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沈含枫: 武帝:【白】不必拘礼

2019-05-07 01:29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弗陵年幼惹人爱,堪当大任是英才。

替先主平四海开辟粮道,筹粮草饷三军日夜操劳。

霍光:【辞让,退避】【唱】

子孟为人有雅量,做事沉静又周详。

先帝爷待霍光情深义厚,将社稷和幼主托臣匡扶。

霍光:【白】涉水过河。

自古道评功过是非参半,常言说论是非功过相连。

谁与我儿来洗脸?谁与我儿掸衣衫?

手握三尺龙泉剑,瞬息送尔下黄泉。

燕王刘旦:【白】速快叫骂!

随行护驾莫怠慢,寸步不离在跟前。

金日磾:【唱】

武帝:【喘】【接着,唱】

三位皇子:【跪拜、山呼】儿臣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宫女:【下】

昭帝:【白】众卿家莫要推辞,朝议已毕,退朝。

手心手背都是肉,孩儿个个挂心头。

武帝:【唱】

今日之事怎么办?纵是帝王也犯难!

儿做天子擎大汉,可怜钩弋赴黄泉。

打江山曾经历千难万险,守江山更需得万险千难。

霍光:【跪,白】万岁呀——

金銮殿上闹嚷嚷,一旁惊醒广陵王。

有心传位与刘旦,少子性命难周全。

武帝:【移于案前,搭躬,白】二位卿家。

你当学商伊尹千秋咏叹,你当学周公旦万古流传。

武帝:【唱】

董仲舒他与我拿本参谏,罢百家尊儒术人心思安。

立新君少皇子文武共敬,扶灵柩回长安告与臣工。

霍光:【唱】

第五场  兵变

【唱】

耳听天子传,胆颤心又寒。

田千秋:【问】城下你是何人?

调来了兵马勤王驾,把长安围得密如麻。

桑弘羊为国家何惧宵小,报君恩那怕是身吃钢刀。

钩弋夫人:【护刘弗陵,对二位皇子怒】

老匹夫你害了我父性命,窃江山乱朝纲不计民生。

我儿幼小真凄惨,我儿无娘在跟前。

武帝:【白】爱妃,你是个好的!平身!【语气凝重】

【金日磾谢恩,常随加冠带】

武帝:【唱】

吾汉奉车都尉霍光。

燕王刘旦:【白】哼!你又算哪根葱。

先父皇他必然自有明鉴,我弟兄万莫可骨肉相残。

昭帝:【唱】

刘弗陵:【忙为其捶背,并搀其躺下,且侍其安寝】

一日为父百年后,你们莫可结冤仇。

钩弋夫人:【要其先与皇子弗陵】

田千秋:【白】都尉,天子召见不知有得何事。

广陵王刘胥:【唱】

从布衣闯天下千难万险,才打下大汉朝万里江山。

武帝:【白】二位卿家不必过谦。大丞相田千秋听命,你速持天子符节、保天子銮驾,回得长安,关闭城门,以防不测,不得有误!

他死后当由我治国理政,何处来小杂种成我弟兄。

霍光:【唱】

二人:【帘内应声】臣田千秋、霍光觐见。

臣怕得臣死后万年遗臭,臣怕得臣死后非议不休。

未央接碧空,江山一望中。

燕王刘旦:【要其先与自己】

双方将士:【同应】啊——

听说我儿蹬大典,钩弋心内好喜欢。

千秋为人多敦厚,仁德谨慎有智谋。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众人:【谢恩,归位】

弗陵儿你要有如此肝胆,父死后我也能含笑九泉。

燕王刘旦:【白】父皇所言极是。父皇年事已高,请求宿卫长安,以备不虞。【示意广陵王刘胥】

四人:【拜榻下,谢皇恩,受诏命,辅少主】

霍光:【白】前面探水。

金日磾我受了先帝遗诏,先主爷他对我义重恩高。

谁与我儿做决断?谁与我儿想周全?

谁与我儿问冷暖?谁与我儿端三餐?

万岁爷讲得我泪流满面,不由人放悲声痛哭苍天。

【念】

众:【內喊】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少皇子刘弗陵朝贺父皇。

武帝:【白】倒也无妨。

燕王刘旦:【白】众家兄弟听了。

满朝文武都敬仰,忠心耿耿保家邦。

第七场  解围

桑弘羊:【唱】

守尔土爱尔民莫使生怨,不作威不作福民自俨然。

【启幕】

武帝:【乃苏,摒去众人,独援霍光,送天子剑】【唱】

二常随:【宣】万岁有旨,传更衣。

我要看众卿家匡扶大汉,我要看大汉朝万古千年。

老狗竟然敢骂我,本王气得颤索索。

众:【內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死后那二贼必定当反,你莫杀你莫斩绑上金銮。

刘弗陵:【上前,与众人跪】

二常随:【宣】天子登基,百官朝贺!

父皇莫对皇兄怒,他们都是汉王侯。

心头似有千钧重,这趟差事不得轻。【下】

霍光:【念】

只有黎民带了灾。

众:【应声】请了!【随后同上】

众反兵:【禀】还是无人应答。

讲此话把我的心肝疼烂,

田千秋:(须生)千秋无他材能术学,又无伐阅功劳,特以一言寤意,旬月取宰相封侯,世未尝有也;其为人敦厚有智千秋居丞相位,谨厚有重德,受武帝遗诏辅政。

谋国计自民生真知灼见,求国泰在民安远瞩高瞻。

东西杀南北战统兵百万,入关中灭强秦约法有三。

钩弋夫人:【惊恐,跪倒】【白】万岁!【又不知所措】

都是我的亲骨肉,孤茕如何分亲疏。

武帝:【喜,白】爱妃少礼,平身且坐。

武帝:【唱】

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同上】

赤手能搏虎与豹,兵发长安走一遭。

我问你却为何擅把兵用,统人马动干戈围攻帝京。

我这里俯下身急忙跪倒,你莫要把微臣架火来烧。

刘弗陵(汉昭帝):(童生)孝昭皇帝,武帝少子,母钩弋夫人,西汉第八位皇帝。即位时年仅八岁,委政于霍光。沿袭武帝后期政策,与民休息,加强北方戍防。进一步改革武帝时制度,罢不急之官,减轻赋税,使得社会重现生机。

一句话是大理千古不变,百姓富四夷服长治久安。

霍光:【唱】

众:【內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王生来如龙象,父皇封我守燕邦。

当朝之事犹可鉴,诸吕专政掌大权。

众:【帘内应声】遵旨。

昭帝: 【坐】

霍光:【白】谢过千岁。

霍光:【问】前边你是何人?天子脚下竟敢擅自用兵?

炊烟袅袅民安泰,

【坐,问】不知万岁唤微臣进殿有得何事?

你与我儿把政辅,寡人与你封王侯。

霍光:【白】众位大人听了,万岁有旨命我等一同见驾。请了!

顺民意从民愿普天同庆,安其居乐其业汉室永兴。

武帝:【白】爱妃,寡人意欲弗陵袭蹬大典,你意下如何?

一霎时我除却心病大半,命此儿名去病众人皆欢。

田千秋:【持天子符节,登上城楼】【唱】

燕王刘旦:【问】王弟,大兵可曾聚齐?

内必有异姓臣以正骨肉,外必有同姓臣以正异族。

田千秋:【问】有天子符节在此,你敢发兵造反?

众人:【问】万岁,何出此言?

第四场  托孤

二长随:【宣】万岁有旨,传酒饮宴。

【四将士引刘弗陵、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又上】

武帝:【喜,白】皇儿少礼,平身且坐。

探马:【白】遵命!【下】

武帝:【稍有和悦,示意同饮】

武帝:【欲起】

钩弋夫人:【不允,引刘弗陵坐】

刘弗陵:【对武帝】【唱】

大兵聚齐万般好,你我合兵动枪刀。

武帝:【复昏厥】

谁与我儿擦泪眼?谁与我儿把鞋穿?

燕王刘旦:【白】原来是霍卿家,我是你家三王爷燕王刘旦。你这是为谁披麻戴孝?

【启幕】

武帝:【勃然怒,喝一声,握宝剑,出龙位,跨上前】

刘弗陵:【唱】

霍光:【白】臣,遵命。【拜谢,起】

【白】长随,宣宗亲、诸侯、满朝文武依次觐见。

弗陵我儿年纪幼,尚可为王来解忧。

【启幕】

我欲弗陵蹬大典,又恐国祚不安然。

齐:【白】谨遵兄命。

转面来将弗陵一声呼唤,上前来跪倒地细听父言。

不由叫我自思念,莫可骨肉再相残。

武帝:【白】不必拘礼,殿外朝贺,班房入席。

田千秋、霍光:【白】万岁,折煞微臣了,折煞微臣了。

【桑弘羊谢恩,常随加冠带】

燕王刘旦:【白】老匹夫,休得啰嗦,何不开城迎爷?

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奈老何!

众人:【同悲】

【唱】

做臣子有何功蒙主挂念,先兄长我替你叩拜天颜。

田千秋:【白】请!

跪倒地我不敢抬眼观看,万岁爷对霍家恩重如山。

胸中的言和语总讲不断,百年后咱君臣再聚九泉。

燕王刘旦:【唱】

霍光:【退向一旁】

众卿家是忠良让人钦敬,先父皇他把我托付臣工。

武帝:【坐】【唱】

尔等将我心伤透,金殿之上争不休。

弗陵上前拜兄长,父皇年迈两鬓苍。

霍光:【移于龙案旁坐】

武帝:【起,白】常随,掩了宫门——

你念我年纪幼行事疏漏,你念我年纪幼行事不周。

【四反兵引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同下】

众人:【跪,霍光居中田千秋次之金日磾再次上官桀再后桑弘羊最后】

上官桀统兵马三军勇冠,桑弘羊筹粮饷功伟志坚。

他们把你叫皇父,都想为你来分忧。

武帝:【白】众位爱卿,平身请坐。

先皇爷待老臣情深义重,临终时托付我鼎力朝廷。

兵卒:【答】遵命。

【众人皆痛,各自抹泪】

东方朔出言语权巧机变,大小事只在那谈笑之间。

【唱】

今日里我把话讲在当面,望卿家为大汉掌舵撑船。

龙母不必怒容放,家人难得聚一堂。

昭帝:【白】众卿免礼,平身。

燕王刘旦:【白】我乃是你家三王爷燕王刘旦,何不开城迎爷?

【众人同下】

武帝:【再次歇缓】【又唱】

武帝:【唱】

左长随:【应】遵命。【携弗陵下】【随后又上】

【继续唱】

我手杀人千千万,何妨再多你们三!

钩弋夫人:【白】万岁恩宽!【叩谢平身】

那是你亲兄长大好儿男。

燕王刘旦:【唱】

场景:【外景】

桑弘羊:【接着唱】

众:【內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霍光:【再接着唱】

一常随:【搬椅】

为父患病年高迈,连累我儿不开怀。

我朝立嫡不立庶,三人都是旁庶出。

臣今日还政务事事请奏,从今后万岁你自当运筹。

燕王刘旦:【白】围他个水泄不通。

常随、弗陵:【同进】

切莫看新天子年纪幼小,他具有先皇爷品行德操。

众人:【称道】万岁真乃是英明神武之少年天子。【同竖大拇指】

武帝:【又昏厥】

昭帝: 【引子】行事不敢分毫差,只因生在帝王家。

武帝:【白】携幼皇子,后宫歇息。

钩弋夫人:【哎了一声,也不理睬】

听寡人把圣旨传下金殿,只说是亲兄长细听心间。

武帝:【唱】

朝朝床前来探看,暮暮床前来问安。

武帝:【喘息愈重,已不能言】

朝廊事你不必向我请奏,我还要习弓马品读诗书。

从今后实仓廪节俭日用,罢闲官精机构力戒昏庸。

高皇爷再一次南征北战,扫六合灭狼烟定鼎长安。

金日磾:【上前以枪相架】

【三位皇子着王服依次同上】

如不讳谁当嗣万岁明鉴,有臣等为汉室保立江山。

武帝:【扶起弗陵,抚其背】【唱】

众人:【惊,跪,白】折煞微臣了,折煞微臣了。

【唱】

燕王刘旦:【白】今日朝贺可要懂得理数,分得长幼,莫惹父皇动怒。

胯下龙驹如飞快,

先父皇待卿家如同亲故,先父皇待卿家如同手足。

一常随:【轻轻地过来】【悄悄地说道】万岁一宿未眠,刚刚睡下。

广陵王刘胥:【问】王兄,这就反了?

【唱】

昭帝:【上前接过遗诏,展开宣读,白】众卿听封!

霍卿家担大任春秋正富,何需我年幼人枉加忧愁。

五棵柞树密如盖,

武帝:【白】众卿家——

皇兄莫要那样讲,气坏父皇谁担当。

寡人我曾送你画轴一卷,画周公背成王登上金銮。

楚项羽杀怀王天下共叛,朝分疆暮裂土旌旗遮天。

上官桀:【唱】

【众人离位,恭候遗诏】

武帝:【白】这虽然是天子的家事,那也是臣民们的国事!

讲话间不觉得天旋地转,头发昏眼发黑前仰后翻。

武帝:【白】今日叙旧,不拘礼数。

探马:【逆上,白】报——

【启幕】

我儿冷了有谁管?我儿饿了对谁言?

吾汉大丞相田千秋。

众反兵:【应】啊!【做攻打势】

左将军上官桀,宣德明恩,守节秉谊。骁勇善战,勇冠三军。朕甚嘉之,擢封安阳侯。

广陵王刘胥:【白】好,为弟听从王兄号令。

霍光:【对千秋,白】始与君侯俱受先帝遗诏,今光治内,君侯治外,宜有以教督,使光毋负天下。

对先帝我不敢有意辜负,对万岁臣放心勇退急流。

霍光:【对】万岁——

【唱】【内女众唱】

【四反兵、四将士交兵,同下】

霍光:【益敬之,白】大丞相请!

【落幕】

吾的主打坐在金銮宝殿,听臣等把国事细讲一番。

众人:【呼喊,痛哭,良久】

我的儿年幼小遭此大难,无有娘又无父实实可怜。

有张骞出西域不畏艰险,花去了十四载返回长安。

今日金銮殿,哪家惹龙颜。

田千秋:【白】都尉,请了。

昭帝:【问】众卿家,意下如何?

长安盘踞在高台。

封霍光大将军紫绶金印,再封那金日磾车骑将军。

金日磾我进宝殿,恭问万岁圣驾安。

四人:【同喊】来呀——

减随从赴鸿门浑身是胆,施巧计约项伯从中周旋。

武帝:【白】常随,赐予白绫带下去。

左长随:【宣】万岁有旨,众位王侯,殿外朝贺,班房入席。

你就该回藩属享有禄俸,守封土抚黎民保国安宁。

二常随:【跪,白】万岁——

众人:【奔来,呼喊,良久】

【众人簇拥,二人同入龙位】

刘弗陵:【唱】

前击鼓后击鼓再叫再骂,骂死了老昏君省得麻达。

霍光:【呼喊】

霍光:【涕泣,抹泪】【唱】

燕王刘旦:【甩袖而去,欲就三号座,而广陵王刘胥已坐下了, 北京爱情故事台词:,就逼其让座】

霍光:【复奏】万岁——

刘弗陵:【忙上前搀扶】【父子同坐榻旁,帝抚其背】

众反兵:【白】禀千岁,来在城下。

众人:【忙起,搀扶,呼喊】

太子蒙难起巫蛊,多亏爱卿上奏疏。

二常随:【宣】万岁有旨,宣田千秋、霍光觐见。

贵支体广同姓匡扶大汉,再莫要争高低惹起事端。

做天子你就得乾纲独断,做天子你不能戏听谗言。

刘弗陵:【唱】

燕王刘旦:【问】城上你是何人?

右长随:【奏】启奏万岁,满朝文武,殿外候宣,已经多时。

昭帝:【白】众卿家——

武帝:【白】些许小疾,倒也无妨。

大小事由你们共同议定,寡人我只在那一旁倾听。

田千秋:【白】大将军请!

众卿家请不要见识太浅,他二人若需死怎到今天。

卿当学老周公赤诚一片,保幼主正律条国泰民安。

刘弗陵:【上】【唱】

武帝:【白】霍爱卿莫跪,平身。

宫女:【捧酒而上,先与武帝,次与皇妃,然后犯难】

田千秋坐长安只守不战,挂吊桥关城门免战高悬。

此乃正月上辛赐宗室朝诸侯之日,寡人设宴甘泉宫。

霍光:(红生)字子孟,骠骑将军去病异母弟也。光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以奉车都尉加封为大司马、大将军,受武帝遗诏,辅佐少主。

到时间再看谁为大,就不信败给碎崽娃。

【唱】

武帝:【良久方觉,咳,白】宣,文武臣觐见。

【复白】臣等既无材能术学,又无伐阅功劳。蒙万岁简擢出将入相,纵肝脑涂地难报万一!

武帝:【白】常随。

射熊高馆入天外,

霍光:【白】大丞相,请了。

四人:【谢恩,平身,就座,请安】

钩弋夫人:【惊匍,良久乃苏】【呼】万岁——

我死后埋在了茂陵祭奠,头枕西脚蹬东俯瞰长安。

燕王刘旦:【白】再探再报。

宫女:【上】【接过武帝酒杯,众人一同放下酒杯。钩弋夫人与燕王刘旦怒目相向,互不相让】

【汉昭帝同四龙套、四宫娥、四将士、二常随下,霍光等人留】

桑弘羊:(须生)行均输、平准之法,尽笼天下之货,卖贵买贱,以均民用,而利国家,率收国饶民足之效,以资武帝,得其亲信。以御史大夫,受遗诏辅政。运筹则桑弘羊,有功迹见述于世。

金日磾:【唱】

大丞相田千秋,为人敦厚,富有智谋。功德茂盛,蒸庶康宁。朕甚嘉之,擢封富民侯。

无嫡立长不立幼,怎辨贤愚本殊途。

昭帝:【白】霍卿家——

武帝:【唱】

常随:【双手捧着遗诏密函,上,立于龙案前方】

【唱】

老昏君我看你怎差人马,我看他有谁人来做应答。

让我再看儿一眼,纵然一死也不冤。

【启幕】

对先皇我不敢枉加评判,对万岁微臣我尽进忠言。

有本王在此间把马拦定,我看他有何人胆敢前行。

燕王刘旦:【白】诶呀!怎么来了一彪人马穿白戴孝!待我上前看过。

燕王行事太放荡,目无本宫藐君王。

武帝:【白】众卿家,寡人性命,只在旦夕。立储之事,不可不提。

我一听老昏君已将命送,不由得三王爷心事放轻。

直杀得匈奴贼不敢南看,赶鞑子直到那北海岸边。

武帝:【不悦】

霍光:【唱】

霍光:【问】不知万岁唤臣等到来有得何事?

霍子孟人敦厚行事检点,金日磾遇事情洞若观天。

曾内忧伤元气七国叛乱,又外患众胡儿屡屡犯边。

燕王刘旦:【挥刀便砍】

上官桀:(花脸)陇西上邽人也。武帝疾病,以霍光为大将军,太仆桀为左将军,皆受遗诏辅少主。

【一众同下】

自古山河改朝代,

先主爷在世时六合尽扫,建伟业开太平万世功劳。

众人:【对】理应当斩!

燕王刘旦:【白】老匹夫——

二长随:【宣】万岁有旨,宣宗亲、诸侯、满朝文武,依次觐见。

【落幕】【剧终】

武帝:【唱】

田千秋:【白】胆大的反贼,天子脚下岂容尔等撒野!

田千秋:【城上捧起天子符节】

众爱卿莫推脱勇挑重担,你念我古稀人风烛残年。

广陵王刘胥:【会意,忙白】孩儿也愿留长安与父皇承欢膝下、捧羹奉茶、射猎遛马。

武帝:【唱】

宫女:【争执愈烈,愈加犯难】

霍光:【白】万岁,请讲!

【唱】

霍光:【问】为何放慢?

【众人继续】

霍光:【允诺】

大司农桑弘羊,益国利民,运筹帷幄,民不益赋,天下用饶。朕甚嘉之,擢封御史大夫。

新帝立推恩德以本为务,古今义家国礼岂有他途。

燕王刘旦:【白】速快进城!

兵卒:【答】遵命。

燕王刘旦:【白】再叫再骂!

众反兵:【应】啊!

武帝:【白】奉车都尉霍光听命,朕封你大司马,带一帮人马稍事乔装轻车简从专抄小道随朕同去五柞宫,以备不虞,不得有误!

国家就需栋梁才。

殿宇恢弘知兴衰。

真乃是社稷臣忠心耿耿,句句话讲的是国计民生。

临行策文不敢忘,常仰召公拜甘棠。

征四夷振国威挥戈百万,才使得大汉朝四海平安。

满天下有多少骨肉离散,做君王把黎民要记心间。

左长随:【宣】万岁有旨,满朝文武,殿外朝贺,廊下入席。

武帝:【倾倒,昏厥】

第二场  密谋

田千秋:【白】我乃汉大丞相田千秋,你是何人?

探马:【白】天子銮驾,返回长安。

圣上患病多凶险,不由叫人心自参。

两个孽子偏学坏,金殿谋逆太不该。

高祖创业多艰险,传到今日百余年。

【念】

武帝:【良久,乃苏】【白】众卿听封!

【四兵卒引武帝弗陵霍光披斗篷,骑快马,依次上】

武帝:【忙止,白】且慢,传更衣!

武帝:【唱】

张汤臣明赏罚编定法典,虽严酷却也是为官清廉。

众人:【叩拜,白】万岁恩宽!【起】

受王封屯汉中凭借天险,兵稍息民暂歇一隅偏安。

场景:【外景:长安城,设城楼, 剧本的写法:,城门紧闭】

武帝:【抚其背,继续唱】

(武帝每年正月上辛即正月十五夜在甘泉宫祭祀“太一”)

尔等将话讲当面,居心叵测已昭然。

骂一声反叛贼尔好大胆,无君父灭人伦欺了苍天。

田千秋:【接着唱】

燕王刘旦:【白】速快攻打!

千思万想无限哀。

如果我有异心定遭天报,臣死后灭九族同奔阴曹。

二常随:【宣】万岁有旨,早朝已毕,起驾回宫——

武帝:【白】不必拘礼,殿外朝贺,廊下入席。

刘弗陵:【白】少皇子刘弗陵。

从今后请你们行止检点,未放赦勿来朝永守属藩。

武帝:【白】是我昨夜晚上忽然想起我朝一些往事,想与各位讲说一遍。

武帝:【转身掩面,抓住桌案,勉强立住】

广陵王刘胥:【白】广陵王刘胥,

亲骨肉自然是割舍不断,咱三人本都是同根相连。

霍光:【白】正是,万岁。

留与了新天子自己决断,看一看他怎样理政掌权。

岸上就是望仙台。

我主突然把病患,倒叫微臣泪涟涟。

新主年幼母尚健,日后必然起祸端。

唯恐山河重裂土,挂念汉祚万万秋。

谁与我儿相依伴?谁与我儿保江山?

武帝:【问】何不进来?

我一生功与过自有论断,人在做天在看何需多言。

从此后息干戈国政内敛,知时要务根本恢复农田。

上官桀:【唱】

怎解寡人愁云开。

齐:【白】皇兄请讲。

【唱】

二常随:【宣】万岁有旨——

杀向长安抢前道,打进皇宫坐当朝。

众:【恐,皆跪】

实想着国祚长传千传万,传与我到今日一百余年。

燕王刘旦:【白】燕王刘旦,

众人:【推辞】

万岁爷呀你且慢,万岁爷呀我的天!

武帝:【唱】

父皇对我千秋爱,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

武帝:【白】霍子孟——

众人:【白】那是天子的家事,臣等不敢参言!

武帝:【踉跄,拭泪,转身,归位】【白】宣田千秋、霍光觐见。

【二将士搀扶田千秋,二将士押着二贼,众人同下】

多少事我无法一一去办,留与了众卿家共同分担。

【众人涉水】

钩弋夫人:(花旦)孝武钩弋赵婕妤,昭帝母也,家在河间。钩弋从幸甘泉,有过见谴,以死。

燕王刘旦:【白】聚齐了好。老昏君已回到长安,你我兵发长安!

【唱】

我取尔项上头何需久等,挥起刀往下砍奔尔天灵。

拜罢文臣拜武将,转面再叫卿霍光。

桑弘羊:【唱】

猛然间撒手去龙驾西导,上官桀在朝堂细看端苗。

广陵王刘胥:【生气的离开,坐于四号座】

寡人有心来动怒,不忍轻易论征诛。

在我手若宗亲枝折根断,百年后何面目去见祖先。

家国一理要和睦,大事化小一笔勾。

战车师破楼兰直袭大宛,伐匈奴征漠北屯兵阴山。

我二人定计在廊下,叹一声父皇眼昏花。

大将军霍光,宿卫忠正,勤勉国事。受襁褓之托,任汉室之寄。匡社稷,安天下。朕甚嘉之,擢封博陆侯。

右长随:【奏】启奏万岁,众位王侯,殿外候宣,已经多时。

武帝:【白】不必多言,带下去吧。

【四将士、刘弗陵、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披麻素骑马同上(霍光抱宝剑,金日磾执长枪、上官桀握双鞭)】

【霍光、田千秋、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同上,寒暄,谦让】

【众人礼拜,昭帝、霍光前,四人后,起】

寡人把文武臣细说一遍,一个个奇男子万古流传。

四人:【礼让,进殿,跪拜,山呼】

【四反兵引燕王刘旦手擎大刀、广陵王刘胥腰插双锤骑马同上】

【唱】

常随:【白】遵命。

有先皇临命终立下遗诏,他叫你辅寡人鼎立当朝。

众人:【跪拜、山呼】臣等恭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爷呀你睁眼,万岁爷呀听我言。

皇子、皇妃:【向武帝敬酒】

霍光:【城下捧起天子宝剑】

【四龙套、四宫娥、四将士、二常随引汉昭帝上】

【上官桀谢恩,常随加冠带】

父皇莫要怪我母,她是为儿来担忧。

先皇爷正盛年他把驾晏,他托付寡人我执掌江山。

刘弗陵:【下拜,问】父皇龙体驾安否?

昭帝:【白】霍卿家,莫需多言。

诛杀功臣太独断,临朝称制汉祚偏。

武帝:【看于眼中,气于心中,忍于胸中,强不作声】

大小儿郎一声叫,兵发长安动枪刀。

从今后保社稷披肝沥胆,霍光我做牛马死也心甘。

今朝留你是祸患,来日定会欺皇天。

众将士:【禀】大将军,前方一彪人马。

广陵王刘胥:【亦争长幼之序】

打断了老儿的春秋大梦,定叫你黄泉路大放悲声。

燕王刘旦:【唱】

刘弗陵:【于门外示意常随过来】

又扶了你的儿继承大统,分明是菜花蛇冒充真龙。

汉武帝:(老生)汉世宗孝武皇帝,西汉第七位皇帝。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民,虽诗书所称,何有加焉。

广陵王刘胥:【拂袖】【白】你就去了罢。

田千秋、霍光:【拜谢,起,白】谢万岁!

众人:【跪拜,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物是人非泪两腮。

二常随:【白】遵命。【起,取白绫,拖钩弋,钩弋呼,一同下】

田千秋:【急忙出城,迎接,问讯,痛哭不已】

常随:【白】回万岁,正是。

今见得吾的主虽然年幼,正朝纲树恩威少年丈夫。

但将舞袖起,化作彩云飞。

武帝:【白】常随,传酒饮宴。

万岁爷雄才略世所罕见,微臣等又怎敢揣测二三。

二常随:【宣】万岁有旨,文武臣觐见。

霍光低头进宝殿,恭问万岁圣驾安。

昭帝: 【出龙位,引霍光,白】霍卿家——

钩弋夫人:【应】万岁,臣妾知罪,臣妾不敢。【跪而不起】

武帝:【白】赐你无罪,平身。

父皇心中有苦楚,只是强压在咽喉。

我弟兄二人坐天下,我弟兄二人掌国家。

昔日盛景今犹在,

轻赋税薄徭役息民怒怨,察民情知民苦减民负担。

先主爷他把那龙驾晏了,他传位小幼主坐镇当朝。

刘弗陵:【起,白】谢过父皇。

武帝:【复苏】【唱】

行赏罚论征诛悉听君便,你如同寡人我金口玉言。

【四反兵引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又上】

刘弗陵:【白】父皇,歇缓歇缓。

常随:【应】遵命!【下】

只要尔等把爷保,与尔封官穿蟒袍。

一言能使寡人悟,此等大功足千秋。

我儿免礼莫下拜,快到为父近前来。

十六岁年纪幼袭蹬大典,庚子年即龙位坐卧不安。

霍光:【叩拜,白】万岁恩宽——【起,坐】

星汉共紫微,万民仰光辉。

车骑将军金日磾,笃敬寐主,忠信自著。功勒上将,世名忠孝。朕甚嘉之,擢封秺(dù)侯。

款款出金闱,盈盈在紫微。

【唱】

一根骨头可寸断,一丝筋肉却相连。

霍卿家霍子孟接过宝剑,怀抱上天子剑站立朝班。

广陵王刘胥:(花脸)武帝四子,燕王旦同母弟。身材高大,体魄壮健,喜好游乐,力能扛鼎,行无法度,参与造反。

世间难断是家务,何必争执不肯休。

上官桀左将军三辅守镇,桑弘羊大司农九卿之尊。

耳畔忽听天子唤,跟随众人面天颜。

钩弋夫人:【唱】

众反兵:【应】啊!

【四龙套外围、四宫娥、二常与武帝更朝服,后四龙套四宫娥下】

场景:【内景:五柞宫寝殿,龙榻,四椅。武帝卧病龙榻,二常随侍立】

四人:【同喊】杀——

保驾护主莫慢待,

武帝:【白】些许小疾,倒也无妨。

众反兵:【继续叫骂】

【落幕】

钩弋夫人:【护住刘弗陵】

金日磾(jin mì dī):(花脸)字翁叔,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也。入汉后,侍从武帝尽职,得武帝亲信,赐姓金,与霍光等同受遗诏辅少主。

武帝: 【引子】功安黎民志安邦,方可无愧为帝王。

广陵王刘胥:【摩拳擦掌】【唱】

众卿家尽都是忠心赤胆,我托孤与众卿五柞宫前。

武帝:【终未醒】

听罢言来气炸胆,雷霆万钧动怒颜。

悉尔心诚尔念宗庙祭奠,勿背德莫构怨同敬祖先。

在当初继大统夙夜忧叹,丛少壮一霎时两鬓斑斑。

武帝:【唱】

上官桀:【接着唱】

刘弗陵:【对母亲】【唱】

广陵王刘胥:【白】好,为弟正有此意。

我父皇晏龙驾实觉太早,把江山和朝廊与我移交。

场景:【内景:未央宫前殿即金銮殿。内龙案二龙椅,外四椅】

甘泉台阁切绛河,半含烟雾郁嵯峨。

【霍光居中田千秋次之金日磾再次上官桀再后桑弘羊最后】

燕王刘旦:【白】事不宜迟,你我抓紧行动。

昭帝:【问】以众卿之见。

【众人相互辞让后, 古装搞笑电影:,依次下】

高祖爷心不忍生灵涂炭,斩白蛇举义旗芒砀山前。

田千秋:【问】哎呀千岁,万岁命你等速回封地,你们为何返回长安?

本宫打坐金殿上,岂容竖子乱猖狂。

武帝:【哼一声】【白】先与我儿弗陵。

燕王刘旦:(毛净)武帝三子,为李姬所生。博学多才,能言善辩,喜好招揽游侠武士,然素骄纵,诪张不服。及卫太子败,齐怀王又薨,旦自以次第当立,求入宿卫。上怒,削良乡、安次、文安三县。帝由是恶旦,后遂立少子,趁机谋反。

广陵王刘胥:【白】老匹夫,什么天子符节不天子符节?就是老昏君在此又能怎样?爷连他一并拿下!

田千秋:【白】臣,遵命。【请符节,拜,起】

臣辅政保社稷绝不叛道,为国家我不怕额烂头焦。

一见我儿心乐坏,恰似骄阳驱雾霾。

天意不可窥,重在树德威。

【霍光谢恩,常随加冠带】

常随:【白】回万岁,少皇子怕打扰圣上。

仙泽浩瀚大如海,

川原如盘水如带,

二常随:【叹惋,拭泪,同上】

刘弗陵:【唱】

做天子你不能心慈手软,做天子你就得恩威相连。

儿是娘的心头肉,怎不为儿加忧愁。

【田千秋谢恩,常随加冠带】

胸中怒火今犹在,卧病一月血气衰。

刘弗陵:【对二位兄长】【唱】

场景:【内景:泰时殿,甘泉宫正殿一如后世所言之金銮殿。内龙案龙椅,外四椅】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五柞, 托孤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