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伽蓝雨下载:还是他们任性之后的必然结局?我真的不清楚

2019-07-12 12:04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宁静远(转过头来看向闻倾雪,那一瞬的她似乎不存在任何颓废,神采奕奕):“但我不会接着错下去,一个男的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一个女生跑了上来,看到了蹲着的宁静远,她来到她的身边,用手抚摸着她的发丝。

楚瀮怒道:“滚开,没空理你。”

叶染秋(握住宁静远的手):“怎么不行,只要想做,努力去做,就一定能行的。”

宁静远没有说话,低着头,双手慢慢抱着头,露出悲伤的表情。

谭诚:“唉,那是我的球。”(于是追着他跑)

道具:一张桌子,三张凳子,一杯水,一本书。

宁静远(从远处跑过来,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我们今天去哪玩呀?”

(内心独白:“是啊!我这样能怨谁呢?我这样到底是在干嘛啊呢?”)

叶染秋:“对,我们一起努力,成为女学霸,气死他。”

谭诚(愣了一下,接着一拳打在他的肩膀):“分手分手了,有什么大不了,走,哥请你去来一发。”

(此时,叶染秋因担心宁静远,拿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正好将那话听得一直不漏,走了进来,将水杯放在桌上。)

第一幕:人物:宁静远,楚瀮,叶染秋,谭诚

楚瀮(站了起来,复杂的眼色):“分手对她更好,不是吗?”(接着没有理会,就这么走了。)

叶染秋鼓励的看着她:“谁说不行的,你记得在刚到学校时说的话吗?”

闻倾雪(呲笑一声,指着宁静远的头):“就她这样还需要我来落井下石吗?姐姐就是看不惯她那副没了男朋友就活不下的样子,一个男的有必要把自己搞成这样吗?”

宁静远(明媚的笑容渐渐褪去,深深的看着他,眼中有着亮光,闭上眼睛。):“为,为...”(话终是没有说出,眼泪再也没办法控制,如泉水般涌了出来,眼中有过不舍却坚定的点头,似乎是在告知他又在鼓励自己。):“好。”

(宁静远还是有些犹豫,看向一旁的闻倾雪,闻倾雪翻翻白眼。)

宁静远:“我说:我一定要成为经贸系最大的学霸,拿到最高的奖学金。可是,现在的我还能做到吗?”

(独白:大学的爱情是美好而充满诱惑的,一旦不慎则容易深陷,只有树立正确的爱情观,才不至于伤人伤己,这些大学生的爱情又是如何的呢?)

叶染秋(轻声说道):“静远,你怎么呢?”

(宁静远内心独白:为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是因为他总是打游戏而忽略她后的不断争吵,还是他们任性之后的必然结局?我真的不清楚,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们真的已经结束了,就这样吧,这样的话,就不用这么累了。)

宁静远(被书砸个正着,一张憔悴的脸瞪着她,在听完闻倾雪的话之后,愣住了,抿抿唇,)

(这时,广播中传来优美的声音:接下来这篇是由宁静远同学发表的文章,宁静远同学是我班上一名传奇的女生, 伤一次疼一辈子:,半年时间里从默默无闻发奋图强成为经贸系中名副其实的女学霸一枚,还真是崇拜她呢。好了,不再多说,我们来欣赏下宁静远同学优美的文字吧。)

叶染秋:“你别乱说,她都这样了你需要这样落井下石吗?”

宁静远(站了起来,还拉着坐着的叶染秋和闻倾雪):“嗯,我不要这么颓废, 给力dj:,我要努力起来,完成我的目标。”

(三人对视一眼,都噗的笑了起来。)

谭诚(用力的推开他):“你发什么疯啊?”

楚瀮低低的道:“没什么,不过是分手罢了。”

谭诚:“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大家都等着你打球讷。”

道具:一根烟,一张纸

楚瀮(听了下来):“你才有病,爱情不是困住她,而是放开她,让她飞的更高。”(接着鄙视的看他)“跟你说你也不懂,不是说要打球吗?”(接着抢了谭诚手中的球跑掉了。)

(叶染秋在闻倾雪想说话的时候扯了她一下,闻倾雪扯了扯嘴角还是没有将打击的话说出。)

宁静远点头:“再见。”(接着与他错身而过,两人各自往一个方向走开,步伐不快,很慢,很轻的脚步声,却让对方能清楚的听清,似乎都在等待,可都不愿低头,不愿开口,最终只能感受着对方离开自己的世界中。)

 

闻倾雪(又露出讽刺的笑容,还不客气的嘲笑。):“就她天天逃课的人,还想考场得意。”

第三幕:人物:楚瀮,谭诚。

谭诚:“你不会还喜欢宁静远吧?(看到楚瀮没有否认后,更是惊讶)既然喜欢为什么要和她分手啊?”

(宁静远迷茫的看着她,刚来时说的话?)

叶染秋温柔的道:“我们回去吧。”(接着叶染秋扶着宁静远走了出去。)

宁静远虚弱的勉强的笑了笑:“不可能了,对那些专业知识没有听讲自己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什么用,还弄得自己白天一点精神都没有。”

(独白:爱情不是捆绑,放手也许会更好,爱情不是唯一, 春晚语言类节目一审:,放下会发现更多的美好,爱情不该是伤害,爱情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二幕完。

道具:一排椅子。

谭诚:“你这怎么呢?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这是打副本有失败了?“

宁静远(抬起头,露出红红的眼睛,看到她后扑倒她的身上):“我们分手了。”

闻倾雪:“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行,但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样的你是一定不会成功的。”

叶染秋还想再为宁静远辩驳几句,宁静远带着沙哑的声音道:“染秋,她说的没错,是我自己太没用了。”

楚瀮(手中夹着一根烟,烟雾弥漫,看不清他的神色努力勾起嘴角却依旧无法露出笑容,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我们,我们分手吧!”

谭诚(追了上去):“你有病吧?”

(时间已然过去将近半年,楚瀮一人坐在走道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手指,不知是在等待着什么,这时谭诚拿着一个篮球边打边走过来。)

楚瀮(凝视着宁静远,微微偏过头去。):“对不起,还有再见。”

(叶染秋见她不愿多说也不比她,只是抱着她的头,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

而在另一边,与宁静远分手的楚瀮,烟雾总是迷雾弥漫在他的身边,与此同时他的狐朋狗友谭诚来到他的边上。

楚瀮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驳,低着头跟着谭诚并肩走。

第二幕:人物:宁静远,叶染秋,闻倾雪。

(寝室中,宁静远一人趴在桌子上,这时一个女生拿着本书走了进来,这是宁静远的室友,闻倾雪。)

叶染秋(惊讶的看着她,扶着她的肩膀站起来):“为什么呢?”

(独白:分手之后的宁静远接受不了原本生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唯一已经远离,她伤心,难过,颓废,不愿面对事实,独自沉醉在自己的悲伤中,逃避所有的一切。)

闻倾雪(看到宁静远这副要死要活的模样,怒其不争,把手中的书本就这么砸向她。):“宁静远,你有病吧,当初恩爱的时候,为他逃课,为他晚归,为了他你连寝室的一切活动都不理不睬的,现在被甩了,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这叫活该。”

叶染秋(瞪了闻倾雪一眼, 德德玛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转头对宁静远道):“别听她的,你以前不是每天半夜三更都复习吗?只要现在努力绝对能赶上去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分手, 爱情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