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吕雯图片:我是来告诉老嫂子"铁栓的对象有着落啦" 兰菊:(开心一笑)妹子

2019-11-08 18:37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阿风:干啥活,有啊
    赵老根,兰菊,金栓,银栓坐在屋里的方桌周围吃饭

    我将在岁月里陪着你一起慢慢变老
    时间:晚上
    地点:赵老根家




    铁栓:好的,我这就去
    地:赵老根夫妻出钱为银栓新盖的3间瓦房,一个杂院,房间内有桌子,有凳子,有暖壶,有水杯等

    秀玲:老嫂子,你咋不抓紧时间给铁栓娶个媳妇,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人:赵老根,兰菊,金栓,铁栓,阿芬
    人:铁栓,兰菊,老根,金栓
    时:当日傍晚
    人:兰菊,秀玲
    赵老根被老伴这么一埋怨,睁开眼,望凳子旁边挪了挪屁股,伸手拉肩膀上兰菊的手,关心的问:老婆子,先坐下,啥事能把你愁成那样
    兰菊,老根,银栓    跟随着
    时间:同上
    兰菊:(从旁边拿出一条绳子挂在梁上)好你个死老头子,你不管是不是,与其这样看到他们兄弟自相残杀,我还不如上吊死了好
    铁栓:爹,您又为啥训我哥啊     我哥又咋得罪你了


    不让你孤单
    时间:晚上


    铁栓答应了一声好,急急忙忙进屋



    铁栓:好,我马上去
    兰菊:你个死老头子,都啥时候了,你还有闲心思吸旱烟

    兰菊叹了口气,道:你说银栓铁栓谁能和阿风喜接连理,眼看都老大不小了,想起来就让人心神不宁




    阿风:(咬牙切齿)铁栓,你好狠的心,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兰菊端着一盆脏兮兮的衣服,在附近的路上望河边走,喃喃道:铁栓啊铁栓,妈现在都60岁的人了,真不知道还能为你洗几年衣服,老天爷,求求你一定保佑我多活几年,让我能看着他结婚生子呀,否则我闭不上眼那,唉



    赵老根:兄弟两不就疯疯闹闹,有啥大不了的

    时间:同上





    铁栓:妈,您怎么了
    时间:同上
    地:兰家庄兰四海家(小诊所)      赵家庄村五里外的一个小村子


    谨以此送给我心目中最完美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阿风
    人:银栓,阿风,铁栓


    银栓:(惊讶的一高蹦起,然后抱着阿风转圈)阿风,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我太高兴了

    阿风爹:我同意,正好凑在一起热闹热闹



    银栓(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阿风):这是我绞尽脑汁琢磨了三天三夜为你写的

    赵老根:铁栓呢

    阿芬:大兰子乖,大兰子乖,大兰子,让妈亲一口
    赵老根:人阿风不是喜欢铁栓么,那我们何不顺水推舟
    题目:我的爱人

    阿芬坐在灶前的小凳子上,用烧火棍闲情雅致的扒拉着锅底的草


    阿风打开纸
    不让你伤心
    金栓:(从荷包拿出钱)大夫要不赔你点钱吧
    秀玲:(嗔怪)死样,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单恋一枝梅
    兰菊:(开心一笑)妹子,你真当事办,是那家姑娘啊
    人:银栓,阿风
    秀玲:娘,俺村有个老太太,让我给他儿子介绍个媳妇,你看看咱村还有谁家姑娘没婆家
    兰菊:(看向银栓)大兄弟,这事做不了主,你得和他商量

    话音刚落,铁栓推着自行车从屋外走进院子,兰菊急切的迎上前,关心的问:大兰没事吧,咋你一个人回来了,你哥你嫂呢
    林老汉坐在院子里吸旱烟,冬梅在洗衣服,秀玲和她娘就从外面进来了


    金栓见银栓猴急的样子,插话道:既然这样,我看结婚日子要不就定在娘生日那天,那样不就双喜临门,两全其美
    地点:老根家
    金栓:爹娘都在家呢

    我的爱人在那里
    母女坐在炕上聊天
    兰菊:老头子,你说秀玲能为铁栓找到老婆吗

    兰四海(板着脸埋怨):我说孩子没事吧,看你们来的时候着急摸火的样子,把俺家门槛都踩坏了
    赵老根与兰菊仍继续聊着,金栓提留着一篮子鸡蛋走进院子
    阿芬:夫妻本是同林鸟,用的着你谦我让么,哎!今天多亏娘老人家能急中生智,不然我们两个马大哈能带大兰到那看病
    阿风爹:啥不我懂,你说人银栓一个人住着爹妈盖的窗明几净的新瓦房,你不去找他,你偏去找铁栓,你看看铁栓,跟他爹妈住在一起不说,还是个破草房,哼!这还不算,就他娘那个絮叨脾气,你嫁给他, 刘小光小品全集:,你就使劲吃夹板气吧,你呀,真是一根筋
    阿凤爹:一个闲贫爱福的的农家老大爷

    第十四场
    话音刚落,阿风一蹦一跳的来到院子
    兰四海在拔针,阿芬站在旁边,金栓铁栓坐在门口的长木椅子上
    金栓:善良的农村青年,赵老根大儿子
    金栓:妈,再有五天就是您的60大寿,我和阿芬想好好的为你庆祝庆祝


    兰菊:这孩子,咋又装神弄鬼,莫不是脑袋进水了吧
    我的爱人在那里


    人:赵老根,兰菊,金栓,银栓,铁栓,阿芬, 精舞门1电影:,阿风,阿风爹,大兰,一些邻居

    人:赵老根,兰菊,金栓,银栓,铁栓,阿风爹

    银栓:你自己心知肚明就行了,叨叨啥呀,去一边起,当心我揍你
    金栓坐在方凳上,聚精会神的观望着箩筐里的鸡蛋哭笑不得








    铁栓:为我啥?


    地点:老根家
    地点:金栓家


    铁栓银栓急急忙忙跑出,来到兰菊身边
    人:铁栓,阿风,


    阿芬:对呀今天是25号,怎么了

    时间:当日快中午


    兰菊:那就多谢妹子,等事成之后我给你送个大猪头


    第十三场



    金栓:老婆言之有理,老公对你是心服口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阿风:好啦,我走啦,希望你能振作起来,早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完美新娘

    银栓:三弟,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的心里只有阿风,倘若这辈子不能跟她一起长相厮守,我真不知道我将如何苟延残喘下去



    金栓:再过几天就是咱娘的60岁大寿,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在咱家多做些好菜为她庆祝庆祝
    第二十八场
    银栓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喝闷酒,阿风来到屋外




    时间:同上

    兰菊不好意思的看向阿风爹,道:大兄弟,你说呢
    阿风:爹,您不懂,你就别说了

    人:阿风与阿风爹,秀玲
    阿风:铁栓,铁栓
    时间:同上
    银栓:(不耐烦)哎呀,爹,求您就别管了,我真没事


    阿芬:要不你给咱爹咱娘送去些,否则到时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那就太不划算了
    第四场


    阿芬:这还商量啥,人这一辈子,只有1个六十大寿,我当然是举双手无条件赞成
    银栓心里本身就不舒坦,再被老根这么一刺激,内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赵老汉:你呀,成天就知道瞎操心


    老伴兰菊愁眉苦脸的走进房间,来到赵老根身后,边为老根捏肩膀边埋怨道:都啥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唱吕剧
    阿芬:(看了大兰一眼,急忙捂着金栓嘴,害羞地)瞧你那口无遮拦的的样子,也不怕让人听见笑话你

    梦中里
    赵老根翘着二郎腿坐在家中的长木方凳子上,旁边的四腿方桌上摆放着长杆旱烟袋与酒盅与酒壶等
    秀玲:(看了一眼阿风爹)找你干点小活,你有空没
    第二十七场

    地:赵家村外的一条小河边
    第九场


    地:阿风家




    赵老根:(回到座位坐下)你们哥两正好都在,今天你们俩就当着你娘跟我的面,坦诚不公的好好的说说道道
    阿风拉银栓起来,道:银栓,银栓啊,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呢,你明知道我心里只喜欢铁栓,可你为啥还要横刀夺爱,要知道铁栓可是你的亲弟弟啊
    阿风:银栓,谢谢你这么多年一如既往的喜欢我,我决定以后跟你好好交往
    人:兰菊,铁栓,赵老根
    铁栓:百分百的心里话,倘若有半分虚假,我情愿让雷劈死


    兰菊:是风丫头来啦,他好像在银栓家看新房子,要不你去那看看
    金栓:谢谢老婆大人










    时间:同上


    时间:一年后


    铁栓:我知道,你放心,这辈子我对阿风半点意思都没有
    第二十九场
    我将问自己




一个败家子,渴望带着母亲过上好日子

    阿风转身走了
    阿芬:姐,你让我来干啥活呀


    金栓(将鸡蛋拾到篮子里):老婆你真善解人意老婆你真通情达理,我代含辛茹苦抚养俺长大的爹妈向你说声谢谢


    秀玲知趣的望外走
    人:兰菊,赵老根

    其他人物:林老汉,秀玲娘等

    兰菊:真的啊?那我先替铁栓谢谢你,等事成了,我给你送个大猪头

    地点:赵家村一个新盖的的3间小瓦房 ,有个小院子
    阿风:即便我答应你,可你真的只想要一个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女人吗

    时间:中午

    我将大声说我爱你
    人:铁栓,冬梅,林老汉夫妻,秀玲
    铁栓:赵老根的3 儿子

    铁栓:爹,我根本就不喜欢她,纯粹是阿风一厢情愿死皮赖脸

    地点:一条小河边



    人:金栓,阿芬,大兰


    赵老根:你们娘两墨迹啥,还不快点开饭,难道你们要饿死我
    赵老根:妹子,坐吧,你来有事吗

    老根一家人正围在餐桌边吃饭,阿风爹大大咧咧的走进屋
    阿芬坐在方桌边,金栓为阿芬捶背,金栓好像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似的  道:老婆,今天是不是25号
    秀玲:我看中,走,我们现在去问问
    银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兰菊:(摸了一下铁栓额头)这孩子不发烧,怎么就胡说八道呢



    地点:金栓家,一个新盖的3间瓦房

    第七场

    银栓:三弟,你知道我为啥让你来吗


    林老汉站起身:秀玲娘,你们母女来我家有事啊
    金栓:笑话啥,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
    人:阿芬,金栓,大兰

    银栓:阿风,你放心,我一定抓紧时间跟爹娘商量


    人:阿芬,阿芬女儿大兰(生麻疹刚断奶的婴儿)

    第二十三场
    阿风:谢谢婶,那我去看看



    第六场
    铁栓走进院子,隔墙有耳,碰巧听到,转身撒腿马不停蹄的就望家走

    阿芬抱着大兰冲进院子,喊着:金栓,金栓
    银栓:阿风你到底要我怎样做你才能喜欢我,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的心里只有你,无论白天黑天,无论酸甜苦辣,只要一想到你,我的心里就会然起熊熊的烈火,求求你就别再折磨我好吗
    第十七场
    地:秀玲家,一个4个房间带着大杂院的农家小院


    兰菊不经意转头看见       金栓从外面进来
    阿风爹:唉!儿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那我现在就去
    秀玲:大哥你好福气


    银栓一提到阿风就眼前一亮,喃喃道:爹,这辈子要是不能娶阿风,你就等着我打一辈子光棍吧
    银栓如同窝囊废般的双手抱头蹲地,撕扯着头发
    赵老根坐在凳子上吸旱烟
    银栓从炕上下来
    人物:赵老根,兰菊,金栓,阿风
    阿芬:金栓妻子,通情达理的贤妻良母
    地点:林老汉家


    第十六场




    我的爱人在那里


    兰菊:大兄弟,你咋来了?



    银栓:(不耐烦)娘,我没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出场主要人物及特点
    时间:同上
    地点:赵老根家

    地点:银栓家
    赵老根:两个兔崽子,你们都给我出来,你娘上吊了


    地点:赵老汉家


    兰菊:阿芬这丫头就是孝顺,金栓啊,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啊
    阿风忍不住笑了

    第二十四场
    秀玲:走,去了你就知道了
    铁栓:妈这能成吗,可别--
    时间:傍晚


    出场人物:赵老根,兰菊



    第五场
    第二十六场








    #兰菊眼前浮现这样的一幕:在一条乡间小路上,兰菊端着一盆洗好的衣服望家走,走到拐角处,看到秀玲抱着孩子走过来
    干柴烈火的钻进被窝,两个人发生了男女关系
    第十场
    坐在门口的金栓铁栓站起身子
    生麻疹的大兰躺在家中的热炕上嗷傲的大哭,阿芬刚从茅房解完手边提留着裤子望屋里走,阿芬进屋上炕抱起大兰
    人:银栓,铁栓
    兰菊一见金栓就心喜欢,道:栓子,你咋来了
    话音刚落,秀玲从外面进来     道:大叔,啥半吊子


    银栓:赵老根二儿子,爱喝闷酒

    人:兰四海,金栓,铁栓,阿芬,大兰





    兰菊为赵老根捶背,银栓眼角带泪(眼泪没有擦干净)的走进房间,兰菊转头看,这就看到银栓眼角有泪

    地点:秀玲二大爷林老汉家

    兰菊:那好,下个礼拜天你带我和铁栓一起去看看


    赵老根磕了磕旱烟袋,瞥了一眼银栓,道:你问他,我跟你娘活的好好的,他哭丧个脸回来了,我跟你娘好心好意关心他,他竟狼心狗肺说我胡搅蛮缠,我这不是拿着热脸去贴冷屁股,哎呀!气死我了
    人:林老汉,冬梅,秀玲,秀玲娘






    时间:同上
    第十五场
    秀玲走进来


    阿芬:大兰起麻疹了









    刚想亲,这一下看见:大兰生麻疹了


    老根坐在炕上等着吃饭
    兰菊:(拍着胸脯)你就放心吧,那次秀玲儿子生麻疹就是在那里针好的


    完结版,请关注下部,小姑出现,她会带来什么,请看〈可怜天下父母心第二部续集)
    时间:同上
    阿风: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了
    第十二场



    地点:赵家村的一个不是很新的农家小院屋外有棵老梧桐树,屋内有木凳子,4腿方桌,酒壶,酒盅,长杆旱烟袋,木柜子等
    林老汉:行,那我就给你做主了
    铁栓:哎呀,双喜临门
    赵老根兰菊阿风爹并坐着,银栓阿风喜气洋洋站在他们面前,金栓主持仪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步入洞房--
    地点:银栓家


    秀玲:中,明天俺回娘家帮你打听你一下


    人:兰菊,赵老根,银栓,铁栓





    兰菊:铁栓,你快骑车追你大哥大嫂,让他们带着大兰去兰家庄找兰四海大夫针灸几下就好了


    铁栓推出自行车就追
    地点:秀玲娘家
    阿风:银栓,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可是爱情这东西有时真的很奇妙,有时连我自己都搞不懂——我咋就会对铁栓死心塌地,我也求求你别再纠缠我好吗,否则,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铁栓冬梅举行了婚礼,一家人合影


    人:兰菊,赵老根,秀玲
    银栓:铁栓回家吃饭去了,阿风你进来坐

    兰四海:算了算了,出门在外不容易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那

    时间:五天后

    时间:同上
    兰菊:妹子,要不你给他介绍一个
    赵老根: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我们还是别咸吃萝卜淡操心,再说,人金栓不是挺好滴嘛
    金栓听到阿芬叫他,急忙放下碗筷,冲出屋外

    银栓:(大声)爹,求你别胡搅蛮缠行不行啊
    金栓:娘我懂
    林老汉:冬梅,你看人家怎样

    兰菊:铁栓,你二哥好久没在家吃饭,你去叫他回来吃饭。
    下炕,鞋子都顾不上穿,抱着大兰就望屋子外面跑

    银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人:阿芬,金栓,大兰 (一个断了奶的小女孩)
    不让我后悔
    人:阿风,银栓
    银栓的眼泪情不自禁的留下来,内心却意志坚定的道:阿风,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早晚有一天我会俘获你的芳心让你成为我的完美新娘
    赵老根: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怎么管啊

    秀玲:是我本家的一个小姑,人长的挺善良的还老实能干活
    兰菊:妹子,对方说好啥时看了吗
    阿风爹在炕上吸着旱烟袋,阿风在炕前穿鞋
    银栓等阿风看完,拉着阿风的手,单腿跪地, 大声道:阿风,我爱你
    阿风爹:半吊子呀

    地点:老老根家
    银栓:打你怎么了,看你还敢和我争女人不#
    人:秀玲,阿风,银栓


    兰菊接过车子,道:那就好,快进屋去劝劝你爹,你爹在骂你二哥呢









    人:全剧演员
    银栓:(擦了擦眼泪一言难尽,苦不堪言啊,生不如死呀
    第十八场

    银栓:这,这
    大风爹看了一眼铁栓,犹犹豫豫断断续续道:俺家阿风看上你家银栓,俺来给她提亲

    铁栓:二哥,你让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难道你让我把心掏子都掏出来给你看吗,还有,二哥,我一直记得,10岁那年,我一个人饿昏在山沟里,是你把我扛回家救活的
    兰菊:(一边摸泪)不操心行吗?毕竟他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时间:同上
    时间:同上

    银栓:好兄弟,别说那些没用的,不是哥不相信你,只是你一天没和阿风彻底摊牌,哥这心里就七上八下没着没落的



    阿风:银栓你怎么在这




    兰菊:(埋怨,用手戳老根额头)你说普天之下还有你这样当爹的吗,你说铁栓银栓就不是你的孩子, 赵本山小品剧本:,你怎么就不管管
    金栓:(唉声叹气)这么多鸡蛋啥时能一扫而光,真让人难以取舍

    阿风:本村的一位农家姑娘,与银栓铁栓一起长大
    人:阿风,阿风爹
    阿风:是啥呀,这么神神秘秘的

    地点:阿风家




    不让我放弃

    金栓走出院子,谨小慎微的将鸡蛋篮子挂在自行车上,推着自行车出门

    还没进门,就吆喝:铁栓,铁栓

    铁栓:(气愤不已,一把将阿风推个趔趄)阿风,我对你半点感觉都没有,我们在一起不适合,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二哥一如既往的喜欢你,你咋就不能接受他,再说,你总不想看着我们兄弟两为弄的你反目成仇吧






    金栓推自行车,阿芬抱着大兰坐上车后座,金栓骑上车载着阿芬望外走,兰菊愣神了


    兰菊做好了晚饭,铁栓从屋子外刚进院子
    阿风:明知故问

    秀玲:下个礼拜天
    赵老汉:是铁栓看对象又不是你,你去得瑟个啥啊
    阿风:爹,我想好了,我打算嫁给银栓,你是不是抽空找老根大爷商量商量

    赵老汉在拉二胡,兰菊在为铁栓修补衣服
    阿风爹(责怪):丫头,你是咋想的,喜欢你的你不去找,不喜欢你的你偏去找,莫非你少根筋

    地:赵老老家

    铁栓:(擦鼻血)哥,你为什么打我啊

    来到河边

    赵老根:是心里话不
    阿风:爹,只是您啥时候去
    赵老根:银栓,你先说,你对阿风什么态度


    第二十五场
    老根:你问我,我问谁,哎呀,你就别絮叨了
    地:赵老根家
    阿风:铁栓,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跟你结婚,然后和你生好多好多孩子
    第八场
    林老汉:妹子,我别的的话不说,你让秀玲回去,等礼拜天你让她带人来让我们父女看看,如果我姑娘点头了,那我就同意
    赵老根拿起桌上的旱烟袋,佯装要打道: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敢顶嘴了是不是,难道你不知道老子管儿子天经地义


    银栓正喝闷酒,阿风走进来
    赵老跟来到隔壁房间门,一脚揣开门
    第二十场
    阿风瞅了她爹一眼    道:秀玲姐,你来找我有事吗


    时间:次日上午

    阿风爹:呀,峰回路转,爹真为你感到高兴
    梦中里

    银栓阿风再次钻入被窝,重新享受鱼水之欢

    秀玲:(坐下,看了一眼兰菊)这不,我是来告诉老嫂子"铁栓的对象有着落啦"
    我将问自己
    银栓坐在正屋的炕沿边,秀玲,阿芬来到正屋门口
    赵老根:我跟你娘活的好好的,你没事,到底哭啥啊


    地点:金栓家
    秀玲:不是,我儿子得麻疹了,我带他去兰家庄找兰四海大夫针灸#

    阿风:不了,我回家还有事




    地点:银栓家
    地点:赵老根家
    时间:下午


    还未等铁栓开口,站在身后的阿风伸出双手一把抱住铁栓肚子

    时间:同上
    兰菊:老头子,4虎今年25岁了,是不是也该给他娶房媳妇

    金栓:好久没陪爹娘吃饭,中午就陪爹妈一块吃吧,要不爹妈肯定会埋怨我娶了媳妇忘了娘
    ¥隔壁房间

    时间:1976夏季的10点
    第十一场
    秀玲娘看了一眼冬梅,我来给冬梅妹子介绍一个对象,人是赵家村的


    不让你流泪
    第二场

    银栓:阿风,求求你就给我个机会,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这辈子怎么活


    秀玲:(朝屋里噘了一下嘴 )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啦
    银栓:(急不可奈)爹,娘,我同意,我巴不得现在就娶他



    阿芬:大夫,对不起呀,俺们不是故意的,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生气啊


    接着,铁栓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倒在的阿风看着铁栓的背影,眼泪不知不觉得流了下来,仿佛心都碎了

    银栓:可我的心里只有你呀,




    阿芬:哎妈呀,生麻疹了,你爹咋还不回来呢








    银栓与阿风刚发生完关系,阿风头枕在在银栓胸脯上
    赵老根:(起身拦住兰菊)一哭二闹三上吊,怕你了,我管还不成吗
    兰菊:操了一辈子心,终于都尘埃落定,可算了却心愿了

    阿芬:吃完饭再走呗
    时间:同上


    两个人坐在桌旁的木凳子上,银栓提起暖壶揭开壶盖给铁栓倒了一碗水
    银栓:(看了一眼秀玲)阿风,你来了


    接着,阿风开始脱衣服,引诱银栓

    兰菊见只有铁栓自己回来,就关心的问:铁栓,咋就你自己回来了,你二哥呢
    只见纸上写着 :
    不让你寂寞
    屏幕底下小字: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白头到老
    赵老根:一个通情达理的老大爷
    秀玲:老嫂子又来给铁栓洗衣服了


    地点:赵老根家
    兰菊:(关心的问)银栓,你咋哭啦,是不是又和风丫头闹矛盾了
    我愿与你天涯海角共相随
    阿芬:那你骑车慢点
    #接着银栓揪着铁栓脖领子,来到另一个房间,插上门,咚的一下,银栓一拳砸在铁栓鼻子上,铁栓鼻子出血了
    第二十一场
    阿风爹:又去找铁栓啊






    兰菊:赵老根妻子,一个絮絮叨叨的农村老太太

    银栓:明知故问,还不为你,少在我面前猫哭耗子假慈悲


    兰菊:是啊,妹子你也在洗那

    兰菊蹲着身子给赵老汉洗脚,秀玲掀开门帘走进来.




    铁栓:二哥,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咋知道






    秀玲娘:(闭上眼睛想了一会)现在也就你二爷爷家的二姑冬梅没婆家,要不就把他介绍给你二姑
    第三场
    第一场
    大兰在炕上躺着,阿芬金栓坐在方桌对立的两个长凳子上,阿芬的腿放在金栓腿上,金栓上下为她揉搓,感激涕零道:老婆,让你受苦了,让老公为你好好揉揉腿



    阿风:银栓,你不要折磨自己,世上好女孩多的是,相信你总会找到你心目中的白雪公主


    地点:赵老根家

    兰菊:唉,自古以来长幼有序,我们总不能打破这么多年一直循归操守的规矩吧

    铁栓走到银栓跟前,关心道:二哥,你看你把咱爹气成啥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
    时间:一个月后

    赵老根喝了一口酒,闭上眼,右手握拳轻敲身旁的四腿方桌,摇头晃脑的唱起了吕剧《借亲》马大保喝醉了酒忙把家还,只觉得天也转来地也转,为什么太阳落在东山下---
    金栓:这不你儿媳妇生您孙女的时候,弄些鸡蛋吃不了,就让我给您老人家送来啦


    兰菊:难得你们有心,千万别太破费了


    银栓本身就喝酒,再被她这么一诱惑,精虫上脑
    梦中里




    冬梅:(趴在林老根耳朵底下)爹,我看着还中
    金栓:(低下下身子亲吻了1下阿芬脸蛋)老婆你真好,晚上我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兰菊:秀玲妹子你带孩子回娘家啦
    阿芬:(嗔怪)好啦好啦,趁着现在没什么事,你赶紧去告诉爹娘声




    铁栓:他正象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在三打白骨精呢


    铁栓见兰菊愣神,就来到兰菊跟前轻退兰菊


    阿风:爹,一根筋,啥意思呀
    我将问自己
    大兰躺在内屋的土炕上酣然入梦
    兰菊坐在凳子上,赵老汉站在旁边用梳子给她梳头.

    秀玲:银栓,咋样啦
    兰菊:(欣慰)也是,金栓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懂事惹人喜欢


    银栓如狼似虎的把她抱到炕上
    兰菊:(埋怨)老头子,你就不能少说一两句, 五分钟公司:,孩子本来心里就不舒坦,你再这样说他,那不是火上浇油
    秀玲:外村嫁入本村的的,愿意为人家牵线搭桥,也可以说是一个媒婆
    赵老根:那好,你现在就去找阿风跟她说清楚
    第二十二场
    几个人坐在一起
    赵老根:没事你哭丧着脸给谁看,是不是想咒我跟你娘早点死呀

    凑到一起


    铁栓:大兰没事,我哥我嫂回家了
    阿风:银栓,我把身子都给你了,你可要跟你爹娘早点商量,争取早一天把我娶进门,省得到时候让人说三道四


    秀玲:嫂子就会逗人开心
    兰菊:栓子,你怎么来了

    第十九场


    时间:同上

    两个人进门就看见银栓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电影剧, 本名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