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妲己吟:要娘也要老婆:第三集

2019-07-13 04:20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一辆出租车驶至,在大门前停下。梁欣一手拿着饭盒,一手提着装着油条的塑料袋,她下了车,向家里走去。

天亮了,走廊的灯息了……

严平激情的心一下子冷落了,惴惴不安起来。

严平:我赶走了老狗,就好像移走了我面前的一座山,我哪里看她哪里够,越看越不顺眼,碍手碍脚的。我真想买包毒鼠强毒死她,死了才好呢,还想管我的闲事,他儿子就像一个流浪汉,我成了活寡妇,一夜没有男人陪着我就没法过。

黄氏躺在手术车上被推了出来。

梁欣:我知道了,还需要多少钱?

梁新和一名护士推着手术车,上楼下楼奔向手术室。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了电话。

梁欣笑呵呵地来到黄氏的床前。

黄氏(大吃一惊):已经花了两万块?还得十万八万?

严平(没好气地):手术车上推的是什么人?

严平一声冷笑道:你是一个骗子,看你的手上还带着她的金手镯。我要报警,老人的身是还有几十万私房钱。

梁欣:娘别哭,我出去打个电话。

严平向外打去了电话。

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她的爱犬,一边心安理得地看着电视,还不时地玩弄着她的狗儿。

严平(忧虑):死鬼回来了,他娘被我驱逐家门,生死未卜,他要是追问起来,我又如何交代?真不如当先给她些安眠片,或者是毒鼠强, 别再来伤害我:,他在国外也回不来,尸体一火化,什么都烟消云散了,都怪我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

梁欣抱着黄氏一溜小跑直奔急救室。

护士:术前针打过了,你准备一下,马上送去手术室。

躺在病床上的黄氏在输着液,她还在昏迷中,梁欣耐心地坐在病床前守候着,还不时地观察着老人的病态和输液。梁欣看到老人的嘴唇有些干燥,就用湿毛巾为老人轻轻地擦拭着。当看到老人的脸上表现出痛苦的表情,梁欣的心在隐隐作痛。

8:医院的走廊里     日     外

梁欣走出了病房。

梁欣:不卖车就救不活你姥姥的命。

梁欣:我明白了,你就是逼走老人投河自杀的恶媳严平,我放不过你!

                                        第三集

这时买车人来了,开走了车,梁欣望着渐渐远去的爱车,母女二人哭了。

14:去手术室的路上(走廊)     日    外

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严平沾沾自喜。

严平衣裙不周送走一个男人,那男人匆匆而去,只给人一个背影。

严平大惊失色地拿开了电话。

梁欣:圆圆,我不能送你了,你自己上学去。

11:梁欣的家     日     外

梁欣(毫不犹豫):是我母亲。

严平(厉声):给我站住!

严平横眉冷对,一声吼道:把话说清楚,她到底是你什么人?

梁欣(也动起怒来):你不要骂人,她是我的义母,我是她的义女。

1:梁欣的家     晨     外

梁欣把钱一叠叠送进收款处的小窗口。

梁欣:我还是农村过去的叫法, 宝贝我爱你谁也不能比:,她是俺娘,你们城里叫的是妈妈。

黄氏(少气无力):闺女,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回。

梁欣(喜出望外):娘,您醒了。

4:大街    晨    外

黄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她哭出声来。

手机里还在不停地呼叫着。

                         戴修桥

严平(酸溜溜地):亲爱的,你是哪一位?

黄氏欲要起身,被护士按下。

梁欣来到走廊里,拨通了电话。

一名护士为老人注射,梁欣在一旁守候着。

圆圆摇摇头道:这是你的爱车,我们的生活还得靠着它,怎么卖了呢?

圆圆:妈,你要出车?姥姥也回来了?

梁欣:女儿。

9:医院的取款机旁     日     外

严平:是你母亲?

梁欣一路好跑来到自己的家,一辆崭新的出租车, 大明宫词剧本:,梁欣必须的难能割舍。这时女儿圆圆放学而归。

5:县人民医院    日     外

梁欣:好准备好了。

医务人员:你的两万元医疗费已经花完,老人还得第二次手术,你马上去住院部交款。影响了治疗,后果自负。

严平(突然想到):我才是不开窍,去医院流了岂不是不留痕迹了。

15:严平的家    日     外

梁欣在急救室门外焦急地期待着,有时走,有时坐,有时急的团团转,还不时隔门相望。

严平:你是她儿媳还是?

梁欣:娘的命金山银山也不换,你说不治疗,女儿我不能答应您。娘,有儿有女,命贵着嘞,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娘。

梁欣结束了通话,她闭上双眼倚在走廊的墙壁上,紧咬着嘴唇,久未说出话来。

严平与梁欣撕扯了一会儿,被众人拉开。

梁欣(电话中):刘姐,我急等用钱救我母亲的命,就是亏了五万也卖,急用当卖堂前地,十万不能再少了。现在,就是现在把钱打到我的卡上来,我取到钱交了我母亲的住院费就回去放车。

严平的心声:我三四个月没有洗衣服了,别它娘的怀孕了。

黄氏(哭咽着):娘的命不值钱哇,我不治了。

圆圆哭了:我不要姥姥死,我不要姥姥死。

这时手术车来了,梁欣和医务人员把老人抬上手术车。

梁欣抱着黄氏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出租车前,把老人送上车。圆圆提着老人的一双鞋子也跑了出来。

梁欣说到这里,二目滔滔落泪,滚热的泪珠一滴滴,一串串落在老人的面颊上,老人睁开了无神的双眼。

医务人员:你是老人的什么人?

12:严平的家    日     内

圆圆:妈妈,姥姥不能死,我还等姥姥送我上大学呢。

护士推着手术车向手术室去了。

梁欣(着急):娘,娘,娘病了。这时圆圆赤着脚从另一间住室跑来。

这时一名医务人员走进来,送来了一张催款单。

梁欣:是我母亲。

严平再仔细地看去,一手抓住了手术车。

突然严平又想起一件事……

要娘也要老婆

这时梁欣的手机来了短信,梁欣看了看向楼下跑去。

梁欣:十万。

梁欣一下懵然,心里虽然有些怫然不悦,还是克制了。

严平想到这里,急如热锅上的蚂蚁,顿时没有了主意。

梁欣(安慰着):娘,别疼钱,钱是人挣来的,花了还能再挣,那人的命只有一次。

老人又恨又气,昏迷过去。

16:医院的走廊里     日     外

2:梁欣的家    晨    内

梁欣上车驾车而去。

7:重点病房    日    内

梁欣:娘,起来吃饭了。

天黑了,走廊上亮起了灯。

3:梁欣的家    晨     外

梁欣拦住一位医生问:我母亲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没有?

13:病房    晨    内

6:急救室     日     外

床上的老人没有回应,梁欣又连喊数声,老人还是默不作声。梁欣有些着急,把饭盒和油条放在床头柜上,急忙去掀起老人身上的被子, 冲动的惩罚曲谱:,只见老人老人脸色苍白大有痛苦的表情。

严平(一连串的笑声):我的王哥,这回你就风雨无阻了,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刺眼钉我拔去了……

10:住院处的交款处     日     外

梁欣:不是出车,妈要卖车。

梁欣(激动地抱起圆圆):我懂事的女儿呀。

梁欣有些慌乱,急急忙忙给老人穿上衣服,又毫不犹豫地抱起老人向外跑去。

严平(不知羞耻地):送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探骊得珠,接踵而来,我仍然是一一笑纳,绝不推辞。

严平摇摇头道:她姓黄,一生一世只生了一个儿子叫郑有德,她那年那月又生了一个女儿来,你八成是私生女?

梁欣:我是她女儿。

              (五集微型电影剧本)

严平接起了电话。

黄氏的嘴唇动了几下才艰难地说出话来。

风尘滚滚,好像风沙迷住了梁欣的眼睛,她取出手绢在擦拭着眼睛。

一辆出租车疾驰在大街上。

医务人员:老人的伤病很严重,还得第二次手术,少不了十万八万的。

严平说到这里就来夺梁欣的金手镯。

                   第三集

圆圆:姥姥,姥姥的鞋子。

圆圆:姥姥,姥姥。

梁欣表情疲惫,还在急救室门前苦苦等待着。

梁欣和一名护士正推着手术车行走在走廊里,也巧与严平相遇。严平一眼就看见了手术车的黄氏。

严平心花怒放高兴起来……

梁欣从取款机中取了钱又向住院处跑去。

走廊里涌来了观看的人们,有说咸的也有说淡的,嗡嗡一片……

医务人员说吧,走出了病房。

医生(怒声责弊):你还好意思问,两根肋骨骨折,腹内出血,多处软组织出现红肿和青紫,不否认这是外伤所至。还并发严重的急性肺炎,这么大的年岁,如果是家庭暴力,我们医院准备报警。

黄氏指着严平,破口大骂:你个狠如蛇蝎的女人,你没有害死我,你还不死心。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你还不放过,你,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梁欣:大姐,我们又没有碰着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要拦俺娘的手术车?

梁欣(和和气气地):大姐让一下。

梁欣(低声的自语着):多好的老人,慈眉善目,处事为人又这么大度。你那可恶的媳妇这般残酷无情地虐待您,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啊,她真不会做人,也许她真的不是人。天理不容,良心不容。

严平:不好,该死的有德维和回来了……

她在客厅里焦急地转来转去,她那只黄色的卷毛犬还跟在她屁股后屁颠屁颠地追跑着。

圆圆:原来是这样的,命大如天,还是救姥姥要紧。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也要, 老婆, 三集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