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爱被风吹过: 众人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的手把白色的纸撕成鱼的形状

2019-07-15 00:18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12,日,外,后山石头上

二狗绕过篝火朝着湖走去。

老鬼的拐杖一下子戳进土里,一扬,扬起来一大片沙子,沙子落下来,老鬼边说:"老天爷给咱们地方住,给咱们吃的,这些都是他老人家的东西,是你们动的了的吗?"

从窗户外看远处湖边的土台子上还是那个拿着扩音筒的唱歌的妇女。

491挣脱几次,两个中年妇女送了手,491对中年男子投以鄙夷的目光。

众人也从盘腿坐着的地上慌乱的站起来,都往远处跑。

491双手合起呈祈祷状闭上眼睛动了动嘴唇,而后谨小慎微地旋开无线电台的按钮。

20,夜,外,湖边

铁块儿已经被火烧得斑驳了, 似乎是飞机残破的机翼的形状,上面有一串编码,但是已经被烧穿,有些看不清楚,但是看得清楚的地方写着FB1**8。

491突然喊了一声:"莺子!"彻底打破了沉默,又被身后站着的两个中年妇女牢牢拉着不能上前。

491翻身进二狗家的船上。

15,日,外,后山石头上

林子的船已经走到了湖中心。

林莺把面前的盆抱起来,站起身,对老鬼道:"妈没罪,不用赎。"说着就迈开步走。

二狗家的船立在沙土地上。

491试图往桌子上接近去保护无线电台,被两个中年妇女死死拉着。

林子背着林莺停下来,林子地表情上是思考,而后林子抬抬胳膊,把林莺往上背了背,又向前走,我们只看到由近及远地背影,声音同样是由大至小地。

29,日,外,湖边

二狗拉了个椅子坐在厅里:"我今天非得等你给我句话,否则我不可能出这个门。"

湖面平静,林子的船划过,只划出来一条线,分开湖两边。

夜晚地湖面更显得平静,湖仿佛突然一下子拍起一层浪在岸上,随后湖水卷着浪又退回去,湖面又一次平静。

林莺朝"湖"里更深处慢慢走过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先是腿被隐没,慢慢的,上半身也快要消失。林莺突然大喊了一声:"啊!"

491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来,拉过旁边一盆待洗的菜忙活,边说:"行,二狗,放墙边上就行。"

491:"那你就同意了?"

林子把船向湖里推。

491带着无线电台来到土台子,土台子上下空无一人,491朝老鬼房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491把手里的工具重重扔在桌子上。

众人里那个曾经拿着锄头跪倒在地的中年男子站出来,对众人说:"说不定就是林子家弄出来的事儿,修桥也是他们,惹来事儿了他就消失了,现在是林子家的婆娘,老天爷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们一定有事儿是犯了忌讳的,一定有!"

老鬼走到土台子上,闻言猛地一转身,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

窗外的众人呆立,四周陷入寂静。

10,日,内,林家内宅

后山俯瞰湖岸边,所有人都面朝湖跪着只有二狗坐在原地呈痛哭状,491站在人群后头,一动不动。

年轻人伸手去拿林莺面前的盆,盆被林莺突然伸手抱着,年轻人又要上前去抢,但林莺始终没有松手,年轻人见不能得手,便更加用力的去抢夺,但是仍旧抢不过来。

二狗:"是,怎么了?"

林莺的头顶上时一树满是生机绿意盎然的树冠,隐约还能听到鸟鸣声。

老鬼带着众人盘腿坐在地上,众人皆闭目,双手合十坐在地上。众人和老鬼之间围着的是拴着断了的缆绳的桩子。

林子:"在后山上看不到,必须得架了桥到湖对面的山,然后爬上山顶,才能看到。"

林莺的眼睛仍旧斜视着盯着放在墙角的盆。

落下来的物体原来是一块儿被燃烧过的,有烧伤损坏的铁皮块儿,落在满是黄沙的湖岸边击起一层土浪。

湖边头顶的天空当中从青山后面又飘过来了大雾,雾迅速遮盖了湖边所有人头顶上的天。

火把带着火一下子就在土台子周围烧起来。

491的手松开林莺的肩膀。

491戴着耳机低着头看无线电台按键的面无表情的样貌。

491的脚被一条熟悉的船桨绊倒。

地上的一条条死鱼果然头朝上一条条立了起来,就跟林莺从前在盆里做好的模型一样。

人群里大多数都跪了下来。

491在远处被绑在桩子上无比紧张,声音都喊破了:"老鬼,你不要太过分,我们家林子才没了几天,你不怕你的良心梦里面咬你吗?"

人群里一个扶着锄头的中年男人跪了下来。

491被中年男子和两个中年妇女用缆绳五花大绑在后面拴缆绳的桩子上。

491冷眼相向:"你什么意思,自己说出来。"

491仍旧在位置上坐着,耳朵上带着耳机手里仍旧忙活着修理无线电台。

491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有映出来的火光,突然"崩"的一声巨响传来,491听到巨响仍无所动,她知道这是无线电台爆炸了。

"湖"里满地的黄沙死鱼泛着白光,空无一人。

一支炮仗被人一路举着递过来,几双手接过炮仗,立着埋在坑里,拨一旁堆着得土填进去,只把炮捻子连着炮头得三分之一露出来,一只手接来一个打火机,拨了两下试试,瞧见冒了火星才放心。老鬼的声音响:"都长野了,没人记得你也没人给你上香,全都惦着往外头跑。。。。。。"

林子面上升起来一丝喜色:"那箱子还在?"

491浑然不觉,仍旧拼命摇旗,突然轰鸣声中断,头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491闻声猛地停旗,抬头看天。

老鬼在围观的人群最外面,七十多岁的年级,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嘴里念念叨叨着朝远处走。

491见到,起身跟着朝屋子里去,边喊:"这里面不能进!"

众人听到传来的一阵机器的轰鸣声,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491蹲下身子,用手摸摸林莺的头,小心翼翼地问:"莺子,这是什么呀?"

天上盘旋着一架直升机。直升机上放下来一条软梯,一个人正顺软梯一步步爬下来。

缆绳在原地跟着二狗向前走的步子,一点点拉长拉直向湖边延伸。

491推开门走进来,步履沉重,双眼无神,毫无表情,几乎是飘着走到自己屋子,把桌子上的无线电台夹在胳膊下面,又转身飘出了门。

二狗在众人的队伍里站着,头开始向左转,不再跟众人一样目视前方。

14,日,外,湖边

491正在背对着门口坐在桌子前修无线电台。

老鬼众人把土台子周围所有的布置全部拆掉,现在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土台子。

5,夜,外,湖边老鬼屋子门前。

二狗:"俺们家船是用来娶媳妇的,你要么给人,要么给船,你自己选一个。"

491把无线电台整个拆开,手里握着钳子,桌子上还放着其他的修理用具。

17,日,内,林家内宅

491把耳机取下来,扔在桌子上。传来二狗的声音:"林子婶。"

二狗在林子家门外,说:"婶,林子叔明儿要借我哥的船,叫我把桨子直接送家里来给你。"

湖对面山后涌来一大团的浓雾,一下子就盖满了湖面,湖已经完全看不见。

老鬼的手拿着取出来的火柴,在盒子上一划,顺势冒出来了一根火柴的火光。

491:"二狗你今天是看着你林子叔没了的,现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好好想想,你这个当口这么逼婶厚不厚道?"

二狗把两臂架在胸前,更趾高气扬:"我现在找不到我林子叔,但是船还是我们家的,婶你是个讲道理的人,你也知道俺家最宝贝的就是那船,婶你得给我个说法。"

台下围观的镇子人众里,一队敲鼓的,奏乐的,开始热闹起来,声音不落。

491最后看了一眼手里抱着的无线电台,把它一甩手扔进了烧着了的土台子的火堆里。

林莺握着一手的白色纸张跑进门,立马转身把门牢牢关上又搬了一把椅子来从里面挡住门。

林莺停在491房间门口。

老鬼:湖灞镇老人,认定造桥是违背天意,是林子事业的最大阻力。

26,夜,内,林家内宅

中年男子就要带着众人围拢上来把盆子举起来的时候,抢过来一双手,把盆子抱起来就往外跑。

491忿忿地从屋里走出来,抢到通着林家屋子大门的客厅里。

491身后开始出现了奔跑着的人潮。湖岸边紧跟着就开始热闹起来。

林莺跑进门,从里面把门关上。

林莺:"还有妈妈。"

491绕到二狗坐着的椅子背后,伸脚踢了一下椅子,椅子顺势就倒了,二狗趴在地上,又打打身上的土立马站起来,491边说:"你今天不走也行, 杨建农:,正好我也要跟你算一下帐,我们家林子是不是跟你借得船?"

老鬼转过头来看着远处站着没有跪下的491,表情严肃。

6,日,外,湖边

491一把拉过林莺,对二狗指着门口,说:"出去,谁拿了你的船你去找谁,我们家的门你别想再踏进来!"

林莺:"爸爸,外面什么样子?"

林莺转身朝林家宅子的方向跑远了。

二狗:"俺家就靠着那条船给我哥俩娶媳妇,现在船没了,你叫俺们以后咋活?"

32,夜,内,林家内宅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消失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