恨除厫贼,不完父志
    老臣:领旨
    明珠:大明总兵刘公光辰之灵位……妈妈,你与刘大人有亲

    何氏:小姐节哀,祭拜已毕,俺回去吧。


    穆宗:是是是,孩儿可以告退了
    侍郎:劾文参武,党同伐异
    守卫:楼上串珠的不准下来,
    明珠:枫树坡,孙家的何妈妈。


    何氏:这叫车家灯。

    众臣:谢万岁。
    迎风:姑娘,此事从何说起?
    海瑞:万万岁
    明珠:叩见太后娘娘

    费仁:今晨申辰时刻,内宫黄总监带同随从,匆匆从海府而出


    厚燔:所索未免过奢了吧
    明珠:(唱)灵心妙手春常在,
    张忠:新任江南总督,口称奉旨而来,说老总兵拥兵自重,谋叛朝庭,不许入朝辩黑白,马前传令斩忠贞。
    厚燔:料是陈文华的信使来了

    厚燔:这……谢太后鸿恩,只是那海国奇珍也化为灰烬,岂不可惜?


    何氏:老身何氏,世居本地,务农为生,丈夫孙寿,不幸年前去世,家中只有老身一人。
    厚燔:那就交与本王。



    王氏:皇封宜人海门王氏见驾我主万岁,太后千秋

    穆宗:启奏母后,珠衣监护使正是皇叔。
    碧玉:是,锦绣长春,锦绣长春,嵌珠走线,小姐真是巧夺天工。
    番使:敝国水陆三军,随时可以配合陈总督举事,只是不能事出无酬呀
    穆宗:皇叔赐坐,众卿平身
    厚燔:万岁,他自知谋逆败露,国法难容,故在来京途中,伏剑自裁,日前早已上达天听。

    厚燔:这个,请问所欲?
    迎风:王府侍婢迎风见驾我主万岁,太后千秋




    电影潮剧《刘明珠》全折曲文

    迎风:王爷吩咐,珍珠乃是无价之宝,不容疏虞,严禁灯烛上楼,以防失火。


    海瑞:住手。
    何氏:姑娘呀(唱)寒门有女字巧瑛,膝下承欢勉慰情。原望她,契东床,娱晚景,一脉继香灯,谁知大内征民女,她惨遭掳掠进宫庭,一别数年音讯绝,茫茫生死两无凭,拙夫忆女终成病,药石无灵竞丧生,抛下我孤苦晚年无依靠,风前残烛泪纵横。
    明珠:(唱)明珠女一片心香,明珠女一片心香,河山锦绣海天长。庆云丽日春永驻,愿爹爹福 寿康强。
    碧玉:小姐,香案已摆好了。
    明珠:(唱)见彩珠五彩杂陈,青红交错红紫纷缤,看得人眼花缭乱,脉跳心惊,按色分珠费时日,观音百臂也眉颦。


    太后:这个,举荐非人与监护不力,一概免究也罢。
    (唱)陷害忠臣。威逼公卿,纵容鹰犬,枉法妄行,安排珠衣狠毒计,阻我西行嫁罪名。

    王氏:(唱)红棉衬大丽,丹桂伴涂薇,
    内侍:有事进奏,无事退朝
    何氏:原有一个女儿,只是命中福薄……
    海安:待我问来
    王氏:侄儿,亏你把这百花珠衣,锈得珍雅无比。

    明珠:民女凭十指过活,无须仗如意为生
    海瑞:(唱)东南总督传天诏,遣责军门是叛臣,马前撤职摘剑印,枫树坡前处斩刑。




    王氏:莫非另有差遣,或是患病?
    太后:海卿,来得及时,命你密访之事如何?


    何氏:百姓只知刘大人是保国忠臣,抗夷良将,理应服待,众望所归,当道也无可奈何了。

    厚燔:这个
    何氏:只因三年前刘大人驻扎沧洲,屯田练兵,民纪严明,真个爱民如子,后来他调任别处,令人感念不已,日前他上京路经此处,惨遭杀害,百姓悲痛之余,唯有人人粪土埋忠骨,家家设祭养英灵。



    太后:贤卿还须与我分忧
    明珠:不可……
    何氏:离此不远,就在枫树波。
    王氏:老身下来催问串衣的彩珠为何迟迟不见送来。
    明珠:正是。





    厚燔:咫尺近龙颜,只手挽朝纲,威仪临社稷,辅业并肩王。

    明珠:秋高气爽,这薄云怎能盖住月明,稍待自然退去。

    太后:住口,他既深得民心,俺就先除后患,何谓冤枉。
    海瑞:万岁,刘总兵若是心怀二志,怎有应诏上京,伏剑自裁,应在接旨之日,所谓中途伏剑,实是谎言,马前传诏,莫非有假。臣添位监官,奏请彻查此案。
    穆宗:哎呀!口奏的不似无稽,皇叔他言之诚理,金銮上各执一词,难为我这个小皇帝。哎呀,退朝

    明珠:正是奉召进京,才有中途被害。
    厚燔:利刃不斩皇亲,嫂嫂侄儿饶命。


    王氏:也只好如此了。

    众臣:众等愿随海大人,解甲归田。


    海瑞:臣右金都御史海瑞有本进奏。




    侍郎:朝中一帮老废物,联名起表,助长海瑞气炎。
    太后:你这女子,姓甚名谁,为何深夜闯至内宫?
    何氏:客官,夜行就该赶路,何必管人闲事。


    太后:也罢,暂赐玉如意给他,便于行事。
    碧玉:还是婢子随侍小姐上京吧。
    穆宗:(唱)原来御搨前,耽耽窥虎狼,不由孤王心胆寒,明枪还易避,暗箭怎难防,折章转奏坤宁殿,母后面前问主张。
    明珠:遵懿旨……(唱)他他他……他呀……他弄权倚势纵骄驚,罪证滔天诉不清,篡夺兵权施暴征,假传圣旨害忠臣。家严惨死沧洲道,遗表斑斑血染成。弱女串珠求面圣,备尝艰险锦衣成,毒计杀人兼灭证,火烧凤阁祸宫庭。
    穆宗:无事退……

    太监:领懿旨。
    王氏:(唱)气死封家十八姨。



    太后:小小女子,也值得众卿剥职求情呀?也罢,将刘明珠等赶出宫去……

    明珠:大人……(唱)入宫不为图侥幸,正与锄奸一脉承,乔装入阁称民女,日夜勤劳串彩缨,御史前来查血证,珠衣代本奏冤情, 祖国颂歌谱:,双箭一雕共策应,无凶伏法大功成。

    太后:摘去冠诰,候旨处置。

    明珠:为与先父洗冤,还累世伯惹祸,侄儿怎能苟活,坐看奸佞横行。



    何氏:保国忠臣,抗夷良将!


    何氏:怎说,你是刘小姐么?


    明珠:叩见太后娘娘……
    太后:(唱)皇儿鞴顸坐龙庭,好教哀家寝食惊,辅业亲王心腹患,但望神力保朱明。
    明珠:民女只求成父遗心,非图赏赐而来。
    明珠:启奏太后,这两人便是佐证
    海瑞:正是,老夫密瑜在身,乱命有所不受。
    明珠:效法前贤,囊萤代烛,府前家风,倒也儒雅。

    明珠:哎呀,这般巧遇呀!

    太后:皇叔多行不义,休怪哀家无情,立即查抄家产,永世贬为庶民。

    张忠:着呀,那张文华正是奸王朱厚燔之心腹,刘总兵此次上京,本想奏刻奸王,谁知那
    枉杀刘光辰一案,确是辅业亲王假传圣旨,臣已在陈文华手中,缴得假旨在此,请旨御览。
    番使:陈总督托贫道带书进谒,请予过目
    海瑞:臣在玉阶之下,已听得分明,刘明珠等人所奏尽皆有凭有证,正是他……

    明珠:此去诸多风险,随行反为不便。



    海瑞:刘总兵爱民保土,朝野同钦,说他谋反,应宣罪证


    太后:好利嘴,众侍卫,与我拿下。
    老监:领懿旨



    明珠:遵命。
    太后:苗横、吴费仁,罪大恶极,立斩午门。
    海瑞:臣此回动的是个密本,请旨御览
    王氏:侄儿隐瞒身世,老身候扮乳娘,主仆相称,料那奸王无从识破,有何不可


    厚燔:嗯哼

    厚燔:小小女子,胡言乱辩,不斩何待,看杀……
    何氏:朝庭无道,枉杀忠臣,百姓仗义收尸,怎敢刻碑为记。
    王氏:这里自有老身服侍,有劳请回。
    何氏:你能管?



    太后:今日哀家生辰,不可杀生,宣她上来



    太后:逢仓取物,逢库支银,教你一生享用不尽

    明珠:那有此事,巧合便了。
    厚燔:后门……道士……天津卫……大事……引见,

    明珠:全仗伯母鼎力

    明珠:暂且放下。

    厚燔:苗侍郎深夜过访有何佳音
    厚燔:道长免礼,请坐一旁。
    老监:只是密谕难凭

    厚燔:正是,巧定三更计,全仗百花衣。

    海瑞:奸贼苗横、吴费仁也是奸贼死党
    家院:这位小姐,既是志切鸣冤,何不求都堂大人为你作主!


    明珠:(唱)海棠含睡意,芍药吐芳菲,东蓠陶令友,向日女真衣,



    厚燔:无非标新立异,有何意义。
    海瑞:万岁,臣还要动本
    太监:是

    明珠:妈妈宽心,日后定能骨肉团圆。
    王氏;早就写好?
    老监:那海瑞也算是个不怕死的硬骨头。



    明珠:此刻才将珍珠送来,耽误工夫不浅
    明珠:正是,(唱)将身拜倒尘埃地,谢妈妈,叩谢妈妈肝胆情。妈妈,未知先父遗骸,葬于何处?


    海瑞:侄女智勇过人,分担艰险,老夫钦佩,只是孤身履险,阮夫妇实难放心
    众臣:参见王爷千岁

    王氏:但愿如此。
    明珠:看来奸王已知太后下了密谕,借口串珠,先阻伯父陋京查案,后问慢旨欺君之罪。
    海瑞:哎咋,内忧外患,急似燃眉,华猷神州,偏遭浩劫。起来,起来,随老夫一同进京吧

    太  后:洪  妙

    海瑞:百花珠衣,工繁艺细,限期五日,谁敢应徽。
    苗、吴:万岁或太后,亲王威逼臣等协从,望祈宽恕。


    厚燔:她不过是串珠民女的乳娘。

    厚燔:启奏太后,圣上为表孝思,本拟串珠衣一袭,以作祝寿之宝,莫奈海瑞举荐非人,限期串衣不成,今晨国更时分,已畏罪自焚了。

    太后:众卿,满腹经纶那里去了?也罢,宣能解之人上来。

    太后:险些误杀朝庭命妇,皇叔性情未免过急了。
    张忠、碧玉:小姐……

    太后:是呀,皇叔杀个把边将,也不算大事,只是他与你无冤无仇,你杀他何来?


    明珠:都堂大人?





    王氏:侄儿不作忧疑,何不趁这时光,把鸣冤奏本先写起来。

    王氏:只是奸王老谋深算,恐非容易。
    太后:刘明珠指奏我家皇叔,你两人岂敢作证。
    王氏:珠儿,你向奸王心腹求救,无异与虎谋皮,未免太不识势了。


    穆宗:莫非是乱民造反

    太后:怎说,飞凤阁失火……
    海瑞:刘总兵,他……他分明奉召进京述职。


    明珠:(唱)金风传爽气,皓月吐清辉,历尽坎坷排万险,明珠今夕展愁眉。



    明珠:“你是刘家后,难瞒老砍头,安排狠毒计,烧楼图灭口。”哎呀,这如此是好……
    明珠:大姐,请给灯烛。


    张忠、碧玉:小姐,醒来,醒来……


    明珠:伯父还是一面出京查案,一面应案串珠,方为上策。
    海瑞:(唱)波涛迭起,枝节横生,懿旨暗传查血案,诏书明限串采缨,怆惶怎觅分身术,国事为重,不应乱命便起程。海靖,即发天津卫。

    明珠:伯伯是爹爹亲信,易惹奸人注目。
    张忠:小姐,随侍君门赴帝京,平安跋涉到天津,沧洲道上遭奇变,陈文华拦马拘留老总兵……
    明珠:妈妈,孤女愿在坟前守伴一宵。


    何  氏:王悦芳



    费仁:叩禀千岁,大事不好了
    厚燔:海瑞捕风捉影,袒护逆臣,恶语胡言,冒犯圣上,请旨革职严办。



    何氏:无故


    太后:上面这补服,青松与万寿菊甚是雅思。一枝梅花沉在水底,却是何意?

    内唱:蓦地黑云升,毒计害干城,五内皆崩裂,泣血不成声。
    明珠:正是,尚未请教妈妈称呼?
    太后:这女子,谅必火里逃里,语无伦次,惊得失魂落魄了,暂叫他后殿回避。


    太后:死者有口难言,是非何须多问
    百宫:领懿旨。

    厚燔:就算本王杀了一个把边将,你又能奈我何
    张忠:此次上京,莫说路途遥远,况且宫阙森严,岂能轻易见驾。
    何氏:就是刘光辰总兵大人。
    张忠:军门遇难之地,名叫枫树坡。
    明珠:只因奸王通番谋反,罪证落于先父手中,正待劾奏,谁料他先下毒手。
    董古:领旨

    侍卫:禀太后,圣上率领百宫,入宫祝寿来了。

    明珠:二位大人……(唱)都堂不去天津卫,不去天津卫,奸王罪证怎搜寻,若无珠衣供献寿,欺君慢旨罪非轻,侄儿尚有雕虫技,绣线拼珠力可胜,愿挡虎狼承重命。好教伯伯早登程。


    明珠:国难家仇,岂容慢报,任他万般险阻,明珠决不惜身。



    王氏:(唱)真个是线长珠又小,日短夜将临,怎不教人气结难伸。
    海靖:我家老爷连皇帝都敢骂,为什么不能管。
    太后:且慢……问明再杀未迟,若有死罪,也免劳皇叔贵手呀。你这女子,有何天大冤仇从实诉来。


    太后:是了,就以彻查刘光辰冤案为题,卿家立即代传密谕,命海瑞速往天津卫,搜查陈文华罪证复旨


    明珠:陈文华是谁?
    海瑞:不必多言,请问这里葬的是什么人?



    侍郎:但不知贵国何时可以出兵


    番使:我主命小使,带来彩珠五斛,请千岁笑纳。

    番使:千岁在上,贫道稽首

    剧终
    侍郎:叩见千岁

    明珠:若被奸王识破,反添侄儿罪戾,不可不可……

    太后:宣上来。

    海瑞:陈文华已招供画押,此刻正由囚车押解来京,可与他当面对质

    番使:些些微物,正好祝千岁早登大宝呀
    厚燔:这是陈文华做出来的,本王概不知情。

    海瑞:边海烽烟靖,苍生水火中,匡时嗟力薄,枉自号刚峰。

    张忠:小姐……小姐……
    穆宗:如此说来,那刘光辰岂不死不冤枉。
    太后:皇叔,口称宜人的王府侍婢么?
    穆宗:只是,更大的后患,只怕是……

    明珠:怎说,严禁灯烛上楼。哎呀大姐,五天之内,串衣不成,便要斩首,如今却又乱珠断烛,将问是何居心。
    明珠:哎……爹爹……
    太后:皇儿皇叔赐坐,众卿平身……

    王氏:(唱)尤胜江郎笔一支,
    明珠:我志已决,请勿多言。张伯伯,我爹爹在沧洲何处被害?
    海瑞:究竟是那一位忠臣良将?
    明珠:妈妈不必劳累……妈妈这是……



    穆宗:母后,这江山要谁来保?

    番使:何必多此一举



    碧玉:张伯伯……
    明珠:唉……老爹爹……
    董古: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太后圣寿在迩,纳皇叔之议,彩珠五斛,钦命海卿,即日征能选贤,送至西苑飞凤阁,限期五日,串成彩衣一袭,功成之日,爵禄高升,望勿负联意,钦此。
    王氏:(唱)明知陷阱甘行险,好比飞蛾自扑灯,你是刘门遗一脉,海家怎可误聘婷。

    海瑞:且慢,太后呀万岁,刘明珠揭奸保国,若加罪咎,岂不令天下寒心,臣愿急流勇退,老死林泉。
    明珠:你莫非是孙巧英姐姐么?
    碧玉:不然,定是蝴蝶也为老爷祝寿来了。
    明珠:明珠行事随心所欲,未知罪犯何条?


    穆宗:众卿看来……
    百宫:祝皇太后娘娘,坤仪万世,懿德千秋千千秋……



    厚燔:所为何事

    太后:众卿寂静。刘明珠,你揭奸保国,可谓殊勋,只是本朝不设女职,特赐黄金万两。
    明珠:无亲无故,为何敬奉刘大人之灵位?






    明珠:(唱)沉沉宫院秋风厉,阵阵归鸦绕树啼。驹光留不住,瞬息暮云低,垂柳空摇摆,难把夕阳系。
    明珠:(看信)潮州防夷总兵臣刘光辰,诚惶诚恐,为国运飘摇,民生危殆,奏刻辅业亲王篡权谋位事……
    王氏:老身愿结伴进宫,聊助一臂之力。
    海瑞:事关假传圣旨,杀害忠臣。
    众臣:太后呀万岁,是非已判,明辩忠奸,伏祈圣断,整饬朝纲。

    百宫:哎咱……
    内声:圣上临朝
    太后:坤宁殿受贺



    董古:老夫复命要紧,就此告辞。


    刘明珠:范泽华
    海瑞:(唱)侄女豪情虽可敬,安危成败欠权衡,串珠身陷飞凤阁,虎穴龙潭百险生。五日时光如瞬息,逾期定罪不容情。

    太后:皇叔么?



    厚燔:太后呀万岁,臣一时愚昧,为苗吴等所愚,罪该万死,望念及骨肉之情,宽恕一二……
    厚燔:应诛九族,此正纲纪






    王氏:侄儿,待我缠住卫兵,让你拼下楼去。
    穆宗:这……皇儿愚昧,他……又权高势大,不敢置词……
    海瑞:你等不必惊惶,老夫路经此处,闻得哭声凄楚,故而前来动问

    明珠:伯父刚正果决,此行谅必成功。

    碧玉, 吹喇叭dj:,你可把绣轴挂起待我上香。



    明珠:这佐证么。







    厚燔:难道本王千 秋基业,竟败在海匹夫手上

    明珠:菊称万寿传佳兆,针在云鬟喜在心。
    海瑞:哎咋……(唱)狼虎当权祸未休,豺狼当道鬼傲游。忠良摧折余荒冢,猛土凋残蔓草稠。(白)罢了我的刘大人,想不到昨日兵部同僚,今朝幽冥异路,你……你饮恨九泉,究是从何说起呀……





    明珠:哎呀……海大人……青天,先父揭奸获罪,保国遭诛,千古奇冤,望祈昭雪。


    穆宗:胡说,联几时下过此诏,皇叔那刘光辰不是畏罪自尽的么?

    太后:送圣驾出宫

    穆宗:你这小小女子,有何天大冤仇,竟要绣到祝寿宝衣之上?
    王氏:侄儿,待我背你跳下楼去,我纵着地身亡,也可保你前去鸣冤杀贼

    众臣:参见我主万岁
    张忠:如此,还是我随侍上姐一同上京吧。

    穆宗:奏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电影, 潮剧, 刘明珠, 折曲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