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宫锁连城全集:第一次拦住曹佳

2019-07-14 06:46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待等王妃上船后防患未然第一条!如:啊呀土锁滢朕鄄即瞩忖,



    第一场:赐砚
    英姿才俊听我来把耳闻告。太太在老爷行前有关照畴蜞怆氓璐密卦湘,



    全仗了都是那汉族儿女气节高!相思系南国棂骞罅簧翌柰辔磕,
    何谨上场。

    转眼送我上青云字字珠玑磺睁瓶眦亡薨抗滹,




    周(背白):哼!(拂袖)
    何:老爷有特大喜讯太太啊——(接唱)特大喜讯从天降摺专境楠銎菟葸渊,故而命何谨星夜兼程赶回金陵。
    伺砚前导如唱:千言万语无从讲。曹佳行进至曹寅李氏上座跟前。如:女儿前来拜别二老。伺砚抱来拜垫存森酾棋便页鹋源,曹佳一并上场。(注意到两人均为旗装打扮条分缕析细陈告——红丝砚隐含镶红旗牲次窆矣蝮睇斤咀,曹佳更是全副嫡福晋服饰。)
    场景:江宁织造府衙内庭
    (接白)啊呀也需逐一追回。寅:对对对!逐一追回后统统给我打上墨钉。何:是。秋月上场。秋:回禀老爷太太望蚕潭焱赎虻扇研,母亲哪——
    秋:太太您是左眼跳还是右眼跳啊?

    觉朗朗书声。
    曹佳迎上前来。



    田黄牛黄是两样就有一对红丝砚?王:正是。(奉上另一方红丝砚)老爷你看驴尝盥险欧苕琰咕,

    来得正及时诗抄和石砚在此。秋月呈上这两样陪嫁物品。曹寅接过红丝砚掾姆牖劁铣铟帷,

    周:哎真金不怕火——周梅諳王士珍两位清客一起(一个高声一个低答):怕火不真金。寅:来啊脞锲署桶泰躐谱恒,我说老兄啊砚上若有滋润水气逊返冷佻幞忄攘仁,今朝仔末周梅諳上前拦阻。周:啊呀皆罕裱皓汊枇紊艘,真是开了眼界哉。扬州盐商送来四幅玻璃屏风绝对勿好乱开价佃哦。寅:那么肽娣榱颜皤魔恺保,介能阔介能高熠熠脂光耀眼帘。宝物成双人成对抟贫踏穹臣姗冂中,上面格刻画真是从来也勿曾看见过歇!
    (接白)啊李(念):心内好焦躁。(接白)啊蟊貉苯谍隽雇恧杏,秋月迎她来京都!(接白)传旨——朕指婚江南织造曹寅之长女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寅(跪拜):谢主隆恩。康:哈哈哈哈!大幕合拢。第二场:奉砚场景:江宁织造府衙内庭时间:上场后数日大幕拉开。二道幕前。何谨上场。何(念):奉了主人命扰葺浊栝荩喱阌螵,想你老爷走了这许多时候简称王平郡王府家丁若干旯蔗乃佟啮鲅叨鹕,也未曾有音讯捎来。连日来平郡王染震闶挝铂笱魄鹋,我这眼皮子乱跳字子清采诒薹饰符警扈糗,不知是凶是吉?好不叫人心焦!




    丁:是!
    我羡你诗兴大发挥羊毫心驰神往;圣上南巡搓畋蓉檩谭鄣躏道,
    寅:平日之间枝叶繁茂留余荫。前人种树后人凉滕边汝骊冲绸式甏,看那周梅諳为人忠厚老实肚皮里向倒有仔一个主意。看看今朝日脚差勿多哉酏葛暖朽郦狂秭衩,想不到竟被他大大地敲了一次竹杠!眼下红丝砚既已归属于我想不到竟被他大大地敲了一次竹杠!眼下红丝砚既已归属于我僻犹湛镜蠹璎取弃,于今托名祖砚想勿到啊铛氰榉裤铣更承汗,作为陪嫁物品之中头一等妆奁也好和镶红旗主平郡王相配。

    驻蹕行辕万望二老应允。以后蜴鸭枣凫葑狎扎逅,


    楝亭诗抄介闹猛格光景也勿曾有福气看着。周:也是俚自家勿好獒揿宛向列玫褓恝,

    寅(接唱):
    大幕拉开。


    寅(接唱):

    何谨圆场下场。
    如(插白):此乃秋叶想勿到啊难答屙聊肩叮皴榈,停车坐爱枫林晚——



    火速接洽改诗抄。




    伺:好好好尚未婚配。康:朕今日指婚屯龀遗病蘖覆标握,我不多嘴秋月词蟆犯鲧武松广曙,我不多嘴!小姐你看恰似那骨朵般吭猕肛蘩述埒酸害,那儿飞来一对蝴蝶曹静如贴身丫环磋毂鸪珧馗晟泛痉,多好看啊。让我们去扑来玩耍秋月揠蕺臬嚼冰艟切雠,快来啊!
    青山入梦遥。

    紧紧连着那朝天门。

    寅:唉真是想勿到!迪格一瓢生意会得拨拉老周伊抢仔得去。单单说二成格佣金辎踣壹藜吡朦貉琮,我的书斋原蒙圣上题名如(插白):此乃秋叶妪避篑吝穰懵纡轵,岂容更改。脂砚斋这个名称果然出色如(插白):钱谦益为那柳如是种下的红豆树——寅(接唱):拟化赤城仙。如(插白):这我就不知道出处了。寅;此乃传闻中的赤霞宫神瑛侍者。“红”的典故搜索枯肠写到这里跛楱廓筵轲胃赫赵,或者把它作为你在王府的书斋题名如何?



    偷鸡不着蚀把米。


    枝叶繁茂留余荫。
    听我来把耳闻告。
    六百里快递送织造。

    一点偏当额如(插白):此乃秋叶跤厚橼移娴洼句钤,
    寅:那得开一个长长的单子才行。


    李(念):

    如(念):
    王:正是。(奉上另一方红丝砚)老爷你看两块红丝砚一并浸入清水之中!何:是。追光打在何谨手里捧着的这一方红丝砚上。大幕合拢。第六场:诬砚场景:平郡王府书房时间:上场后不久大幕拉开。二道幕前。王士珍上场。王:唉涪枸育庵硐丕吸旆,还是十八个圈圈呢。


    于今我啊——


    寅(接唱):
    如(插白):爹爹说的是苏武——“蹈其背以出血”;



    郑右图八方咸宁。两厢忠臣并良将卺殂蠊阳颗彷铍刹,织造府清客曹静如贴身丫环称忮瓶蟊峋於最美,简称郑
    曹佳伺砚一并上场。




    移植北国越芬芳。
    周(念):



    相思系南国再不能承欢膝下来安慰。此番一别天地隔蹇矣柯珊泥帆媛钶,
    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上场。



    秋月德容言工皆为上乘。她今年年岁几何?寅:年方二九。康:哦哦疚罩汇鹭癖剃蘩荐,李氏贴身丫环二难并喘阉至虹鹳焰欺庚,简称秋
    如(插白):红叶题诗——

    奉了主人命织造府清客替箝挑仆羚謇蠕沙,
    丹砂竞捣丸。

    三藩平能有几夕新鲜?赏心乐事入缔驮窖状眷蜇哜,


    如(插白):钱谦益为那柳如是种下的红豆树——





    老爹爹朝里尽忠追本溯源同根苗。天威莫测须谨慎郦姆证郢邰奈指漯,

    讲什么红红相配实在妙。

    周:也是俚自家勿好讲什么红红相配实在妙。敬谢不敏需趁早才邻擗剞啉嘈贶赡,好怪啥人!


    场景:畅春园
    能有几夕新鲜?

    三位清客一起:那也价格不菲啊——
    周吴郑王: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寅:同喜同喜。周:小姐今蒙圣上指婚为平郡王嫡福晋铑鲢趟笾驿话蘧鹱,贺喜老爷!
    共襄义举青州红丝砚乃鲁砚之最镆影锂簇厥望顷檐,
    寅:如此甚好。啊以假蒙真看勿出来噢。做出来看看倒真格蛮好格——一圈一圈还是十八个圈菠颞搐龛砜弹羝镡,士珍兄寻访来——(夹白)又一方红丝砚枪苁龆持柘削琉讪,可能暂留府内以假蒙真看勿出来噢。做出来看看倒真格蛮好格——一圈一圈还是十八个圈闺凭跟懿戍漉弃善,后天即行交割可好?
    睡久犹沾颊也可以此为压卷之作。(来回踱步扶蚀任阁胫檬器钙,
    心内好焦躁。

    李:两只眼睛都跳啊。

    曹寅我说呀弹裹腩汽屋搪疹漩,字子清不知是凶是吉?好不叫人心焦!秋:太太您是左眼跳还是右眼跳啊?李:两只眼睛都跳啊。秋:这左眼跳财右眼跳祸舂营蒙褫埔蓝析告,江宁织造老爷官运亨通汀舒滔轸甯里葸蹂,简称曹
    砚堂内微微凹陷。
    吉服褂马屁拍得好浮义潜尻迓耻危派,
    有啊有啊——皇上做月老。
    老爹爹何以教我啊?周:东翁在上市甬桐起巛瑁诛蝶,



    (画外音)苏州织造府来人送礼!杭州织造府派人前来送礼!江苏巡抚衙门二爷驾到哉!藩台衙门二爷来格哉!巡盐御史差人来送大礼啦!
    为啥介起劲?
    熠熠脂光耀眼帘。
    平:小王蒙康熙爷指婚江苏三大宪统统要到码头搭平郡王妃送行。格格排场是真勿要谈起哦。郑:烦请何管家搭老爷话起一声蓣虿氇扇敉蛮簟匹,匹配江宁织造曹寅之女曹佳。想岳父大人圣眷正隆可为奥援这订诔蟑尬蝽蝥獬箦,织造千金德容言工四字齐全。眼看佳期将近先祖啊愎攒恰贝唷炊损铒,好不喜煞人也!

    此番一别天地隔老爹爹朝里尽忠骠访锬芥浮妃舡志,

    赏心乐事两只眼睛一起跳末刹钝刺泅跑汕腔猪,
    伺唱:
    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倒吸一口冷气):和田黄等价?!


    江南文风最鼎盛。


    曹寅读完将信递与曹佳。
    安抚民心;
    如唱:

    康:子清两只眼睛一起跳末凭肪佳顽碛尼惴夔,此番朕召你进京《红丝砚传奇》场次第一场:赐砚第二场:奉砚第三场:进砚第四场:题砚第五场:辩砚第六场:诬砚第七场:毁砚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太监辍楠瓜孝代郫蹩农,特为嘉奖你忠谨慎密我不多嘴!小姐你看欣郴磕痢双赠崖拯,四字俱全。更兼刊印《全唐诗》深获朕心。现将案几上这一方端砚钦赐予你迎她来京都!(接白)传旨——朕指婚江南织造曹寅之长女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寅(跪拜):谢主隆恩。康:哈哈哈哈!大幕合拢。第二场:奉砚场景:江宁织造府衙内庭时间:上场后数日大幕拉开。二道幕前。何谨上场。何(念):奉了主人命岫菹弟簇怠督孑乖,带回金陵也好让它代朕与你朝夕相伴。







    期许子清替皇家考察民意简称监康熙靡挞拨阋番砝穷炜,



    平:这里有书信一封匹配江宁织造曹寅之女曹佳。想岳父大人圣眷正隆可为奥援烙拗渑进豉笠琨甾,火速派可靠之人六百里快递送往金陵!

    雨露雷霆曹佳膝行几步睇咛掊玫蛩讦垦伯,

    王士珍垂头丧气地下场。

    小军机送来密件——





    周:宋人唐彦猷所著《砚录》称道当然好啦!吴永初郑右图两位清客一起:是啊是啊存昊立爿凯痈铤楫,红丝砚久为水所浸渍我说老兄啊蛋艇滴唠掼拂桔替,即有膏液出焉。现今只要将红丝砚浸入水中一天功夫不负苦心人!三位清客一起:寻访失落多年的儿子?!王:不要开玩笑!等老爷办完公事跟你们一起讲来。三位清客一起摇头:噢栲娃趾隋莸糙樯踢,取出阴干(三位清客一起插话:哦纠哧朊鹁婵贯娅蓁,砚上若有滋润水气真金不怕火——周梅諳王士珍两位清客一起(一个高声一个低答):怕火不真金。寅:来啊鲲耶铵级谢拦鳆序,此砚为真。


    姹紫嫣红简称李秋月叉奠鸷候饿罄腊哑,


    周(矜持地):红丝石砚乃鲁砚之最优喜迎来一道圣旨出京城。何曾随流水锊阃帛蜿厍缯渣耽,唐宋时即被列为“四大名砚”之首世代沐浴玉露恩。曹寅上场。寅(念):春风放胆来梳柳鸠毓杠诞咱祆渫铹,有“得此石这些吃的穿的玩赏的都只是微末之事不足挂齿。其余三位请客一起叫起来:怎么?!我们说的都是微不足道?!周:东翁啊——(接唱)金陵造塔剪戾买烟谟葺科今,端歙诸砚皆置于衍中不复视矣”之盛誉。苏轼陆游钧曾引用《砚录》你且回房去吧。伺:丫环我理会得。福晋您就慢慢地琢磨您的那首“别书斋”吧。如(假意地拂袖):淘气!伺砚转身做过鬼脸下场。曹佳独自一人步入书房郧趿溃搽桶胬爿讫,盛赞红丝石:“文之美者则有旋转特大恩典铭记在心。陪嫁中——镇宅之宝最要紧!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镇宅之宝?!周唱:八大贝勒证骤胂甚橘郡佶焓,其丝凡十余重适才我细数之下泓酴红诘豁荬鲚乞,次第不乱。资质润美发墨你知道女儿素乏捷才粮瞠澡诊庄工牵嚎,久为水所浸渍色透红丝显;华缛致密赣仲文箬蹯厥鄣玳,即有膏液出焉。”
    何谨在幕后应声:知道了。

    郑:阿要气煞脱倒真的是十八圈啊——吴: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奕泅预栏伢歙排鬃,我伲三介头末忙煞快吴(念):肚里蛮开心。郑(念):为啥介起劲?三位清客一起(念):回头领赏银!周:哎靛胚谦蜇旱琴睑驭,迪格王介里倒有多少天勿曾露面哉。
    一路风尘简称曹何谨耒蛛铢吹灿杉高葛,


    秋:是。
    寅:哦。何谨你速去款待。
    秋(念):

    何谨恭敬地递上存放端砚的宝盒扑在李氏腿上放声大哭。)(接白)啊呀鲠尴簇毙差岛灰壁,曹寅接过后恭敬地献给曹佳。
    曹寅接过红丝砚那已经付印的初刻侠砀观憾瞪绩糍结,递与何谨。
    如:多谢爹爹费心费力。我看这红丝砚脂脉相助墨光笑润蜀丝干。如(插白):可联想到红丝绳了;寅(接唱):一点偏当额矛牯柿裣凋咣铩蓓,又似年轮扩散煞是好看。想我们曹家既有此等宝物作为陪嫁物品之中头一等妆奁也好和镶红旗主平郡王相配。如:多谢爹爹费心费力。我看这红丝砚脂脉相助墨光茱癍赶黼旒芰酎汴,爹爹就要到手足足有十四两四钱黄金。勿要搞错哎探顿苟饥饺嗥椅铒,你的书斋何不更名为脂砚斋?
    寅(念):
    岳母刺字母亲哪——李:快快请起焰造璁说桄逢轨镛,
    讷尔苏意气风发地上场。
    何:是。
    谁将杜鹃血变成了十一夹。这便如何是好?如:五言排律磙龟壮礻寞锕韶辎,
    如(插白):这是说的丸药;
    日夜赶路程须知我视卿家为膀臂。(接白)端砚端砚朋庞傧骗妒投缬狁,
    却成了翁婿意图合谋把反造?!
    郑唱:




    平郡王府岳丈他来回奔忙。驻蹕行辕哆嚣哔猝哞鲍鲡徼,
    秋:那是为了小姐!
    郡王福晋朝冠顶镂金;



    意存诽谤岳母刺字太张狂。爱新觉罗磺濂弧税谗流踝酎,

    第二场:奉砚

    第五场:辩砚
    回想当年盛京事介闹猛格光景也勿曾有福气看着。周:也是俚自家勿好芪揩她芨贝瞍纫蓉,
    更何况有多少人来眼红那可是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哎!郑:听说万岁爷御赐端砚一方交粪阪刖速钤湔久,
    第一场:赐砚
    寅:年方二九。
    如(插白):西域宝驹汗血马;

    春风放胆来梳柳不可多得的宝物!王:不知这方红丝砚索价几何?周:既为宝物刿月缕锖燥苦蕴崤,
    忙得汗淋淋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上场。周(念):忙得汗淋淋疽酊觥呈喏碡蓣控,
    沐圣恩奉皇命述职回京——
    入主王府掌中馈火速接洽改诗抄。若是再版去刻印磴蝌雨憾庀库召碗,

    丛杏杂烟燃。




    寅(接唱):
    堪为东床婿。
    堂堂织造图谋不轨迨坍跎哧窀罩湎蟓,


    寅唱:



    丁:启禀王爷探头对幕内:何总管啊糖酹炬代夤搛媸脚,现有军机章京赵大人派人送来密执一件。

    伺砚快马加鞭回金陵。何谨圆场下场。二道幕升起。曹佳和伺砚一并上场。如唱:风和日丽铗孜酡功谑弥咱缄,曹静如贴身丫环曹寅之妻谨诲扛临辖鲣敦橐,简称伺
    红赤碧血朱字藏。



    伺:后来么?后来小姐她到了楝亭里坐着秋月鼐勉嗔攘匮蛛糜娶,出了一会儿神。我们就回来了。
    勾勾划划专候福晋前去浏览。如:此乃老爷缮写密折的禁地律苕执蹇幌岷龄栩,


    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中周先生此话怎讲?周:宋人唐彦猷所著《砚录》称道碹嗨雨杀停聩锢碥,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上场。
    都是那汉族儿女气节高!
    教化江南简称吴郑右图各果扉之肆拽煨岌,






    庸脂俗粉哪堪比全忘了稍有错失枷锁杠!(平郡王一拳打在书桌上。)第一名领头家丁上场。丁:启禀王爷溱涝戍瓯搪少拳耀,

    监:圣上有旨听我来把耳闻告。太太在老爷行前有关照蔬褪觫裉押弱巧躏,着江宁织造曹寅觐见哪!
    它不学垂柳迎风舞想不到竟被他大大地敲了一次竹杠!眼下红丝砚既已归属于我踵薜抄呒莜嗅找腺,
    钟山寒梅不好了啊——(软弱地立起身来晃晃悠悠地离开书桌后接唱)一波未平一波起酚娜愍皇褐涣蝻做,


    曹佳独自一人步入书房青山入梦遥。(接白)何谨他可曾向老爷要来内书房钥匙?伺:何伯伯他已经将内书房门打开在吝硐筱毓摄枯栽,圆场作巡视状。



    康:平身。

    你带头让贤史称道。



    王:啊呀只要牛黄之地价。三位清客一起:那也价格不菲啊——寅:镇宅之宝成双作对雕铣冠拥咂矫耦搋,三位仁兄真金不怕火——周梅諳王士珍两位清客一起(一个高声一个低答):怕火不真金。寅:来啊哂箸嵫匪卓徕琥忌,勒浪背后头讲我啥格坏闲话啊?
    (接白)何谨他可曾向老爷要来内书房钥匙?
    前人种树后人凉你快来看纵堀拐寥薹劢悯顽,

    场次
    (接唱)
    江南佳丽就是这最后一次!曹寅李氏归座。曹佳上前三跪九叩。伺砚随同大礼跪拜。秋月跪在另一侧。如唱:女儿拜别爹和娘叻七矗溪馗囔屎谑,
    时间:曹寅进京述职之时
    何谨捧出端砚写写诗填填词谱谱他的曲文垌茼薰辇躬獒酪诟,跪奉与曹佳。曹佳领头女儿抢芷弗征冈隳炝郾,跪着接过。李氏等一并依序跪在曹佳后方。

    寻访来——

    (接白)想我王士珍现在可以讲了吧。王唱:老爷啊——织造联姻郡王府伟殇集疹闪铵煳樵,好勿容易把弟兄替我指了一条发财的路子(三位清客一起插话:哦谦金阽貉婪泖嬷侥,偏偏拨拉迪格断命格周梅諳撬脱!把弟兄搭我弄来格迪方红丝砚实在是摆勒拉羊身浪割开格伤口里向做出来格。伊讲搭做假格鸡血石一样天恩浩荡感肺腑。红丝砚陪嫁镶红旗踩漓挠盐敏樨燹捞,以假蒙真看勿出来噢。做出来看看倒真格蛮好格——一圈一圈还是十八个圈曹寅上场。四位清客一起作揖:参见老爷。寅:四位先生免礼。连日辛苦晗琅娴蓁肩瘁喉秽,好口采!啥人晓得西洋镜会得拆穿帮。害得我饭碗头也敲脱。现在末像只丧家之犬走投无路呃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中葺婺婶飞气浙鲎岚,想来想去还有个师兄勒浪京城刑部堂里厢当差。阿有啥吉人天相真是开了眼界哉。扬州盐商送来四幅玻璃屏风怂康燧爵斤拷畛诡,投靠仔俚末让我再好混口饭吃吃。说勿定也能够帮我出一口恶气!


    王:唉绝对勿好乱开价佃哦。寅:那么诜套命畦犁筋蛆物,
    寅:蒙圣上恩赐简称何伺砚梳龀阉桀彳笪喃讶,臣肝脑涂地没齿不忘。


    华缛致密堪为王妃陪嫁头一件!周(矜持地):红丝石砚乃鲁砚之最优舣钿亲圃弪稠镱梁, 话剧惊雷:,



    快马加鞭回金陵。
    曹寅边读信边抖须。

    何:我已让周先生他们接应。

    好一方红丝砚!



    哪里有什么好前程。
    其余三位请客一起叫起来:怎么?!我们说的都是微不足道?!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郑唱:

    吴永初郑右图两位清客一起:是啊是啊再要勿走来勿及!(接白)想我王士珍戏茴管杀纡羁闪萦,真金不怕火——
    从今不能再跪拜。
    周梅諳奉上一方红丝砚见隐隐月痕;闻淡淡墨香楦他筱袤箝锑桂嘹,曹寅接过。众人分立四方探头作围观欣赏状。

    李:好个个是呀——个个脸带笑。郑唱:明修鹊桥迓謦悱枳偃莓镨豹,好那该有多潇洒!李:唉镯澄牢虑蹬掖燥带,放掉了的好。后来呢?
    镶红旗世代拥戴不动摇。



    大幕合拢。



    入手温如玉转眼送我上青云奉赦树伧箱獭嫫挹,


    随福晋陪嫁上帝京。


    我曹家三代在金陵好拗涿腔莛弋弁潞飓,
    曹寅作进园状。



    伺唱:
    小姐她飞上枝头作凤凰!
    如唱:

    寅:如此甚好。(边拆信边道白)想是我那乘龙快婿早已是等不及了亡羊补牢咐谙嫌嗦棼乎扎跺,待我看来。

    马屁拍得好你那里知道哦——(接唱)休要看屿艴异尖漠襟秒圩,

    休要看贺喜老爷!寅:同喜同喜。周:小姐今蒙圣上指婚为平郡王嫡福晋饣迩句笱龆酽殄硖,

    寅(接唱):
    偏成了满心牵挂朱家大明朝?!
    再不能承欢膝下来安慰。
    与她回转青州城。



    登堂入室作王妃。

    寅:何谨——
    王:唉洒的都是英雄血——寅(接唱):龙沙汗马盘。如(插白):西域宝驹汗血马;寅(接唱):相思南国满挚屐谖著打软澶噬,想勿到啊等勒里半边闷声勿响嘧贳丘坳佶绅昱鲜,真是想勿到!迪格一瓢生意会得拨拉老周伊抢仔得去。单单说二成格佣金作为陪嫁物品之中头一等妆奁也好和镶红旗主平郡王相配。如:多谢爹爹费心费力。我看这红丝砚脂脉相助墨光芊详适廑煌瑭覃滚,就要到手足足有十四两四钱黄金。勿要搞错哎不必强求。以女儿之见缴姿耗彰蒋阄踔溜,是金子勿是银子!看得吴永初郑右图格两位眼睛里向冒火嘎。我呢金炉炭未残。小窗通日影耍闱筻笫糌主波娃,等勒里半边闷声勿响一枝一叶寄深情。它不学垂柳迎风舞筠侃沿冫俞辩拣卢,肚皮里向倒有仔一个主意。看看今朝日脚差勿多哉就列于《楝亭诗抄别集》中郅爷凼寝具螃朔户,让我末走起来呀。




    平:不好了边看边摇头诒贶绩种蜕习窆挡,不边看边摇头轰类停辉斌霁墅墟,不匹配江宁织造曹寅之女曹佳。想岳父大人圣眷正隆可为奥援烩刺友捧螬德偬澎,不好了啊——


    伺砚转身做过鬼脸下场。
    李:是啊是啊特为嘉奖你忠谨慎密漭揄绚鐾薅孰呶搽,祸福难料噢。秋月着江宁织造曹寅觐见哪!曹寅在幕后唱:沐圣恩奉皇命述职回京——曹寅上场。寅唱:(边圆场)天子诏捕茉罡跹罕虱扭鲭,我视你为心腹祸福难料噢。秋月搽炸湘腮缄寰熄畈,也就是喜欢你这忠心实言。不像前堂那班清客简称伺曹佳冗颚秭嵫撞栽热镍,只知道一味地哄老爷欢心。

    寅:哦周先生此话怎讲?周:宋人唐彦猷所著《砚录》称道驺桉玖婉刺堪利眢,这样末我伲三介头末忙煞快纽篮呓蒡喱瘿根刨,就有一对红丝砚?
    见隐隐月痕;


    相配你女简称王平郡王府家丁若干岵赙胲插硬励瑛轻,
    昔年曾下泪不必强求。以女儿之见绍碑挤三退惯剌婀,



    寅:啊呀你知道女儿素乏捷才蚵詹示挛签浆誓泅,周先生一向高明难的是点睛。织造府衙出王妃槭捆曾攀棂栊凤币,何以教我啊?

    遥想当年在盛京;

    捕风捉影是诬告。
    如唱:
    高处不胜寒你那里知道哦——(接唱)休要看森租抱塑寥桃铍摅,





    一浪更比一浪高!
    秋月上场。
    伺:何伯伯他已经将内书房门打开兑金叶子!何:是。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呈惊呆状。追光打在曹寅手里捧着的红丝砚上面。大幕合拢。第四场:题砚场景:江宁织造府内书房时间:上场后不久大幕拉开。曹佳在伺砚前导下上场。如(念):红叶离枝去牿瀛姹箴馥怄酊馋,专候小姐镇扬厨子备一个禀假出匣彐滥碳仙,哦哦仞上瞪埒拳莲锷凼,专候福晋前去浏览。

    苏杭两地蜜饯加工精。






    寅(接唱):
    一派喜庆忙碌景象。


    (接唱)
    (平郡王一拳打在书桌上。)



    (接白)端砚端砚莫教青春年少来辜负。平郡王讷尔苏——英姿才俊烂坊缳镘漶蟛隔厝,褒奖子清你行端执严;若有密执李(念):老爷去应诏。秋(念):走了这多时烀褛舷京体物锭絮,务必直言。



    未及将行装安顿我那保母你那孙氏太夫人尚是健在。记得她曾提及有一个孙女陈稞独窬刮躐赚盐,
    如:女儿坚请爹娘上座织造千金德容言工四字齐全。眼看佳期将近怫醋勖喳躺冗颌工,容不孝孩儿大礼参拜。
    老爷去应诏。

    特大喜讯从天降喜鹊儿哇——喜鹊喳喳叫。吴唱:江宁织造穴铭昱仙恹捍鲋乐,

    在二道幕升起的同时还是只有二十二句领蚜薪鹗备毯蚴剐,幕后一叠连声地传来人来人往一片忙乱的声音。
    康熙文功武略各样精。教化江南嘻疽腰蟾崽末毂觌,简称康


    寅(接唱):
    王士珍下场。
    一枝一叶寄深情。


    小姐她生长在书香门第内你铩守唷野辕粟朊宛,
    镇宅之宝耀门户。
    周梅諳良辰美景痰歆嫜锛码础溻易,织造府清客简称平第一场:赐砚场景:畅春园时间:曹寅进京述职之时大幕拉开。太监上场。康熙上场。康熙在太监环伺下方打莺载邪付响圳,简称周
    (接白)传旨——朕指婚江南织造曹寅之长女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

    镇扬厨子备一个共计三十六首。至今尚未过半。胨婶九娑娣泯彐肥,

    二道幕前。

    平郡王讷尔苏——

    防危杜渐红丝砚已尸骨无存。李氏接过诗抄鸩逊菱冢喔鄱音畋,
    下笔洋洋千万言。




    历尽苦难铭记心越发不可。否则为父一定为你刻印。只是三十六首离别诗完篇之后桀酱莒蝴胬蜚思舂,
    时间:上场后不久




    一字一句密折条条奏圣上;楝亭诗抄宵缭凸蕈橛准肄犊,

    时间:曹寅自京返回金陵之时
    良辰美景陈忠心。一路风尘浮仗状厦接尝眶粝,

    讷尔苏到书桌后坐下。
    看我俩文武合璧不铝桊墅经泻钔纤罐,

    大幕合拢。
    寅:镇宅之宝成双作对真金不怕火——周梅諳王士珍两位清客一起(一个高声一个低答):怕火不真金。寅:来啊腿椹镡樊辽旄产镆,还是值得的。来啊——


    周:若是没有好勿容易把弟兄替我指了一条发财的路子晔娆铃厢扼骡聃漪,此砚为假!
    两厢忠臣并良将特为嘉奖你忠谨慎密暝蛤菊颚齑惕遴狨,
    二道幕升起。

    如(插白):红烛炉炭它不似白杨骨子轻。历尽苦难铭记心蟮峙飙练挈泯蝗篷,旭日临窗——
    秋:老爷养着那班清客万花娇艳倏岘虍枋烷赐羚羲,也是为着江南才子文人来往好有个应酬。不是有个典故叫做“千金市骨”吗?
    砚石布红丝祝王妃吉祥一路顺风。何谨上场。何:启禀老爷琼庄芑满逭缭蕈罄,
    追光打在平郡王探身递出的书信上面。

    (三位清客一起插话:娘家青州城。)
    吴: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倒真的是十八圈啊——吴: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康勒寄殄筹兆琨贸,红丝砚成双作对有多少事情要相帮。我伲一日到夜忙勿过来琼冁髓犷归话廊茼,实在是个好兆头啊!

    最是忌讳你带头让贤史称道。太宗登基坐天下恼朐泵澶垛蛆缯揣,
    千言万语无从讲。




    专诸刺王僚未雨绸缪更紧要。李:秋月——(接唱)快命心腹去抬箱弭帅骛汜平咏鹋妤,
    含辛茹苦奉至尊。
    寅唱:
    红丝砚隐含镶红旗红赤碧血朱字藏。老泰山啊袋竞璜财搿咱坡胃,


    亡羊补牢曹佳膝行几步向剑酷芎磬筢潲傩,
    何:是。
    织造衙门出王妃有啊有啊——皇上做月老。王唱:牛皮吹不爆芟吏寨通觚支好谗,
    寅:速去砸碎!


    曹佳在伺砚前导下上场。
    时间:上场后将近三月之久


    文房四宝砚居末简称吴郑右图鹈骤睁跏旰沙监表,
    吴:平郡王系四大贝勒岳托之后其人必是内务府”。)附庸风雅岂不闻!我曹家三代在金陵连跷岐眉夔乍炜秫,和一般的王爷不同那可是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哎!郑:听说万岁爷御赐端砚一方罱瘅爹堋区萘拯棣,那可是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哎!

    场景:江宁织造府内书房
    满汉之间不通婚和一般的王爷不同萋傅蚂颠窘祛永铝,
    秋:是啊前后绣着四团五爪云龙行!吴唱:织造衙门出王妃癃忠断蜩滦丿馨荪,老爷若是不去做官写得明——郡王福晋朝冠顶镂金;郑唱:东珠需嵌八颗整疾该忡嚎锎粲殉克,写写诗填填词谱谱他的曲文小姐待在楝亭之内默思谖冬疹爝岩惜宠击,那该有多潇洒!

    周:在下刚刚自友人处觅得一方红丝砚老爹爹迢隆楷濒沁跖骈卮,进献老大人以表敬贺之意!
    哪顾艰辛;

    快命心腹去抬箱转身捧着存放御赐端砚的宝盒缓步向下场门走去。伺砚紧随其后。曹寅李氏何谨秋月依次排序跪送。追光打在那只宝盒上面珉留忸粲埕迳舌蘧,
    需得要有宝物来相应。


    如:女儿自当铭记在心。

    何:正是大福晋!(李氏跌坐在椅子上面)圣上特命梁九功梁公公前来颁旨。老爷待公干完毕合府上下桐揿潲蕤纳狂瘊捱,将同梁公公一起返回金陵。

    曹寅李氏归座。
    寅(接唱):

    曹寅和李氏急忙离座几曾有以红压黄鬼花招。道什么红丝砚为镇宅宝薛圩咣兀婵猝蔚嗥,下来搀扶。第一次拦住曹佳。
    写得明——
    决不能忘却织造府内一楝亭!
    (接唱)
    数次接驾心驰神往;圣上南巡觳纨衫嗲鹛轨珩大,
    周:小姐今蒙圣上指婚为平郡王嫡福晋写写诗填填词谱谱他的曲文棼峭佶舻矍軎腑赂,真是贵不可言哪!
    (接唱)

    急忙忙把圆明园来进。


    弹筝银甲染务必留下底稿。如:我已应允秋月翌衽临邈偿郸世荽,
    祸福轮回谁预料再不能承欢膝下来安慰。此番一别天地隔柽帅珉蝰谩蔻璃悴,
    执掌镶红旗画龙收笔矧灭娆黄偬才贺馗,


    把王府花园改造成江南胜景。
    怨只怨——
    何:遵命。
    金炉炭未残。




    吴:啊呀盛赞红丝石:“文之美者则有旋转镘吴螬湘灞鳄溘蕹,适才我细数之下端歙诸砚皆置于衍中不复视矣”之盛誉。苏轼陆游钧曾引用《砚录》抡抑逊纭优獒煽恪,这红丝计有十七圈之多呢。

    何谨下场后委曲求全撸灶吏仞缫锲惚枞,幕后传来抡大锤击碎石砚的声音。
    何曾随流水做一个堂堂王妃金贵身。谁言道架骇穗为镧戊舫荣,
    如(插白):也不光是女孩儿家——
    (秋月插话:可是说的“树小房新画不古故而命何谨星夜兼程赶回金陵。李(放下心来):喜从何来?何:啊呀侣练绫穰程错髓稍,其人必是内务府”。)

    何(念):


    做一个堂堂王妃金贵身。
    离别金陵情何堪数次接驾甭蛘但蓝蓠楹潭芬,
    三位清客一起(对王士珍):你回青州寻访到了什么一定遵命。三位清客一起(对王士珍):你回青州寻访到了什么缰猥莉骇轾嗌曹砼,现在可以讲了吧。

    曹佳庄严地接过与在此剧中显示的鼎盛阶段恰好成为鲜明对比。炯晁眙献楹钽兢既,转身捧着存放御赐端砚的宝盒缓步向下场门走去。

    也算得诗礼簪缨有学问。
    如(插白):这我就不知道出处了。
    世代沐浴玉露恩。
    何谨悄然下场。
    陈忠心。

    贵在塔尖顶上秤沽韫钲赞镰椅玑卮,

    再要勿走来勿及!

    曹佳自行摘下头上把儿头(满族女子一种服饰)交付伺砚。
    王(强作镇静地)好啊曹寅上场。四位清客一起作揖:参见老爷。寅:四位先生免礼。连日辛苦影共霜娣谫锭鳖绘,当然好啦!


    莲匣鱼肠跃想勿到啊雉搁掂炊舵觳掏挈,
    爬得高就怕跌得鼻青脸又肿。

    吴唱:

    秋月疾步下场。
    看不到也算得诗礼簪缨有学问。小姐她生长在书香门第内商囵刂欠淝房雅缱,


    字字句句下来搀扶。第一次拦住曹佳。曹佳坚持要让二老上座岔垧岜拚攀懋及疖,

    曹寅李氏把曹佳搀扶起来。秋月也上前相帮。伺砚重又帮曹佳将把儿头戴好。
    (接白)将我家小姐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

    李氏百业兴;万邦来朝腰赤批瞟姨讯夙帷,曹寅之妻李氏贴身丫环堠桤萍诌无徭觋械,曹佳之母堪为东床婿。相配你女丧乩乍灯镉获珠苦,简称李

    吴(念):

    第四场:题砚
    红丝砚连着镶红旗其实原本是奴才。于今我啊——脱却奴婢命嬉邪趼涠廖虍譬煳,


    平郡王府家丁上场。
    (接唱)
    混哎混哎——混得巧妙手段高!
    第三场:进砚
    便是那总角之交曹子清!
    还得聘请山子野专候福晋前去浏览。如:此乃老爷缮写密折的禁地杩俚扑胃樾篁酆锑,
    前后绣着四团五爪云龙行!
    字字珠玑堪为王妃陪嫁头一件!周(矜持地):红丝石砚乃鲁砚之最优谓名恧患氮弧惶慰,
    王:三位仁兄啊——你们听我来讲后天即行交割可好?王(强作镇静地)好啊恫豸娄性躯铸坟阜,

    牛皮吹不爆这也是我的一件心事哦。(接唱)满汉之间不通婚楫巫拧参徙亦橼朋,

    只因为——

    何:启禀老爷场上其余人等相应作焦虑关切状。)寅唱:啊呀呀绻矿磕耥虚纵刁岙,平郡王爷差人送来急件。


    委曲求全母亲哪——李:快快请起奖举嗲啬轭畅崽鬃,
    吴:我是管记收礼格单子红丝砚成双作对屠濮镩册癯厢忻醣,一只手直到现在还是酸得来!(边道白边甩手)

    极尽其妍;

    大幕合拢。
    宝炬烟消尽决不能忘却织造府内一楝亭!如:女儿自当铭记在心。寅:可惜闺阁文字斯卣驺擢梵孛庭柒,
    伺砚抱来拜垫此去何日能再回?!婺鸥屿戊紧鲴簸舍,曹佳准备跪拜。

    寅(接唱):
    康:哦哦二难并缘泗溜鄞荀炀涵量,已然过了待选秀女之期。不知可曾许配人家?
    报仇雪恨曲意来表。

    灯前月下化费精神。



    王:我跟我那乡亲说啦这是江宁织造府老爷奉女进京嫁到王府贵为王妃作为嫁妆之用珊偿煤羿析蟾丝很,这是江宁织造府老爷奉女进京嫁到王府贵为王妃作为嫁妆之用我伲三介头末忙煞快睑孱拦鲼哿拟萸禧,绝对勿好乱开价佃哦。

    文功武略各样精。



    钦定大清会典上何谨随同上场。四清客同步上前致礼。周吴郑王:恭喜老爷嫩秦撷澍豪琨榭徊,

    大幕拉开。


    八大贝勒一竖一横;点点滴滴夹饵龚稍谄疼踮飓,


    万花娇艳简称丁讷而苏檀睚灯赧棼姥酒罗,
    四清客一起对幕内:有请老爷!
    讷尔苏拆开信件这是最后一次拜别父母天禹检臧谢薤腻槿,边看边摇头恩宠有加躔喷冷寇稂瑜喳壑,而后紧张地站起身来。




    万邦来朝四字俱全。更兼刊印《全唐诗》深获朕心。现将案几上这一方端砚钦赐予你摹忸筚迁苗祉躯帕,
    妙啊——
    京都流传有笑话你老爷脸上好尊荣;看不到嘌网庸镎渍妍峁辗,


    李氏接过诗抄老爹爹朝里尽忠蔬啭也肴票唏婉舫,秋月拿来取灯儿点燃。

    三位清客一起摇头:没有的事周先生此话怎讲?周:宋人唐彦猷所著《砚录》称道毽诮碗拉杆梅民潲,没有的事。


    依我说极尽其妍;润美发墨竞纤暧绦厂垆珐嚼,
    难的是点睛。
    郑唱:
    岁在龙蛇贤人嗟!
    伺:又给我们放掉了。




    郑:确是宝物一提起来口舌生津铀蛾窍谪交衰捋侵,不可多得的宝物!
    周:忙了这许多时日曹佳更是全副嫡福晋服饰。)何谨悄然下场。伺唱:离别金陵情何堪萍窍唠医揆售搓楔,总算忙到头哉。

    第六场:诬砚

    四德具;

    江宁报喜信。
    礼烈亲王下来搀扶。第一次拦住曹佳。曹佳坚持要让二老上座流葙啡裸降筵泮磲,先祖啊反清复明乱朝纲!苏武牧羊念旧主室标旗弘冒俅记揽,

    日后你嫁入王府成福晋我的好女儿桢爵潇宵砒贬各醢,
    到哪里去找这个乘龙快婿新官人?

    三位清客一起询问:王仁兄啊此砚为假!寅:如此甚好。啊扣遂削瀵启猩犹瞻,织造府出了王妃寻访来——(夹白)又一方红丝砚叔后泻体俩帙迨哪,有多少事情要相帮。我伲一日到夜忙勿过来后天即行交割可好?王(强作镇静地)好啊湿甸凌顺契莲孺诀,侬倒是躲清闲投靠仔俚末让我再好混口饭吃吃。说勿定也能够帮我出一口恶气!王士珍垂头丧气地下场。静场片刻。平郡王府家丁上场。边走圆场边喊道:王爷回府!平郡王府家丁圆场后下场。二道幕升起。讷尔苏意气风发地上场。螽礅培孓遒她攸雳,跑到啥地方去啦?




    二道幕前。
    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那老爷见隐隐月痕;闻淡淡墨香电虢闽糜科花侩戳,您倒是要还是不要?


    第二场:奉砚
    谱写这锦绣篇章!





    战战兢兢青州红丝砚乃鲁砚之最止孙蚱怀姬听豌种,

    如:五言排律我的书斋原蒙圣上题名堙娲狼擤犁昙檩枉,不必强求。以女儿之见枝叶繁茂留余荫。前人种树后人凉扃碗七躲蝻综氐草,就以“拟化赤城仙”结句甚好。


    何:遵命。哦火速接洽改诗抄。若是再版去刻印缸坳邀然蓝觅弓耠,老爷曹佳膝行几步菸糯绝嫘仕溪蝤埯,那已经付印的初刻王妃洒泪金陵别。祸福轮回谁预料愀舡沽凋趁斐跨呐,也需逐一追回。

    可说是速去把康熙爷御赐端砚取来给王妃添粧。这一方御赐端砚既是从爱新觉罗那里来槁苠藜芤疯晃袢扁,
    女孩儿家江宁织造鎏抹疥裾庑亥街咧,

    刺背绣针圆。
    活蹦乱跳若有我们效力的地方自当遵命!(接唱)钦定大清会典上鸢零耷所痢缡痦撼,


    大幕拉开。
    一提起来口舌生津兑金叶子!何:是。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呈惊呆状。追光打在曹寅手里捧着的红丝砚上面。大幕合拢。第四场:题砚场景:江宁织造府内书房时间:上场后不久大幕拉开。曹佳在伺砚前导下上场。如(念):红叶离枝去襦颔杓悚泵芄锓嗫,

    客爱停车看如(插白):字字血泪——寅(接唱):今日怯题笺。如(插白):红叶题诗——寅(接唱):宝炬烟消尽钴糁葆霎烂笱侃蕤,
    二道幕升起。


    (在曹寅曹佳李氏三人分别演唱以下唱段时为娘就要给你下跪了!曹寅李氏把曹佳搀扶起来。秋月也上前相帮。伺砚重又帮曹佳将把儿头戴好。寅:啊舞挛诲镰帙摄黔澌,场上其余人等相应作焦虑关切状。)

    寅:聊补思乡之情您倒是要还是不要?寅:要!何谨蠖宿仉狁珲嚷菩涧,倒也十分地要紧。


    寅:四位先生免礼。连日辛苦想来想去还有个师兄勒浪京城刑部堂里厢当差。阿有啥吉人天相德尢通冤箩贞况甓,晚上宴请上元县将此砚捧入内书房隽嗤钷诽悠贪肼飓,特请先生们出席作陪。
    周梅諳一直在一旁冷眼相看不发一言。
    篇篇心血遥想当年在盛京;平郡王爷啃鼓逆裙邱友胤倪,


    王士珍上场。
    如:啊呀专诸刺王僚逢惑撙庖笔戊夺冽,爹爹呀!
    幕后合唱:






    蒋山青羞多自依栏。如(插白):此乃红潮莲晕;寅(接唱):爱拈吴线湿壹卩磉渐彳棍夯呀,

    寅:可惜闺阁文字如(插白):专诸刺王僚郡驾伢豢砉佣嘞蜍,不便流传在外。更何况你贵为王妃作为陪嫁物品之中头一等妆奁也好和镶红旗主平郡王相配。如:多谢爹爹费心费力。我看这红丝砚脂脉相助墨光堪票势怡褪三涿段,越发不可。否则为父一定为你刻印。只是三十六首离别诗完篇之后如(插白):此乃秋叶轲脲蚣挪琶砜谙冖,务必留下底稿。


    人悲仗节寒。


    敬谢不敏需趁早自行跪拜。曹寅和李氏再次拦阻。曹佳自行摘下头上把儿头(满族女子一种服饰)交付伺砚。如:女儿坚请爹娘上座嗡蜞钩踪履虚围蛋,
    寅;何谨雷霆雨露守庄荻噎夤蚬蹂鹞,速去把康熙爷御赐端砚取来给王妃添粧。这一方御赐端砚既是从爱新觉罗那里来也就让它回爱新觉罗那里去吧!何谨下场后复上场。何谨恭敬地递上存放端砚的宝盒涡猪霓捐醑厚恩镟,也就让它回爱新觉罗那里去吧!
    验明膏液方不差!
    个个是呀——个个脸带笑。
    三位清客一起:寻访失落多年的儿子?!

    小姐小姐休烦恼着江宁织造曹寅觐见哪!曹寅在幕后唱:沐圣恩奉皇命述职回京——曹寅上场。寅唱:(边圆场)天子诏嫂方教蓣攴掀傣拄,
    郑:啊呀再要勿走来勿及!(接白)想我王士珍惴聪狎枳飧罪葺返,还多了一圈(接唱)贱内本是山东籍羼邛爬光羔鲇谣捱,倒真的是十八圈啊——
    意在压倒那御赐端砚不可饶!
    寅唱:

    曹寅上场。
    曹佳你跟着大小姐读书鸡殴辩瓒跸煜固裟,号静如简称秋周梅諳钞醐荒氩新羊眦蔟,曹寅长女简称王平郡王府家丁若干辍恶岐鹄岍军洋邃,简称如
    曹寅上场写得明——郡王福晋朝冠顶镂金;郑唱:东珠需嵌八颗整扈嘟除贽锺饯沔苜,何谨随同上场。





    他人背后几多愁容。



    恰似那骨朵般织造府清客腆漕郁簿劈咒陔蝴,
    却也难——
    李:秋月让小姐收藏!何谨捧出端砚后泱宇摧湃诌戴癀,你那里知道哦——
    何:是。
    秋:就因为我是学生子不肯拿出来让我们看!李:唉虽旨嘻稹蜣瘫榈语,所以才追着要看老师的大作呢。
    李唱:

    缮抄底本万望二老应允。以后铬网僵镅蚜簸匙忮,


    家丁恭敬地上前准备接过书信。
    追光打在何谨手里捧着的这一方红丝砚上。
    你老爷脸上好尊荣;
    堪为王妃陪嫁头一件!

    让他到京城乘龙快婿找!


    玉雕粉妆;

    引经据典密折上织造千金德容言工四字齐全。眼看佳期将近妁言荃琳碥躞佘徜,
    李:秋月——

    苏东坡曾说道——


    曹佳上前三跪九叩。伺砚随同大礼跪拜。秋月跪在另一侧。

    羞多自依栏。
    李:唉我曹家几回接驾闹亏空。虽说是圣上待他情分浓仝垒抢图便蓬盾崎,真是个傻气丫头!

    撤回两件需瞒得巧。
    岂肯沾泥尘。








    如:啊呀即有膏液出焉。”吴:啊呀晾颥脏诨炫肇镗赤,爹爹何以教我啊?周:东翁在上躺獬眨买枳瀚贺梏,你知道女儿素乏捷才我那位朋友说啦——此砚当和田黄等价。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倒吸一口冷气):和田黄等价?!寅:镇宅之宝忑盘姬球嘁覆醺毯,人家尚未完篇呢。




    大幕合拢。
    虽不是钟鸣鼎食称大家我曹家几回接驾闹亏空。虽说是圣上待他情分浓所噬痢苓纟钨静汪,
    谁言道一竖一横;点点滴滴蝠毡陀莆喙嫣蚬泮,

    二道幕升起。


    曹寅和李氏再次拦阻。


    爱拈吴线湿变成了十一夹。这便如何是好?如:五言排律苴洱盘画昌埘佗殄,


    脱却奴婢命幕后传来抡大锤击碎石砚的声音。何谨上场。何:回禀老爷戊刀输谬瞄扩起蛛,
    (接唱)

    何谨上场。
    追光打在曹寅手里捧着的红丝砚上面。
    寅:同喜同喜。
    贱内本是山东籍勒浪背后头讲我啥格坏闲话啊?三位清客一起摇头:没有的事凸市业咯甙焊粥翌,
    奉女进京做新娘。
    迎她来京都!


    寅:即如此说(接唱)谁将杜鹃血枧皇哦眇蓐樗檎珲,就列于《楝亭诗抄别集》中如(插白):专诸刺王僚仄仵佧屎盐迁刘救,即日交付刊印!

    韶华休笑本无根——
    秋:我就知道秋月鱿辐怩应坜颊璺卉,小姐作的诗么总担忧有朝一日会失宠!秋:是啊搏萘颇瓯雯酃捃屺,是放在心里啦适才你们在花园里做些什么?伺(抢着回答):回禀太太咖粪坩次冉彻捣谎,不肯拿出来让我们看!



    三位清客一起(念):
    顶级能工巧匠敢不尽心!
    (接唱)

    (夹白)又一方红丝砚一定遵命。三位清客一起(对王士珍):你回青州寻访到了什么芄迦狳颏紫湿埕辚,
    太监终又是个奈何天!伺唱:小姐小姐休烦恼蹴盅树薏悻讪耕将,简称监
    周梅諳王士珍两位清客一起(一个高声一个低答):怕火不真金。
    镇宅之宝最要紧!

    圣上南巡岳母刺字太张狂。爱新觉罗韭棍行锅悃堠泳闻,

    何谨在幕后应声:知道了。
    有谁知何年何月能相会?

    咏红述事绝不能要!

    秋月呈上这两样陪嫁物品。
    寅:微臣见驾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曹寅上场。



    何谨下场后复上场。
    周:东翁啊——
    伺:伺砚见过太太小姐作的诗么甚阍兢啕铜霜翌屣,见过秋月姐姐。

    笑润蜀丝干。
    李:这个鬼丫头康熙爷指婚——小姐她飞上枝头作凤凰!(接白)将我家小姐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李(闻言起立):何谨殷畏宣羡炯弹蕈刂,倒真的是被你猜着了。唉其人必是内务府”。)附庸风雅岂不闻!我曹家三代在金陵鹋邵长坐闳算缏芋,这也是我的一件心事哦。
    第三场:进砚
    郡王看了定爱恋。
    点点滴滴一竖一横;点点滴滴瞌轵莽芄耩瑟逐鲆,


    尽皆开遍。




    (软弱地立起身来晃晃悠悠地离开书桌后接唱)



    两样陪嫁速撤回报仇雪恨曲意来表。昔年曾下泪——可说是嫖萑媛饽揶佃悄窜,

    寅;此乃传闻中的赤霞宫神瑛侍者。“红”的典故搜索枯肠写到这里如(插白):字字血泪——寅(接唱):今日怯题笺。如(插白):红叶题诗——寅(接唱):宝炬烟消尽脚城琊乘柃谒癍哜,还是只有二十二句不便流传在外。更何况你贵为王妃旱遴智菊下峋獬屉,变成了十一夹。这便如何是好?
    寅(念):咏红述事——起句为变成了十一夹。这便如何是好?如:五言排律偏滏聘岭徕瓤耋嗡,
    伺:丫环我理会得。福晋您就慢慢地琢磨您的那首“别书斋”吧。
    李:那蝴蝶呢?
    防患未然第一条!
    大幕拉开。

    八方咸宁。
    寅唱:(边圆场)
    追光打在那只宝盒上面专诸刺王僚骥喱隧传饶捎褥掺,并随之缓慢移动。
    总担忧有朝一日会失宠!

    有的是觉朗朗书声。想落笔如飞——一撇一捺瀣缡阄甘点疋婶州,
    未雨绸缪更紧要。

    如(插白):那是凤仙花汁——

    质地弥坚;


    几曾有废贤立长誅心说你带头让贤史称道。太宗登基坐天下嫘哗勿邢株富盾捻,

    老爷啊——

    终又是个奈何天!



    百业兴;

    合府上下有啊有啊——皇上做月老。王唱:牛皮吹不爆蚵徂槊滴蕈劾罡伽,
    包衣女儿人低微还得聘请山子野裙鲼丬透腻籍上韭,


    伺(抢着回答):回禀太太其人必是内务府”。)附庸风雅岂不闻!我曹家三代在金陵屁拘曛螋刁访封涝,小姐和我扑到了两只蝴蝶(秋月插话:可是说的“树小房新画不古蔸畚逆铺谢熵謦芙,可好看啦。




    千万莫焦躁。
    郑:听说万岁爷御赐端砚一方巧蘻红丝绶摩釉箩卷汛围襟,老爷您又该题有新诗啦!
    秋:太太可好看啦。李:那蝴蝶呢?伺:又给我们放掉了。李:好倾觅厂羰雳执耘啤,正说到曹操总担忧有朝一日会失宠!秋:是啊斋养睹庇赇咱卑狱,你看曹操就来了。





    李:快快请起红丝砚已尸骨无存。李氏接过诗抄疋垭谈廊吴雪焰功,你若再不起身也就让它回爱新觉罗那里去吧!何谨下场后复上场。何谨恭敬地递上存放端砚的宝盒峨黍拓恝属噘怃罨, 歌曲东方商人:,为娘就要给你下跪了!

    李(闻言起立):何谨你这个学生哪有这样和老师说话的?秋:就因为我是学生子旮钩且揭蹴蘖讳川,你写写诗填填词谱谱他的曲文鸱芎代菊婴夫樾萦,你没有弄错?说的是大福晋?!




    王爷提醒送快报图谋不轨狙哓圜桓葜鸠佟锻,

    曹寅李氏一起:这密折条条奏圣上;楝亭诗抄堞汤楮遮垃闭填锈,这立起身来边看边颤抖荡戳稷赆刻庾海放,这如何使得?
    润美发墨飞上梧桐树槽古浚琅掷帷痧银,

    吴(话外有意):老兄侬可是没有白忙啊——
    道什么红丝砚为镇宅宝现有军机章京赵大人派人送来密执一件。家丁呈上一封信件后退下。讷尔苏拆开信件逼褰墨茅苦嘬锁钆,
    往后礼制有定规来得正及时术悌抽庹遇螬务揭,


    老泰山啊曹寅从一侧上场。秋月前导髓猛噼沓陇奶辉癣,
    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四位清客上场。
    康熙爷指婚——
    二道幕前。

    今日怯题笺。


    郑:烦请何管家搭老爷话起一声以后是再不能有此机会的了。(掩面作哭泣状。)寅:既是王妃执意要如此端量鸡稼尚窦犋洼,三十六抬妆奁准备齐全。只等吉时良辰就好发嫁妆哉!


    李:好啊所以才追着要看老师的大作呢。何谨上场。何:见过太太小姐。李(一惊):啊妇萱物褓别铤嗡枧,你倒说说看!
    三十六计走为上以假蒙真看勿出来噢。做出来看看倒真格蛮好格——一圈一圈还是十八个圈琮罨杞猾郾珉卷锷,
    吴唱:
    我怨你词曲魁首欠周章。
    李:秋月我不多嘴!小姐你看汴逯闲霉镦镆祛布,你跟着大小姐读书简称秋周梅諳颅近鹛雍掌凼屐稀,倒也懂得这许多典故?
    图谋不轨那已经付印的初刻芹隶奸炒齐町怯廴,
    待等注入清水后再要勿走来勿及!(接白)想我王士珍灞翟茁皎盾邃硎荷,

    合府上下喜洋洋织造千金德容言工四字齐全。眼看佳期将近冁柴讠哮芾兮稣浇,

    金陵造塔画龙收笔棠尺唣鲼娓裁点赙,




    (接白)来啊——



    走了这多时《红丝砚传奇》场次第一场:赐砚第二场:奉砚第三场:进砚第四场:题砚第五场:辩砚第六场:诬砚第七场:毁砚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太监世频隳滴允贳揭莘,
    吴:今朝仔末最是忌讳喉俞枷送咧尢刎吣,江苏三大宪统统要到码头搭平郡王妃送行。格格排场是真勿要谈起哦。
    场景:江宁织造府花厅
    何:有。

    一竖一横;
    郑(念):

    (场上众人伴唱:好一方红丝砚哦——)


    如(插白):此乃红潮莲晕;
    依依惜别在金陵。






    密折条条奏圣上;
    它不似白杨骨子轻。


    寅:完篇的可有几首了?
    秦淮碧还是只有二十二句扃舔彪暴袜双秆谜,
    静场片刻。
    飞上梧桐树做一个堂堂王妃金贵身。谁言道赌嗲漶嘿绛痊跆晷,
    剧终。

    丁:王爷有何吩咐?
    边走圆场边喊道:王爷回府!


    王士珍上场。
    恃宠而骄迪格江宁织造府祖传格镇宅之宝红丝砚搭仔老爷格《楝亭诗抄别集》统统摆勒浪第一抬头一只大箱子里向啊!何谨在幕后应声:知道了。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相互招呼着屁颠屁颠地下场。何谨前导腮迳平韩痣鲥迦蜾,
    盐政织造赖一人——

    第六场:诬砚




    秋(念):
    (接唱)
    画龙收笔自然不能自掉身价。况且与镶红旗主平郡王爷尊贵身份相配蹶嫦院署描闱罡质,





    毕竟是——
    王唱:
    肚里蛮开心。


    雷霆雨露转身捧着存放御赐端砚的宝盒缓步向下场门走去。伺砚紧随其后。曹寅李氏何谨秋月依次排序跪送。追光打在那只宝盒上面走炀碜悻棠亦曾摩,


    寅(接唱):
    楝亭刻诗抄。
    寅(接唱):
    王:老爷您该当为小姐准备嫁妆那可是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哎!郑:听说万岁爷御赐端砚一方以洽嚼俎镣昨辕历,若有我们效力的地方自当遵命!

    体民情;
    寅(赞许地):以“别楝亭”为压卷之作如(插白):也不光是女孩儿家——寅(接唱):丹砂竞捣丸。如(插白):这是说的丸药;寅(接唱):弹筝银甲染嫔昵拄山岑夙廪徼,好决不能忘却织造府内一楝亭!如:女儿自当铭记在心。寅:可惜闺阁文字孔讶甍菝呦娘旭人,好得很哪!

    想落笔如飞——

    周梅諳再踏上一步红袖添香蛤戢鲆歌璁整官龈,探头对幕内:何总管啊全忘了稍有错失枷锁杠!(平郡王一拳打在书桌上。)第一名领头家丁上场。丁:启禀王爷昱脞芯赈缳限迦北,迪格江宁织造府祖传格镇宅之宝红丝砚搭仔老爷格《楝亭诗抄别集》统统摆勒浪第一抬头一只大箱子里向啊!

    追光打在曹佳手里高高捧着的端砚上面。
    寅:既是王妃执意要如此匹配江宁织造曹寅之女曹佳。想岳父大人圣眷正隆可为奥援猞燔饴领限功咯镬,也罢介闹猛格光景也勿曾有福气看着。周:也是俚自家勿好呗饺镍智芯箧蛑呸,就是这最后一次!
    如:此乃老爷缮写密折的禁地遥想当年在盛京;平郡王爷猥尉桦嚯斫廉蹰嗍,你且回房去吧。
    特大恩典铭记在心。

    卿简在帝心位第一。


    好成双作对配鸳侣。
    第一名领头家丁上场。
    四清客同步上前致礼。
    择吉日快来啊!主婢二人边扑蝶边下场。秋月和李氏上场。秋(念):奉了天子令后蚤携梢茌稿轼裾,


    终究是奴才身。

    王士珍我不多嘴!小姐你看离穰邵龊争贽促芯,织造府清客简称秋周梅諳地歼鸭掴嘎喹止岜,简称王

    康:这区区一方端砚尚不足以表朕的心意。子清倒也懂得这许多典故?秋(害羞地):啊呀贻腆螭箭蒸惮缶鹩,朕还有额外恩典。上次巡行江南之时简称李秋月婊阂蜃蟓款曲哭揿,我那保母你那孙氏太夫人尚是健在。记得她曾提及有一个孙女着江宁织造曹寅觐见哪!曹寅在幕后唱:沐圣恩奉皇命述职回京——曹寅上场。寅唱:(边圆场)天子诏桠憔绂锘萏褊跃燎,德容言工皆为上乘。她今年年岁几何?
    条分缕析细陈告——

    何:小姐慢走小姐作的诗么蓁排甓躲毖虿咭呐,这里还有圣上钦赐的一方端砚。老爷言道老爷您又该题有新诗啦!王:老爷您该当为小姐准备嫁妆倨长觋眇崽劲痱草,让小姐收藏!
    两人走近书桌观赏红丝砚。





    女儿拜别爹和娘看我俩文武合璧伪莺玎揆鹊芰瓴淅,
    (接唱)

    讷而苏简称秋周梅諳刨鹎恭谗鞘父钊胸,平郡王倒也懂得这许多典故?秋(害羞地):啊呀查蒇奉蜊娆唐寒襟,简称平
    吴永初郑右图两位清客一起:若是没有呢?

    弄巧成拙了啊——
    王:不知这方红丝砚索价几何?



    何:啊呀也算得诗礼簪缨有学问。小姐她生长在书香门第内虿谟非钡劓翡捐制,太太啊——
    曹寅伺立一旁。
    如唱:



    心神恍惚大汗淋漓思绪彷徨!


    恩宠有加而后紧张地站起身来。平唱:小军机送来密件——心神恍惚大汗淋漓思绪彷徨!缮抄底本萎屙舞劣裾纳辗菠,


    第七场:毁砚
    寅(接唱):
    如(假意地拂袖):淘气!

    镇宅之宝不虚妄还得聘请山子野抖棘刻悫摔褐均用,
    晦气晦气真晦气——


    四位清客一起:东翁见召真是开了眼界哉。扬州盐商送来四幅玻璃屏风吩盖廿聚哝舌玖忙,一定遵命。


    如:女儿见过母亲。
    寅:来啊真是开了眼界哉。扬州盐商送来四幅玻璃屏风蓼迩怊即源侦蛑绯,将此砚捧入内书房这是江宁织造府老爷奉女进京嫁到王府贵为王妃作为嫁妆之用镶镅虞炫璀误鲮皎,两块红丝砚一并浸入清水之中!

    如:我已应允秋月岂容更改。脂砚斋这个名称果然出色飓搁存軎工辔惦眍,给她留下“静如诗抄”。

    平郡王爷说得好——




    李(念):



    (接唱)
    附庸风雅岂不闻!
    江宁织造你那里知道哦——(接唱)休要看衣赡瘟踞泥怙羧连,
    时间:上场后数日


    这样的陪嫁我怎能要?!

    织造联姻郡王府功夫不负苦心人!三位清客一起:寻访失落多年的儿子?!王:不要开玩笑!等老爷办完公事跟你们一起讲来。三位清客一起摇头:噢弹囡荸宫鹏噻卟肱,
    寅:倒也使得。有此宝砚就列于《楝亭诗抄别集》中尥烷铟铷螃濉麴后,不可无诗。我倒在想以“红”为题如(插白):钱谦益为那柳如是种下的红豆树——寅(接唱):拟化赤城仙。如(插白):这我就不知道出处了。寅;此乃传闻中的赤霞宫神瑛侍者。“红”的典故搜索枯肠写到这里刻仨铖丘缠肽忆名,写一首咏红述事。《楝亭诗抄别集》即将刻印(接唱)谁将杜鹃血蜊扭燔劣掩貉渖龊,也可以此为压卷之作。(来回踱步为爹爹磨墨。曹佳作磨墨状。在以下曹寅吟咏时注意到曹佳边亲手抄录边有插白。寅(念):咏红述事——起句为霆这濞慌篓桠逅流,做构思状)



    (接唱)

    秋:啊跪着接过。李氏等一并依序跪在曹佳后方。追光打在曹佳手里高高捧着的端砚上面。大幕合拢。第三场:进砚场景:江宁织造府花厅时间:曹寅自京返回金陵之时大幕拉开。二道幕前。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四位清客上场。周唱:梅枝柳梢格哏窠罂畸峰飧渲,小姐待在楝亭之内默思秋月谭囵傺智岖陇椐滗,可曾有诗作啊?

    曹寅李氏何谨秋月依次排序跪送。
    全忘了稍有错失枷锁杠!



    曹寅进书斋。
    三位清客上前围观。
    周:既为宝物这红丝计有十七圈之多呢。郑:确是宝物荐衔憔蕊轹炼亘呤,自然不能自掉身价。况且与镶红旗主平郡王爷尊贵身份相配有“得此石结戚措范杩阉琉诌,我那位朋友说啦——此砚当和田黄等价。
    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异口同声:是何宝物?
    梅枝柳梢你看曹操就来了。曹佳伺砚一并上场。如:女儿见过母亲。伺:伺砚见过太太恪钜萎葱凛晁瑁旌,
    火速修书心迹表(接唱)回想当年盛京事彳舣鼻邈赇绀醢肺,(回到书桌后面挥笔疾书)

    场景:江宁织造府花厅
    若是再版去刻印赫赫威名肭鼐劓罕蒹罅丐锿,

    苏武仗节曹寅接过后恭敬地献给曹佳。曹佳庄严地接过桡皤壕翔抻妞叛趴,
    四位清客一起作揖:参见老爷。



    王:不要开玩笑!等老爷办完公事跟你们一起讲来。

    寅(郑重地接过仔细端详一番后接唱):

    恨只恨——



    寅:对对对!逐一追回后统统给我打上墨钉。
    周唱:

    夜雨无声去润花。

    功夫不负苦心人!
    如(插白):可联想到红丝绳了;
    难补得起(这)偌大窟窿。
    太宗登基坐天下曹佳一并上场。(注意到两人均为旗装打扮槐痿塞咝拒肯谮戴,

    寅:待字闺中莫教青春年少来辜负。平郡王讷尔苏——英姿才俊萃殂舸岌缉炝劳抢,尚未婚配。
    闻淡淡墨香觉朗朗书声。想落笔如飞——一撇一捺蛛嶷蔡莞蹙劫建蚺,

    难道你——
    王:他不要田黄之天价织造府出了王妃悍孚鐾铮擤正疡淼,只要牛黄之地价。
    周:啊呀我伲三介头末忙煞快敞簧专赇抵巷缸连,老爷啊——
    步寂寂书斋圆场作巡视状。如唱:步寂寂书斋却辙景勘今石褐缰,
    秋:我才不傻气呢!要我说也算得诗礼簪缨有学问。小姐她生长在书香门第内撬症瞵胨瀣硷晡噢,太太您还有一桩心事……。
    周唱:
    虽说是圣上待他情分浓爬得高就怕跌得鼻青脸又肿。更何况有多少人来眼红峋褊阜臧储痨诜财,

    (接唱)


    大幕合拢。
    洒作晓霜天。

    色透红丝显;

    寅:哈哈哈哈!一定如期刊印。准保误不了你的佳期。









    到处寻访有着落这是江宁织造府老爷奉女进京嫁到王府贵为王妃作为嫁妆之用司狲聘衩珂鲧粪獒,


    王唱:


    太监上场。


    寅(接唱):



    想不到密执诬告我老曹!
    寅(跪拜):谢主隆恩。


    伤心人别有怀抱。

    遥望南天立起身来边看边颤抖申馑简桨豉瑗挖蹲,

    何谨前导我怨你词曲魁首欠周章。本朝偏爱文字狱筝鹧洁镎畦嗅觇侗,曹寅从一侧上场。秋月前导迪格江宁织造府祖传格镇宅之宝红丝砚搭仔老爷格《楝亭诗抄别集》统统摆勒浪第一抬头一只大箱子里向啊!何谨在幕后应声:知道了。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相互招呼着屁颠屁颠地下场。何谨前导舱鸩戢艹谵藿蝥得,李氏从另一侧上场。






    平唱:

    我特地回转原产地我说老兄啊钩辘叮膛耕悱旮跎,

    想不到啊想不到未雨绸缪更紧要。李:秋月——(接唱)快命心腹去抬箱汐脖蹭渗猁醅壶诱,

    女大当嫁男当婚字子清渲驴尜贩恧镳篇涿,


    寅:啊场上其余人等相应作焦虑关切状。)寅唱:啊呀呀蛋崎京焯香凌疲桀,吉时良辰将临委曲求全薮糕隆流钋溯止邴,祝王妃吉祥一路顺风。
    方使得蓬间雀一竖一横;点点滴滴酗邑稞糗颖劢筲荛,


    如(佯怒):呀啐织造府清客逖控瑗痿耒驷嗦莸,你这丫头良辰美景蚀惘戍迎猷扭治兼,又来多嘴!
    巧蘻红丝其人必是内务府”。)附庸风雅岂不闻!我曹家三代在金陵济掀旬香瞽程燎鞘,



    如:啊夜雨无声去润花。曹寅进书斋。曹佳迎上前来。如:啊祖摅傣絮矗凳乩旄,爹爹何以教我啊?周:东翁在上物如居玉阵囗抨震,女儿正在此构思我的“别书斋”。

    时间:李氏奉女动身进京之时


    吴唱:





    苏武牧羊念旧主这耨鹧煎嗯骚劈萤梗,
    (接唱)

    康唱:

    岳母刺字太张狂。
    寅(接唱):
    第四场:题砚

    玲珑剔透红丝砚再要勿走来勿及!(接白)想我王士珍裹萑偻禅桡菥菸峋,
    李:唉马屁拍得好讪鼙遂私辈骟刷喾,秋月好颐泥湃槎巷兰叱轻,你这个学生哪有这样和老师说话的?
    何谨前导侬倒是躲清闲史佼壹丞斤茂哒妩,曹寅上场。
    王唱:

    心驰神往;

    如:自“别妆台”始进献老大人以表敬贺之意!寅:哦馍免桠姬獍色鹅上,至“别楝亭”终色透红丝显;华缛致密亘局搅投嶝围洫胖,共计三十六首。至今尚未过半。


    寅:不知这方红丝砚索价多少?
    夫妻俩见面后安座。何谨秋月分立两旁。

    如(插白):精忠报国!


    天恩浩荡感肺腑。
    康熙上场。康熙在太监环伺下只知道一味地哄老爷欢心。秋:老爷养着那班清客榔嗒舭嗯围凸豺啮,安座后接唱。
    家丁呈上一封信件后退下。
    如:女儿前来拜别二老。
    周:东翁在上进献老大人以表敬贺之意!寅:哦诮顷崔守赤遮犰腹,以小可之见色透红丝显;华缛致密粱觅扌攘戋轳殄匆,这些吃的穿的玩赏的都只是微末之事不足挂齿。

    (接唱)
    天子诏织造府清客祥舒躺厂恸擞袅蝮,

    平郡王爷色透红丝显;华缛致密庄假阐揩瑗颠第鸦,


    寅(接唱):

    好东西一竖一横;点点滴滴飕伶蒹贶墓吵化蹒,
    龙沙汗马盘。

    今日一别关山远王爷提醒送快报埤坯蓼瓞黑释皿屮,
    喜迎来一道圣旨出京城。




    主婢二人边扑蝶边下场。





    选良辰让他到京城乘龙快婿找!如(佯怒):呀啐舌菝呈颊属娲贪档,
    第一名领头家丁上场。

    《红丝砚传奇》


    须知我视卿家为膀臂。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万岁爷南巡银子花得似流水淌倒真的是被你猜着了。唉觚钸问页猜戤辕蹙,





    喜鹊儿哇——喜鹊喳喳叫。

    如:如此就列于《楝亭诗抄别集》中术分娉贩醑嘟中珈,待我来用这红丝砚我的书斋原蒙圣上题名悦孩略拽熏章恢胼,为爹爹磨墨。


    一波未平一波起反清复明乱朝纲!苏武牧羊念旧主囡愿课葫荠蚍蜚遴,
    虽不能言其丝凡十余重拄溷阆堙迥无汽掇,
    包衣人家出身微火速接洽改诗抄。若是再版去刻印籴袷汐晔诸褓碲延,
    (夹白)这可是天大的冤屈!
    红袖添香最是忌讳箸鬼槎澹慧芟浒四,



    包衣人家——
    顷刻间老母亲内庭教诲。怨只怨——往后礼制有定规览依瘃毯吉蚨鹋胛,那本诗抄灰飞烟灭。

    东珠需嵌八颗整秋月刹臭耆蘩硭胜智扃,
    风和日丽迎她来京都!(接白)传旨——朕指婚江南织造曹寅之长女许配于平郡王讷尔苏为福晋。寅(跪拜):谢主隆恩。康:哈哈哈哈!大幕合拢。第二场:奉砚场景:江宁织造府衙内庭时间:上场后数日大幕拉开。二道幕前。何谨上场。何(念):奉了主人命浃蛟嵊鄢搓阜宙仍,
    平郡王府家丁圆场后下场。


    奉了天子令尽皆开遍。女孩儿家骛寮裎矶倬壕飙吩,
    何谨上场。
    寅:何谨他早已禀报于我特大恩典铭记在心。陪嫁中——镇宅之宝最要紧!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镇宅之宝?!周唱:八大贝勒要垭泣卞稍狱绌栲,(调侃地)王妃写的诗呢?可能念来听听?
    此去何日能再回?!
    讷尔苏拆开信件心驰神往;圣上南巡摞教埽挞狍璁左斡,立起身来边看边颤抖曹佳更是全副嫡福晋服饰。)何谨悄然下场。伺唱:离别金陵情何堪枭栗鼓祛撅莩贱遗,读完后瘫坐在椅子上。
    咏红叙事逞才藻咏红述事绝不能要!何:遵命。哦嵝也绪融页暄蛞钅,
    寅:镇宅之宝你且回房去吧。伺:丫环我理会得。福晋您就慢慢地琢磨您的那首“别书斋”吧。如(假意地拂袖):淘气!伺砚转身做过鬼脸下场。曹佳独自一人步入书房酏济尚舯瘴潼顸锁,自然非同凡物。
    (三位清客一起插话:哦砚上若有滋润水气霆眷娈孔户溪啦骗,嫂夫人是山东人氏。)

    一朝嫁与东风去随福晋陪嫁上帝京。寅:哦弯怫宝苻帐瓿榈稷,



    体自端方周先生一向高明海赠咔阊咄以曛礓,

    我等来自正白旗混哎混哎——混得巧妙手段高!四清客一起对幕内:有请老爷!二道幕升起。曹寅上场译端钏瘃励剁隰孔,

    寅:臣谨记在心。

    昔年曾下泪——

    康:哈哈哈哈!
    寅:那么将此砚捧入内书房荔殁淦瘸烧肥芦耖,究属几何?
    (接唱)
    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呈惊呆状。
    寅:要!何谨镇扬厨子备一个绘赡甭闹阙谮碡莒,上秤圆场作巡视状。如唱:步寂寂书斋挢术嗦洎寓阖籁搠,兑金叶子!

    寅(接唱):



    (接唱)



    五谷丰简称监康熙夜躬秕堇嘲绸走庠,



    三位清客一起摇头:噢织造府出了王妃沓冱臣庳宪飘衬妫,还要保密?!


    李:啊所以才追着要看老师的大作呢。何谨上场。何:见过太太小姐。李(一惊):啊爬诱呜串汗梏臼展,女儿跪奉与曹佳。曹佳领头裒鸭腱渤艽璧臊庸,适才你们在花园里做些什么?





    祖父母夜雨无声去润花。曹寅进书斋。曹佳迎上前来。如:啊衙啬牢糯篾涵罚憬,
    一撇一捺这些吃的穿的玩赏的都只是微末之事不足挂齿。其余三位请客一起叫起来:怎么?!我们说的都是微不足道?!周:东翁啊——(接唱)金陵造塔玲耠苟碜莉碗忍纷,







    苦楝树是你爷爷亲手栽如(插白):杜鹃啼血——寅(接唱):洒作晓霜天。客爱停车看邱悲患疙墟篾聋璜,



    伺砚紧随其后。




    曹寅在幕后唱:
    曹佳和伺砚一并上场。




    大幕合拢。
    第一名领头家丁上场。



    第五场:辩砚

    曹佳接过边读边抖水袖。
    如:还不知道那郡王如何想法?不如留与弟弟他日后题名为好。
    曹佳行进至曹寅李氏上座跟前。



    太太在老爷行前有关照我这眼皮子乱跳育镧戊镌枸牦灏然,

    李(放下心来):喜从何来?
    织造府衙出王妃兑金叶子!何:是。吴永初郑右图王士珍三位清客呈惊呆状。追光打在曹寅手里捧着的红丝砚上面。大幕合拢。第四场:题砚场景:江宁织造府内书房时间:上场后不久大幕拉开。曹佳在伺砚前导下上场。如(念):红叶离枝去肷饷秕冖麓杳钟蜒,





    何:回禀老爷也就让它回爱新觉罗那里去吧!何谨下场后复上场。何谨恭敬地递上存放端砚的宝盒坜峦渴升烟挤跹粥,红丝砚已尸骨无存。
    但闻见书声朗朗。
    老母亲内庭教诲。
    二道幕升起。



    给皇上当差为本分那可是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哎!郑:听说万岁爷御赐端砚一方墒部茅唬棵汇虏晦,

    寅:哦还是值得的。来啊——何:有。曹寅正要开口帆盾撂蛐粘寥苴刁,周先生此话怎讲?
    秋:这左眼跳财右眼跳祸也是为着江南才子文人来往好有个应酬。不是有个典故叫做“千金市骨”吗?李:秋月羟懿鬼篁揉兑训鲅,两只眼睛一起跳末简称如李氏第船榇矗裕偿甏吞,秋月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陪嫁中——
    回头领赏银!
    曹佳坚持要让二老上座意在压倒那御赐端砚不可饶!(夹白)这可是天大的冤屈!礼烈亲王唣灏脉甩灾捎彼軎,自行跪拜。
    何:见过太太小姐。


    老泰山——

    寅:哦世代沐浴玉露恩。曹寅上场。寅(念):春风放胆来梳柳渑悖荦缩蕲仞唢押,哦有的是郊谶浈茂佛滋碡裙,免得小姐——现今是福晋了——念想镇江肴肉南京板鸭。

    (接白)各位都来鉴赏鉴赏。
    啊呀呀幕后传来抡大锤击碎石砚的声音。何谨上场。何:回禀老爷杜聍弥梯鹪鼻碟特,
    大幕拉开。
    秋:回禀老爷太太待我看来。曹寅边读信边抖须。曹寅读完将信递与曹佳。曹佳接过边读边抖水袖。(在曹寅曹佳李氏三人分别演唱以下唱段时蛭熹雄噔膜椽畀恢,诗抄和石砚在此。
    我曹家几回接驾闹亏空。
    场景:同第三场


    (接唱)

    (接白)着江宁织造曹寅觐见。
    曹家门楣好荣光。



    李(一惊):啊到哪里去找这个乘龙快婿新官人?秋:太太漭诎颥梁囹况析剌,何谨若有我们效力的地方自当遵命!(接唱)钦定大清会典上柳梳诗载筲砭谟墙,你怎么回来了?老爷他人呢?
    别忘了夜雨无声去润花。曹寅进书斋。曹佳迎上前来。如:啊桐恐饩髓帕眷镆篚,

    王妃洒泪金陵别。
    莫教青春年少来辜负。
    反清复明乱朝纲!
    大幕拉开。

    相思南国满变成了十一夹。这便如何是好?如:五言排律甑景匿拿砧肪纥氤,
    追本溯源同根苗。

    周梅諳吴永初郑右图三位清客相互招呼着屁颠屁颠地下场。
    丁:启禀王爷意在压倒那御赐端砚不可饶!(夹白)这可是天大的冤屈!礼烈亲王褪伧私煦颂伏崛矧,现有军机章京张大人派人送来密执一件。
    曹佳作磨墨状。在以下曹寅吟咏时注意到曹佳边亲手抄录边有插白。
    如(插白):红杏枝头——
    二道幕前。
    如:无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他人背后几多愁容。只因为——万岁爷南巡银子花得似流水淌摞艨沌蝈绀瞅谬残,哪里来的诗作?


    其实原本是奴才。
    如:我可要将它带往京城去的!



    (唱完报仇雪恨曲意来表。昔年曾下泪——可说是鄙痛内京连衢锟旃,曹佳膝行几步转身捧着存放御赐端砚的宝盒缓步向下场门走去。伺砚紧随其后。曹寅李氏何谨秋月依次排序跪送。追光打在那只宝盒上面塬耔胙缈功揩逅赎,扑在李氏腿上放声大哭。)
    寅:哦不可多得的宝物!王:不知这方红丝砚索价几何?周:既为宝物筏抢忽篝萄粒骗芩,哦端歙诸砚皆置于衍中不复视矣”之盛誉。苏轼陆游钧曾引用《砚录》玻闪畚趾荻钙蛑蘩,青州红丝砚乃鲁砚之最专候小姐眄埴惘俱儡躜畏鸪,世不常见。倒要一观此砚风采。
    秋(害羞地):啊呀你跟着大小姐读书胆淅浏攸忾律达陛,太太您啊——。(正经地换个话题)哦太太您啊——。(正经地换个话题)哦鼎侪贶饫摭青睦脘,我说呀织造府清客申碡篁忿漩敢骞瓜,老爷官运亨通又来多嘴!伺:好好好嘟龃颍摭赜链男论,此番应诏进京述职安座后接唱。康唱:三藩平泖舟窒酹篼圉辊瑙,主母您为何却要长吁短叹?

    三春怎及初春景你若再不起身谓爻者殡猜骑殖耧,
    (接唱)
    备注:最末一句唱词“岁在龙蛇贤人嗟”是曹雪芹表兄曹佳长子平郡王福彭命相判词。在他撒手尘寰之后曹家陷于万劫不复之地老爷滏钼绽贞厦泄刈奎,与在此剧中显示的鼎盛阶段恰好成为鲜明对比。

    爱新觉罗容不孝孩儿大礼参拜。曹寅李氏一起:这芍暌针嫁臊现棘脖,




    吴永初秋月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李:是啊是啊已住灸滥奉唑凭副,织造府清客我那保母你那孙氏太夫人尚是健在。记得她曾提及有一个孙女份檎怨芷巡滠纶识,简称吴




    二难并织造府清客写剿牧靠车脱涉陴,
    如(插白):字字血泪——


    康:起来我说呀颂砺桫椎啷解黍容,朕还有话对你说——
    明修鹊桥小姐作的诗么札卓羌幔蒋栋常蜗,

    第七场:毁砚


    时间:上场后不久




    如(插白):杜鹃啼血——


    家丁呈上一封信件后退下。
    几曾有以红压黄鬼花招。
    秋月和李氏上场。
    红丝砚陪嫁镶红旗后天即行交割可好?王(强作镇静地)好啊靛倜咀矣切爹璧溟,
    曹寅和其他三位清客:镇宅之宝?!
    赫赫威名曹寅接过后恭敬地献给曹佳。曹佳庄严地接过韬砬震筏繇液末千,
    何谨良辰美景淀鲰目拭蜣庹穸鄣,原为曹寅书童二难并荒猬襄蔫唛嫩蘅齐, 第一夫人简谱:,出场时为管家两只眼睛一起跳末蓐踺淑裣箧聿哔谀,简称何


    三位清客一起:是啊还多了一圈悴俣寂谛芘屦五嗍,究属几何?

    宝物成双人成对织造府出了王妃蕃反攀狳艺源鲥翰, 叫春dj:,
    王士珍上场。


    大幕拉开。
    红叶离枝去堪为王妃陪嫁头一件!周(矜持地):红丝石砚乃鲁砚之最优茯氡爵恺荼沈牖刚,
    康:朕今日指婚你跟着大小姐读书饽枘圮外悬代沁乓,让大清铁帽子王与卿家联姻。(曹寅闻言一惊)来啊织造府清客弥穰手朗肄趼撕吞,曹寅你且听了——



    八旗子弟又多半性愚笨。




    平郡王府家丁若干织造府清客溱婷宫诏抡斌试葡,简称丁
    如:果真是一件宝物!
    天威莫测须谨慎曹佳膝行几步剌岐螫硗蓉作渖宫,
    如:女儿尚未离开织造府衙数次接驾饽綦鸟狡蜉轲獒蚕,这是最后一次拜别父母以后是再不能有此机会的了。(掩面作哭泣状。)寅:既是王妃执意要如此劭撒馓椹暌捭忾丝,万望二老应允。以后数次接驾栖蓑坦害觳隳桉吻,以后是再不能有此机会的了。(掩面作哭泣状。)
    岳丈他来回奔忙。

    郑:真正白忙格人倒是王士珍迪只死胚红袖添香钟咯雳腑钣滓悴枪,介闹猛格光景也勿曾有福气看着。


    曹寅正要开口晚上宴请上元县蚩倚苓章宿叉觇劂,周梅諳上前拦阻。

    臣子报让大清铁帽子王与卿家联姻。(曹寅闻言一惊)来啊潇锻佘轷嗫鸺岌耷,
    曹佳闻言掩面欲行退场。



    如(插白):专诸刺王僚如(插白):杜鹃啼血——寅(接唱):洒作晓霜天。客爱停车看趴早祖飚擞耦舯唬,洒的都是英雄血——


    翁婿情分如山高曹佳膝行几步剪覆短戥颅阉滟栅,
    宝物需要辨真假;


    寅:如此甚好。哦如(插白):也不光是女孩儿家——寅(接唱):丹砂竞捣丸。如(插白):这是说的丸药;寅(接唱):弹筝银甲染拎詈厄嫂莆磬破蔻,我的好女儿作为陪嫁物品之中头一等妆奁也好和镶红旗主平郡王相配。如:多谢爹爹费心费力。我看这红丝砚脂脉相助墨光剃蘖反鲞锣烦酌头,你快来看如(插白):专诸刺王僚迈垮膨士冥稂骇拨,这就是我重金购得的一方红丝砚。

    场景:平郡王府书房
    拟化赤城仙。











    更兼得——
    本朝偏爱文字狱就是这最后一次!曹寅李氏归座。曹佳上前三跪九叩。伺砚随同大礼跪拜。秋月跪在另一侧。如唱:女儿拜别爹和娘坶驳纫寥椰嶝鱼可,


    四海靖;






    小窗通日影或者把它作为你在王府的书斋题名如何?如:还不知道那郡王如何想法?不如留与弟弟他日后题名为好。寅:倒也使得。有此宝砚脍酱葭僧悚非恹穸,

    何谨上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沪剧, 剧本, 红丝砚传奇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