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张江 泡沫:明天当一件换点儿面

2019-05-07 20:48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咬咬牙)行!

             也许是我二人有言在先,

      【二人叩头。

 

      (思索)有了,就是这般主意!

       【吕洞宾操起一把利斧狠劈棺材,“咔嚓”一声,棺材劈开了,里面闪出金光。

               有福同享度此生。

       前几天林大哥为我提亲,

           一桩桩祸事紧相连。

    唉,你听着——

(唱)我早已对贤弟明察暗访,

 

  杳  (唱)光阴好似箭离弦,

                  人若穷,莫走亲,

夫唱妇随多欣然。

有了福时争着享?

           你诚心待人施善心,

       (唱)送走了众宾客夜色已深,

             之所以我没有答应亲事,

吕洞宾  不过什么?

          (唱)你离家刚走了没有几天,

吕洞宾  呵呵,这位姓苟的兄弟倒真得与狗计较上了!

    (唱)苟杳我生来家贫寒,

     情切切,意惨惨,

棍作笔地当纸练字模仿。

吕洞宾  贤弟这几天有什么心事啊,读书也读不进去了?

吕洞宾  贤弟此言差矣!一个人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由自己选择,可与什么人交往,怎样为人处世,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可全在自己。人与人相处,不是比贫富,而是交于心啊!

    我是你丈夫——苟杳啊!

        【进门。

 

          (夹白)前几天来了位姓林的客人,见我一表人才,读书用功,便对吕大哥说,想把自己的妹妹许配与我,可吕大哥连忙推托,不知何意?

 

自从与你结夫妻,

             想念书可惜没有钱。

吕洞宾  贤弟如此说来,是感觉咱俩身份不同,不便往来吗?

    正是如此!

    噢,听我爹爹说起过——苟杳不识好人心。

             可惜我没心情欣赏观看。

             他待我就如同亲弟一般。

       对待我就如同手足一般。

             头顶着红纱巾心情紧张,

【苟杳暗上。

        【第一表演区。幕启:苟府内一派豪华布置。苟杳手摇折扇度着方步……

            千家饭把我养活大,

【幕启:三天后夜晚,洞房内。苟妻在伤心落泪。

               有难同当互相帮,

      【苟杳端详着吕洞宾打扮,感到分外诧异。

            把酒言欢其乐融融?

        【吕洞宾暗上。

       他怕我贪新欢荒废学业,

             原来是我错把大哥冤枉。

        【苟杳索性扔下书本,心灰意懒地坐地长叹……

             专为我请来了教书先生,

吕洞宾  贤弟既然主意已定,我也不阻拦,不过有个条件你可答应?

望将来定然会前途无量!

    大哥、大嫂!

    夫君啊,你这一走,可叫我们孤儿寡母咋过呀!

             搅得我心难静寝食不安。

吕洞宾  咱这就来个撮土为香,就地结拜如何?

吕、苟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

    (端详着,咬了咬手指觉疼)不是做梦!夫君,你真得没死?

             就是有事来相求。

    还望大哥能够成全!

       【吕洞宾进门,小儿刚唤醒了母亲,吕妻一看大吃一惊,急忙站起来。

  大哥,小弟错怪你了!

吕洞宾  苟杳贤弟!

    要不,你去找苟杳兄弟帮帮忙吧?当年要不是咱收留供他念书,他哪能金榜题名做大官啊!

        【幕落。

 

 

吕洞宾  噢,鄙人姓吕、名岩、字洞宾。

        【吕洞宾张望着上。

哪能把它放心上。

吕洞宾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都是那苟杳玩的把戏!

广  木

       吕大哥为我好如此使然。

吕洞宾  唉!想想当初,看看今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失时凤凰不如鸡呀!

吕洞宾  噢,还是为林小姐的亲事……

            哪天不是门庭若市,

      【二人收拢一堆土,跪下。

    再次见面,只有灵棺,

一切有小弟来筹谋。

吕洞宾  (抱起小儿)爹爹这不好好回来了吗?(面对妻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唱)好容易熬过三晚上,

吕洞宾  这回,我吕洞宾也不识好人心哪!

             若因此耽误了锦绣前程,

              哪有今日做高官。

             话到嘴边难开口……

    夫君啊——

    想过去看今日好不心酸……

 

看来果真是人情薄如纸,一阔脸就变,滔滔然天下皆是也! 苟杳只不过是表面热情罢了。靠人不如靠己,趁着他还未从官府回来,我看还是回家吧,往后就是讨吃要饭也不再求人啦!

吕洞宾  唉!一言难尽哪!

    (头也没抬)你来不来还咋得,我还不是独守空房!

吕夫妻  (吃惊地)你怎么来了?

    原来如此啊!吕大哥是怕你贪欢忘了读书,用此法来激励你呀!

吕洞宾  成亲之后,我要先陪新娘子睡三宿——你可愿意?

还不是谁有难时谁承当,

    是!小的马上去办!

      【吕洞宾进门。

    大哥,几年不见,一向可好?

    过去见狗狗摇尾,

         【吕洞宾穷困潦倒打扮,手提米袋上。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我和前三夜陪你的人不一样对吧?

            一场火把家产焚烧为空。

       (唱)那天我入洞房斜倚在床,

           不料好心没好报,

 

吕洞宾  贤弟若不嫌弃,不妨随我回府,请得先生教习与你,一切花费有我承担, 坏人 方炯镔:,不知意下如何?

    (抬头一看)……你是谁?

            没人愿意伸援手。

请你千万别发愁。

【吕妻哭昏过去,小儿哭喊着……

    原来是吕洞宾仁兄到了,苟杳小弟这厢有礼了!(行礼)

吕洞宾  贤弟,不必客气!

    大哥不辞而别,小弟放心不下,特意赶来看望兄嫂!(一眼发现小儿)这就是小侄儿吧?都长这么大了?来,叔叔抱抱!

若不是大哥刚才讲,

地点:山西芮城

       每日里只管我吃喝玩乐,

靠人生存,仰人鼻息,

                一帮人干起活非常卖力,

宾客往来更欢颜。

             透红纱看到他坐在桌旁,

        【吕家新盖的房屋内灵堂布置,正中停着一口棺材。幕启:吕妻与小儿跪在棺材头前正在烧纸祭奠……

               心心相印情谊深。

越思想越觉得脸上无光。

    绝无虚言!

             吕大哥他与我义结金兰。

吕洞宾  我叫吕洞宾。

    好啊!

       妻子她与小儿不知咋样,

【苟杳神情恍惚上。

    那当然可以了,不过……

             肯定是为婚事心不在焉。

    让你见笑了,敢问这位仁兄是……

             四处看却不见贤弟人影。

    是啊,都怨我苟杳不识好人心哪!

    (战战兢兢地)你,你是人还是鬼?

第一场

    在!老爷有何吩咐?

    问我自己?我怎么啦?

             全部家产化无有。

      (唱)自从与贤弟分了手,

    (上前一看,惊呼)这一坛子全是金银财宝啊!还有一封信。(拿出来递给丈夫)

    我是苟杳呀!

第五场 

得知你从小就失去爹娘。

 

      ——根据传说故事《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由来》改编

    (唱)眼见得吕大哥走进洞房,

    上门借钱尽吃闭门羹……

 (唱)想当年我吕府何等繁荣,

             等待着新郎来揭去盖头,

            众叛亲离无人问,

 

吕洞宾  怎么,不行吧?

娘子——我来啦!

       供吃喝供穿戴供我书念,

不由我心流泪黯然神伤。

       我定要下苦功加倍努力,

    只要大哥应允我与林小姐的亲事,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

人物:吕洞宾——成仙得道之前富家子弟

                我去问干什么说是盖房,

       显然是为了我前程着想。

             依然如故度春秋。

都怨小弟公务忙,

关键时刻看人性才见真章!

        【八年后的夏天,吕府不慎失火,偌大家产化为灰烬。吕洞宾和妻子在残砖破瓦搭就的茅屋里寄身。幕启:吕妻身着破旧布衣正在等米做饭。

           仗义疏财救危难。

             埋着头不说话只顾读书,

对大哥照顾不够周。

       【切光。

 

时间:唐朝

             私塾房偷窥几个字,

什么是有福同享?

        唉!你是狗,我姓苟,狗苟一家,本不该相欺,可你竟然叼走了我讨来的饭食,这可是你的不对呀!

只不过是结义说辞,

 

       (唱)我本是一孤儿乞讨要饭,

              若非当初吕兄帮,

        【幕落。

    (唱)自从与吕大哥义结金兰,

马瘦毛显长。

                盖好房就叫我往里去搬。

人贫志就短, 你要的不是我简谱:,

吕洞宾  (念信)苟杳不是负心郎,赠送金银并盖房。你让我妻睡空床,我让你妻哭断肠。贤弟,你这忙帮得我好苦啊!

    ……

             可就是从未求过人,

        这几天我是手捧书本,神魂颠倒,哪有心思读得进书啊!

吕洞宾  贤弟不必客气!

 

    你不是……你是……

第三场

        我本想跟苟杳贤弟说几句话,既然他不愿见我,那就算了,我还是按照约定入洞房去吧!(下)

【幕启:晚上,吕府内一派喜庆景象。幕后传来送客的声音。吕洞宾边上边喊。

 【幕落。

    亲朋好友常登门,

      【下人备茶。

       大哥他这样做用心良苦,

吕洞宾  (唱)满园的丹桂花争奇斗艳,

             就怕他只贪恋床笫之欢。

    小弟不才,多谢仁兄过奖!

    人情冷暖更分明。

吕洞宾  (唱)先生说苟杳弟读书不钻,

偶遇大哥,义结金兰,

 

             他故意躲起来不想见人。

家里的变故还不摸头。

吕洞宾  此话当真?

             天亮了睁开眼不见他面,

       就这样等下去我心怎安!

        杳——原乞丐、后读书为官

    仁兄如此说来,小弟那就高攀啦!

    噢,莫非是吕大哥到了?快快有请!

吕洞宾  我走的时候是破茅屋,如今换成了新瓦房,难道是我走错了?不能吧?这地方就是我的家呀!待我进门去瞧瞧。

    我苟杳不报此恩,誓不为人!

 

 

     

【第二表演区。苟府后花园。吕洞宾在园内慢慢走动。

    夫君,你可回来了。我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着,单等着你的米下锅呢!

  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没想到吕大哥推脱阻拦。

    你这孩子别瞎说,叔叔姓苟、名杳。

             愚兄今日到贵府,

你就安心住下来,

    果然是吕大哥啊!(迎上去,抱拳行礼)不知大哥造访,小弟有失远迎,多有得罪!快快请坐,看茶!

            搭就个小茅屋暂且存身。

                就来了一帮人运木拉砖。

             我困得受不了进入梦乡,

 

             岂不是枉费我心血一番。

    痛悼亡灵,泪遮双眼, 北京版权保护中心:,

吕洞宾  (旁白)本想以此要挟,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这样苛刻的条件,他竟然也答应了,那就只好将计就计了。(面对苟杳)好,那咱就一言为定,我这就尽快操办!

             不久前失了一场火,

             想到这心里就堵得慌。

   (急上)报告老爷,外面有一自称姓吕的人求见!

    (点点头)嗯!

    咱俩贫富悬殊……

第六场

       来苟府已经有两个多月,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找个地方权且容身,三天后再与娘子见面吧!【幕落。

    想我吕府兴盛时,

           老天呀,你睁睁眼,

      

             用木棍就地练一番。

             打从小父母殡了天。

       我心里不畅快读书松懈,

什么是有难同当,

    带吕老爷去沐浴更衣,安排酒宴为吕老爷接风!

             连三夜都这样我独睡床。

靠行乞度日月受尽苦难,

        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八年前, 长篇小说网:,吕大哥新婚之际激励我发奋读书,后来果然金榜题名做了高官。大哥的这份情义,我该如何报答呢?

 激励他莫贪欢顾及长远。

 

我有心不答应,

【幕落。

       【苟杳急上。

 

      【幕落。

            遣散了众家奴剩我三口,

【幕启:芮城大街,苟杳乞丐打扮,用小木棍在地上写字,身边放着讨来的饭食。

       用此计来把我警钟敲响。

    行走街上,路人斜视,

吕洞宾  (内唱)一场火把家产化为灰烬……

                前天又一帮人抬来棺材,

    问你自己吧!

    吕大哥此恩,将来一定要好好报答才是!

    那你们俩就是苟杳、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喽?

吕、苟  我二人情愿结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夫君一去,竟成诀别,

有好事,是梦想,

      (唱)天昏昏,地暗暗,

    宁可碰了,甭叫误了,去试试吧!

            而如今,遭火灾,

    是啊,大哥这么好的亲事你为啥不应允呢?

          (接唱)天若冷,莫烤灯,

    小畜生都这样嫌贫爱富,

    个个唯恐躲不及只有狗叫声。

不识好人心

        吕大哥真是用心良苦啊,不答应亲事吧,见我情绪不好、学不专心;答应亲事吧,又怕我贪恋新婚、影响学业。故此,向我提出让我和你拜堂后,由他代我入洞房陪新娘三宿。

       弄得我也不好张口借钱。

       苟杳对帮忙事只字不谈。

       绝不能辜负了大哥期望!

(小戏曲)

    (认生地一躲)你是谁?

  杳  (唱)听娘子一番话心里敞亮,

             今夜里就可入洞房。

吕洞宾  (诧异地)娘子何出此言?我好好地回来了,如何是鬼?

家大业大有依靠,

    你害得我好苦啊!(喜泣)

    我叫苟杳。

             吕大哥为啥要横加阻拦?

  杳  娘子啊!

第七场

                                           (剧终)

    小弟一行乞之人,能得仁兄如此高看,已感激不尽;咱俩萍水相逢,仁兄又是富家子弟,小弟哪敢造次入府叨扰呢?

    这话是从何说起呢?

吕洞宾  贤弟——贤弟——

没钱人,别奢望,

    还说呐!

           大火把家产全烧尽,

             听说那林小姐容貌非凡,

 

      【管家下去,领身穿破旧布衣的吕洞宾上。

但你却苦用功意志顽强。

    你也不是狗,怎么还咬呀?

吕洞宾  我活得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合唱)交人就是要交心,

            家道败落,衣衫褴褛,

 

第二场

一场大火把财产烧尽,只剩下我随身戴的首饰,今天当一件换点儿米,明天当一件换点儿面,如今只剩下一副手镯也拿去了,往后这日子可咋过呀!(擦泪)

    他没有对你……你为啥要那么说?难道他对你不够温存吗?

新娘子将与他同床共枕,

             好吃喝好穿戴尽我优先。

 

    如今见狗狗扑身。

    大哥不是明知故问吗?

没有钱买不起文房四宝,

倘若有名师来悉心指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呀!

                是何人叫盖房闭口不谈。

              转眼之间已八年。

【幕启:苟杳书生打扮,手拿书本,在书房内转悠着……

【苟杳练完字正在端详,没注意一条狗跑来把讨来的饭食叼走了。

 我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

 

    (抱住父亲腿)爹爹!我还以为真得见不到您啦!

       【进门。放下米袋。

吕洞宾  按常理,找他帮忙倒也应该;不过,世事变化淡如云,人情世故薄如纸。苟杳兄弟恐怕也脱此俗呀!

             可就是有件事不随我意,

      吕妻、苟妻、管家、小儿

       管家!

             只可惜新娘变旧娘,

吕洞宾  ——也只好如此了。你和孩子等着,我这就动身去找苟杳兄弟,碰碰运气吧!

  杳  (唱)大哥不说我也知,             

       【众人大笑。

还得把他仰仗。

【众人大笑。

第四场

被人收留,寄人篱下,

吕洞宾  看来你是执意要娶林小姐为妻了?

【吕洞宾富家子弟打扮暗上。

吕洞宾  若如此说,咱也效仿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你我二人结为异姓兄弟不就可以了吗?

                说是你已病故被抬回还……

           往后我们孤儿寡母可咋办……

你又客死他乡未见面。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不识, 人心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