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风中奇缘简谱:” 齐云:“你可别大意

2019-11-08 18:37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鬼谷子见他们跪在面前,慢慢举起手中的葫芦在嘴上咪了一口,然后眯眼说到:“我已经知道你们早有下山之意,为师也不想多挽留你们。不过我要告诫你们一点,孙膑、庞涓二人,已成敌对之势,并有互为撕杀之苦;你二人应该互相谦让,相互包容,各成名誉,以融同门之情。” 
东方剑凑近电视机, 谁为我拭去眼泪:,摸摸电视机说:“这里没有机关,怎么打开?”
警长:“进来。”
东方剑:“小意思。咱们比比,看谁先到。”
东方剑回到:“我师父是鬼谷先生。”
东方剑:“收拾他们,就包在我身上了。”
漂亮女人举起一杯茶,对东方剑说:“我叫楚仪。今天你救了我一命,我谢谢你。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东方剑:“你说我助纣为虐,有什么根据。”
警长:“继续搜寻。有消息报给我。”
马大水:“你小子敢忽悠我。”
楚仪、齐云见状会心一笑。齐云举起杯子对东方剑说:“来,我再敬你一杯。”就此一来二往,最后,东方剑被喝醉了,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楚仪:“卫生间呀。噢,在这里。”带他来到卫生间,并指着水龙头说:“这是水龙头,一开就有水来了。”说完又给他做了式范,然后离开。
齐云问:“那东方怎么办。”
东方剑很高兴的说:“好呀!我都有好几天没飞了,浑身正痒痒呢。”
手下人齐声应到:“是。”
楚仪:“不,我真的是有罪的人。不过,你要是早点来到我身边,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东方剑毫不迟疑的说:“那让我去看看。”
东方剑急切而疑惑的问师父:“师父,您在哪里?我又是在什么地方?”
漂亮女人一扬手:“好。照旧。”
夜晚,城市高层大厦的楼顶上。
楚仪:“好喝,你就多喝一点吧。来,给你再斟上。这可是法国进口的上等葡萄酒。”说完给东方剑的杯子里又斟上了酒。东方剑没等别人说话,举杯又是一饮而尽。
警长放下电话,对门外叫到:“来人。”周旋应声走进来。警长吩咐:“让一大队准备,晚上有行动。”
警长:“你说他真是鬼谷子的徒弟?还会飞?”
楚仪抢过话茬儿说:“你不知道那就算了,咱们喝酒。”并用眼色示意齐云不要再说了。
街上的警察发现了车顶上的东方剑,随即追击上来。
楚仪笑着伸手要打齐云,嘴上还骂到:“你这个小丫头胆子大了,竟敢胡说八道。”
东方剑:“我不相信。”
东方剑站在远远的地方,脱光衣服,全身赤裸着一头跳进水里。楚仪和齐云见此情景,大惊失色,相互对视后,转而放声大笑。
操作员:“是。”转身走出办公室。过一会有人“报告”。
齐云:“好的。”
操作员:“谢谢鼓励。”
楚仪:“那是医院。”想想觉得很不可思议,再仔细看看东方剑,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的还是从医院出来时所穿的病员服,但腰上扎了一条黑色的腰带,看上去很是不伦不类。她自言自语到:“难道真有这样神奇的事情。”转而对东方剑说:“东方先生,你先在这儿住下吧。这里没有其他人,很安静的。不过,你不能对别人暴露你的身份,那会有麻烦的。我会尽力帮你搜寻到你师父的消息的。”
围观的人都看呆了,有人惊呼:“超人!是超人!”大家看着东方剑飞翔而去。
警长办公室,警长正在听取齐云的汇报。
楚仪打开了东方剑背回来的那个箱子,原来里面装的全是“白粉”。楚仪很得意的笑了,心里想到:“这下可好了,空中通道,畅行无阻。不过,我必须要稳住他。”脸上不禁掠过一阵红云。
花园别墅。
东方剑回到:“我叫东方剑,卫国人,跟随鬼谷先生习修剑术。记得我师父常用催眠术传授我飞天神功。不知为何,我却一觉睡了两千多年。”
城市某角落。
护士回答:“这是医院。你好命大,遇上了空难竟然还活着。真是奇迹。”
警长见他犹豫,立即举起手中的一只葫芦(此葫芦曾经在武陵原老道人处见过)说:“你可认识这只葫芦吗?”
泼水节上,男女老少,喜气洋洋,热热闹闹。
   
鬼谷洞前,鬼谷子仙风道骨,飘然其间。
周旋不解地问:“去张家界干什么?”
东方剑:“……”
楚仪听说后立即警觉起来,对齐云说:“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楚仪对齐云说:“你去四周观察一下情况,主要多打听一些新闻事件。”
东方剑:“什么叫‘忽悠’?”
齐云也跟着举杯站起来。东方剑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说:“我哪有什么功劳。我就是觉得玩得很开心而已。”
东方剑:“什么外星人?我是卫国人。鬼谷先生是我师父。”
警长接听到一个电话,并对电话里的人说:“三号码头,好的。你继续摸清底细,随时联系。再见。”
楚仪急忙喊到:“东方,快停下。他们是警察,你赶快逃走。”并打手势让他赶快飞走。
齐云又问:“没有花轿迎娶吗?还有敲锣打鼓,鞭炮烟花什么的?”
东方剑不知如何上车,站在车前发愣。漂亮女人自己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见东方剑还在发呆,就打开了另一扇车门的玻璃窗,示意东方剑快上车。东方剑就从车窗钻进了车里。随后,轿车一溜烟开走了。
东方剑象一只大雁飞行在山水之间,优雅的欣赏着美丽的风景。
楚仪和齐云在市场上闲逛着,最后走进一间阴暗的房子。房子里有两个外国男子等在那里。他们相互打了一个暗号后,交换了手中的箱子,分别查验后,便迅速的离开了。
夜幕下,东方剑看见前面有火光闪现。飞近一看,是一幢大楼起火,正烧得火光冲天。现场有救火的、逃生的、围观的,还有乘火打劫的。大楼上有人为了逃生不顾一切地从窗户向外跳下。东方剑见此情景,奋力飞过去,将跳下的人接住,并缓缓地放到地上。紧接着又纵身飞进火海,抢救人员。至到大火将息,东方剑才飞身而去。
齐云:“是呀。可我们到哪里去找他呢?看这次的行动,也不象是警方部署。”
警长:“你师父年事已高,现已仙去。此葫芦是鬼谷先生留下来的信物。”
齐云:“哦,对了。不过总要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吧。”
楚仪给东方剑讲述着关于阿诗玛的爱情故事。“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叫阿诗玛。就在这个蝴蝶泉边,爱上了一个英俊勇敢的小伙子,他叫阿黑。但是,有钱有势的财主儿子也看上了阿诗玛,并把阿诗玛抢了去。阿黑知道后,他翻过七七四十九座山,从远方赶回去救阿诗玛。回到家时,阿诗玛已被抢走三天三夜了。他又骑上神马跨过九九八十一条河,赶到财主家。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救出了阿诗玛。阿黑带着阿诗玛回家了,一路上,阿黑吹着笛子,阿诗玛弹着口弦,有说又有笑。当阿诗玛他们来到十二崖子时,忽然晴天臂力,电闪雷鸣,暴风骤雨,山洪暴发,挡住了他们回家的路。突然一个浪头打来,阿诗玛被旋涡卷走。阿黑在洪水中挣扎,怎么也找不到阿诗玛。阿黑急得在十二崖子下大喊:‘阿诗玛!阿诗玛!’十二崖子也应声:‘阿诗玛!阿诗玛!’。后来云开雾散,天空放晴,十二崖子顶上,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就是可爱的阿诗玛。她对着崖下讲:勇敢的阿黑哥啊,天造老石崖,石崖四角方,这里就是我的家。”
东方剑:“不客气,请进。”齐云进到房间里,四周看看,然后坐下问:“没看电视吗?”
东方剑疑惑的问:“什么货?我怎么不知道。”
警长:“嗯,你很有想象力。”
齐云:“这可真是太神奇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世外高人,出来闯江湖的呢。怪不得你竟会飞天神功。”接着问他:“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吗?”

话外音:“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卫国有一位奇人,人称‘鬼谷子’。他创门立派,收徒传业,孙膑、庞涓、苏秦、张仪都是他的传人。他及他的学生对中国历史的进程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现代,我国中东部某城市。
双方相互靠近,并分别向对方的轿车走去。就在双方都靠近对方汽车时,乙方人员突然向甲方开枪射击,甲方立即开枪还击,双方进行激烈交火。
东方剑:“不,我一定能保护好你的。”
齐云更是用疑惑的眼光盯着东方剑,开玩笑的问他:“你好象是外星人,从哪个星球来的?”
东方剑在空中俯瞰大地,一派青山秀水,风光旖旎。山间公路上,印有火烈鸟图案的越野车奔驰正欢。
楚仪对齐云说:“你把那个箱子拿来给他。”
东方剑:“你说见过我师父,如今我师父在何处?”
楚仪和东方剑坐在泉边。
齐云:“就是劫机犯。”
警长开车直接到了医院。在医生办公室,护士向警长汇报东方剑失踪的情况。“他好象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说鬼谷子是他师父。等我请医生过去时,他却突然失踪了。”
说话间,有人进来报告:“报告。看守所那边被人袭击。”
齐云起身去到车上取来一个密码箱,递给东方剑。东方剑接过箱子问:“这里面是什么?”
东方剑听到枪声向下看了一眼,心想:“什么飞贼,我是飞侠。让我下去干什么?我先让你们知道一下我的厉害。”一个鲤鱼翻身,抖开了他的隐形披风,瞬间失去了踪影。
东方剑:“我是东方剑,卫国人。”
警长:“照你看,他对我们有多大威胁?”
漂亮女人白了他一眼说到:“看不出来,你还是挺幽默的。”
齐云:“对。马大水的人,根本不是东方的对手。东方一定不会有事的。”
玩过一阵之后,楚仪对东方剑说:“马上要过边关了,你没有证件,我看你还是发挥你的特长,自己飞过去吧。”
楚仪急忙拦住:“等等。看看情况再说。”
突然间,地面上一阵枪响,并有人大声呼喊:“上面的飞贼快下来。我们现在是鸣枪示警,如果你不下来,我们就要开枪射击了。”紧接着又是一阵示警枪声。
警长匆匆走进办公室。
一辆高级越野车载着楚仪、齐云、东方剑,欢快的行驶在山间公路上。车子开进一个山间小道,凭借着良好的越野性能,穿越丛林山涧,最后来到一处碧水清潭边。
东方剑:“我只是学了师父的沧海之一粟而已。不足挂齿。”
一间昏暗的酒吧间里,楚仪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保镖,对面一头目身后也站着两个保镖。双方正进行着激烈的谈判。
一间昏暗的房间里,东方剑被几个人从醉梦中叫醒。只见几个人正监视着他,充满敌意。东方剑疑惑地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齐云:“现在是公元2012年。离你们那个卫国已经2000多年了。”
东方剑笑而不答,自语到:“我自幼跟随师父学艺,对这些世俗之事不甚了解。师父常教导我的,就是要树立坚强的信念和意志,要明辨是非,去恶从善。”
齐云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1209房间门口,正好门开着,只见服务员在打扫房间,没见着东方剑。就问服务员:“房间里的人呢?”
警长对女电脑操作员说:“给我查寻东方剑的所有信息。”
两架直升飞机腾空而起,向着天边那一个小黑点追去,半空中上演了一出人机追逐的大戏。几个回合之后,东方剑飞向了一座高楼,落在楼顶上。两架飞机追过来,悬停在空中,巨大的气流压向东方剑。东方剑见势不妙,迅速从楼顶纵身跳到大街上,紧接着窜上一辆公交大巴的车顶,随车而去。
苏秦、张仪走到鬼谷子面前,跪拜道:“师父在上,弟子庞涓、弟子苏秦跪拜。我们自幼受师父教育,深受恩惠。庞涓、孙膑已下山多年,我们也有意下山,与他们联合,共创大业,泓大师门。”
最后,东方剑与警察双方形成对峙。
警长看着手下人狼狈的样子,自言自语到:“这回我们可是碰上麻烦的对手了。”
齐云:“对。我看也象。那我们怎么办?”
楚仪:“我们现在要设法找到东方,然后就知道要怎么办了。”
云南边境公路上,一辆高级越野轿车尽情的奔驰着。
东方剑:“你能帮我找到我师父吗?”
齐云神秘的笑着说:“我哪里敢呀。我知道有人早已经爱上他了,我可不当第三者。”
齐云:“可我们到哪里去找东方呢?一点线索也没有。”
齐云:“那你师父是不是长得仙风道骨,象太白金星一样?”
汽车里,楚仪对齐云和东方说:“这次回去要找马大水好好的算一账。我不犯他,他倒跑到云南来找我的晦气。真是自不量力。”
操作员边操作电脑边回答警长:“这就好。”很快又说:“唉。真奇怪,怎么什么也没有?”
楚仪举起酒杯说到:“我们这次云南之行非常顺利。不仅参加了一个快乐的泼水节,而且还做成了两笔大生意。这都全是东方的功劳。”说着,举杯站起来,走到东方剑的身后,扶着他的肩膀说:“来,咱们为你干一杯。”
探访中,他们遇见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人,手持云帚,肩背葫芦,为他们指引途径。
三号码头。
就在他们相对凝视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东方剑:“有我在你不要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云南大理。
东方见到葫芦面色大惊,失声叫到:“这是我师父的葫芦。”
警长稍做镇定后说:“我已拜访过你师父鬼谷子先生了。”
楚仪听到叫声,翻身起床跑到窗前。一看是东方剑在外面,顿时喜出望外:“东方,你怎么来了?没人看见你吗?”
楚仪:“不用客气。”转而自语到:“我可当不了你大姐,那样我可就成老古董了。”
乙方另一人走过去查验密码箱,并将其取回。
三人举杯畅饮。
警长若有所思的反问到:“你说,有两千多年前的人,现在还活着吗?”
楚仪也很惊讶,但同时也很高兴:“你可真是我的宝贝。还有多少给我惊喜的。”
问:“你是干什么的?和什么人有关系?”
人们从白天一直闹到夜晚。各人都在这里释放着激情与梦想。很晚,楚仪他们才回到宾馆。尽管都有了一些疲态,但是东方剑还是对电梯、门卡(磁卡钥匙)等玩意儿很有新鲜感。
楚仪:“先离开这里。回头再想办法找他。”说完两人迅速的离开了宾馆。
东方剑:“我也不知道。我醒来时就看见自己躺在一个白色的房子里。那里的人也都穿着白色的衣服。”
转眼到了夜晚,三人围坐在篝火傍。篝火上烧烤着他们从水中抓到的鱼儿。
操作员回答:“不可能。除非他能穿越时空。”
齐云敲开东方剑的房门,问:“我可以进来吗?”
齐云:“你还很会谦虚呢。把你的飞天神功也教教我吧。”
楚仪问到:“你师父是谁?”
对方头目:“楚老板。你在道上也混过不少年了,应该懂得道上的规矩。上次我们损失了两个弟兄,你总该给他们出一点抚恤金,让我对下面弟兄也有个交待。”
齐云:“好的。”说完转身走进大机舱。机舱里气氛很紧张,所有人都低着头,只有三个歹徒持枪站着。齐云的出现,引得三个人都把枪对准了她。齐云很快举起双手,并申明:“我要上厕所。”
楚仪:“凶多吉少。”
鬼谷子转身召呼东方剑:“东方,你过来。你与各位师兄不同,独习剑道。为师有一件隐形披风授于你,你当好好保存。”将手中的披风授予东方剑,东方剑跪接披风。
东方剑看着一身警服的齐云十分惊喜:“你是齐云?”
齐云:“听说你师父神机妙算,非常厉害,是真的吗?”
东方剑问:“现在我们有危险吗?”
越野车继续在山区高速公路上奔驰,车身上的火烈鸟图案被太阳照得闪闪发亮。正是这个火烈鸟图案,被飞翔在天上的东方剑看到了,东方剑跟踪越野车,一直飞到了蝴蝶泉。
楚仪:“我们现在到蝴蝶泉去,在那里住下来等消息。”
楚仪:“好吧。咱们现在就出发。”说完与齐云上车,东方剑纵身一跃,三人两栖,飞驰而去。
楚仪、齐云双双对望一眼,并异口同声地喊出“劫机!恐怖分子。”话音刚落,两人就用手指“嘘”住嘴唇,机舱内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楚仪:“东方,你真的喜欢我吗?”
齐云高兴的说:“那可太好了。”
看守所,收监人员正在被放风时,东方剑突然从天而降,向看守的警察发动袭击,警察就地进行还击。一阵混战之后,东方剑在人群中找到楚仪,带上她一跃而起,向远处飞去。
一阵枪战过后,双方各有死伤。最后,乙方两人持枪对准漂亮女人,漂亮女人也持枪相对,双方形成对峙之势。
东方剑:“那我们还不快走。”起身要走。
就在此时,东方剑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三人之间。他面朝乙方两人,指着他们说:“以多欺少,以强凌弱,算什么好汉。”
唯有东方剑没见过这个阵式,依然战斗不止。见此情景,有警察向其开枪射击。
警长:“他没留下什么东西吗?”
飞机上。楚仪带着女保镖和东方剑乘坐在商务仓里。
齐云这下可是大吃一惊。问:“鬼谷子是你师父?你是战国时的人?那你怎么现在到了这里?”
漂亮女人对东方剑说:“快,上车。”
警察四处开枪射击,空中直升飞机支援。一场混战,闹得天翻地覆。
两人说笑打闹着,车子已经开进了边境检查站。经过边防人员检查后,顺利的通过了检查站。楚仪、齐云一身轻松的开车继续前行。
东方剑:“什么妖女。你们把美女都叫作妖女吗?”
警长办公室。
警长:“她是贩毒分子,走私毒品,毒害百姓。”
鬼谷子手捻长须,漫漫言到:“如今师父与你已是阴阳隔世。过去是师父把你从小带大,传你功夫,教你做人。如今你是孤身一人,你要好自为之。切记为师告诫你的,要‘明辨是非,去恶从善’。”
齐云:“好,这就让他过来。”
云南大理。
电视里“早间新闻”正播放着空难的消息。“昨天傍晚,一架波音 767客机,在云梦山附近坠毁。现在,有关方面正在极力组织救援。据现场报道,已搜寻到一名生还者,具体伤亡情况正在调查。”
东方剑又问:“我师父在哪里?”
医院病房里。苏醒后的东方剑,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见有护士走过来,便问护士:“请问,此为何处,我为何在此?”
东方剑:“好象是我师父用催眠术传授我武功,我就一觉睡到了现在。”
边境自贸市场上。                                                                                                         
警长也起身出门,赶往医院。
“如果再有他的消息,立即通知我。”警长说完转身走了。
蝴蝶泉宾馆。
齐云偷眼瞟了一下楚仪,欲言又止。
某海边码头。
楚仪很淡然的回到:“很好。我正想金盆洗手,从此收山呢。”起身招呼身后的两个保镖“咱们走。”转身迅速走出了酒吧间,把马大水的一帮人扔在了那里,扬长而去。
这回是楚仪感到惊讶了。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东方剑,问到:“鬼谷子真是你师父?你叫什么名字?”
在宾馆的另一个房间里,墨镜男向马大水汇报着跟踪楚仪她们的情况。“她们两个人住在1209号房间。”
东方剑:“什么是劫机犯?”
甲方一个漂亮的女人问对方:“货在哪儿?”
齐云乘机钻进卫生间,并将门反锁上。
楚仪的人马和马大水的手下约有百十人混战成一团,先是械斗,后是枪战,双方多有死伤。渐渐地,楚仪的人马已处于明显的劣势。楚仪对齐云说:“快通知东方来救援。”
楚仪和齐云在水中向东方剑招着手,并喊到:“东方,快下来。”

护士:“没有。”
楚仪、齐云、东方剑在人丛中穿梭嬉戏,泼水打闹。
楚仪:“唉!只可惜我们见面得太晚了。”
东方剑看了她一眼,好象是听懂了她的意思,笑了一声,转头继续投入战斗。
宾馆内,楚仪对东方剑和齐云说:“今天的天气真好!我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齐云:“是,老板。”接着又试探着问楚仪:“老板,我们真的不和老马他们做生意了吗?
东方剑反问到:“这有什么好看的?”
楚仪没有直接回答他们,吩咐齐云:“多准备点好吃的带上。噢,对了,还要带上帐蓬,我们来个露营。”
警察们回头清理码头上的黑帮分子。连同楚仪、齐云,马大水等头目数十人全部收监。
警长:“叫周旋到我这来。”
漂亮女人也被眼前的情景弄得目瞪口呆,她用惊异的眼神凝视着东方剑。东方剑也审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大概是分不清眼前这个人是男还是女。
东方剑也感受到了她们的紧张情绪,问:“什么恐怖分子?”
东方剑起身拱手:“多谢大姐。”
等护士领着医生进病房时,病床已经空了,东方剑不知去向。
东方剑:“不知道。”
齐云:“那你一定跟你师父学了很多本事,也很厉害的了。”
警长见有人飞走,知道这就是四处寻找的飞侠,立即吩咐下属:“快追!请求直升飞机支援。”
问:“我看你是酒还没醒,在这里胡说八道。是不是有两个女人和你在一起的,不老实回答,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完上去向东方剑就是一拳。东方剑闪身一躲,对方打了个空。对方恼羞成怒之下,接着又是一拳。这时,东方剑已腾身而起,飞起一脚将其踢倒在地。其他几个人见势一拥而上,团团围攻东方剑。东方剑以一挡十,打得对方是人仰马翻。正当激烈缠斗之时,马大水大喊一声:“住手!”举枪对准了东方剑。说到:“你小子是从哪里来的?与那妖女楚仪是什么关系?”
转身对周旋说到:“准备一下,跟我去张家界武陵原。”
楚仪半躺在篝火傍,似睡未睡,眯眼说到:“早点歇着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东方不相信师父逝去:“你胡说。我师父仍是半仙之身,怎么会仙去?一定是你们害死了我师父。我与你们势不两立。”
两个美女着好泳装,愉快的扑向大自然的怀抱。清澈的潭水映射出她们姣美的身材,就象是两条美人鱼,嬉戏在水中。
宾馆大堂里,楚仪、齐云说笑着并肩穿过大堂。她们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一个黑衣墨镜男的目光。当她们走进电梯后,墨镜男用手机向人汇报了她们的行踪。当她们走出电梯时,又有另一个墨镜男盯上了她们,直至她们走进客房。盯梢的人记下房号后迅速离开了。
东方剑听完故事,问了一句:“阿诗玛也会飞天神功吗?为什么她能站在崖顶上,阿黑却上不去?”
楚仪见情况不对,高声对东方剑喊叫:“戴白手套的是自己人。”
问:“可以确定吗?黑匣子找到没有?”
楚仪:“情况危急,不能再等了。”
车里,齐云驾车坐在前排,楚仪、东方剑坐在后排。车子行至一山水相映的美景之地停了下来,三个人欢快的下车来观赏着美景,拍照留影。
东方剑:“弟子谨记!”
警长边走边说:“知道了。到时候再说吧。”
东方剑来不及解释,趴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想:“今天这是怎么啦?哦,一定是昨天的酒喝多了,意念不强。”
广播里又传来了女播音员的声音:“各位旅客朋友请注意,请大家保持安静,不要慌乱,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进行交涉,我们会尽力保证大家安全的。谢谢合作。”
楚仪似乎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说到:“你被你师父催眠了,因为什么变故,你师父没有将你唤醒,于是你就一直睡到现在。那你又是怎么醒来的呢?”
此时,东方剑被说得面红耳赤。
楚仪:“他人多势众吗?哪我就让他看看谁的人更多。”
齐云:“你可别大意, 再见吧老兵:,他们人多势众,可得小心点。”
齐云:“等等,你一个人去很危险。”
警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马大水:“那你是知道她在哪儿了?”
楚仪和齐云驾车行驶在山区的高速公路上。齐云边开车边对楚仪说:“东方已经失踪两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办呢?”
齐云:“攻心为上。”
楚仪在房间里显得很急躁不安,她不知道东方剑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有危险。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东方剑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当东方剑从窗口进到房间的一瞬间,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定下神来,确认是东方剑站在她面前时,她喜出望外,不顾一切地扑到东方剑的怀里,无比激动地拥抱着东方剑。东方剑也被她的举动所感动了,反拥住楚仪,两人忘情地紧紧拥抱在一起。楚仪身上的香水味,刺激了东方剑的神经,激起了他沉睡千年的性欲。一场激情大战,已是不可避免。
漂亮女人又白了他一眼:“噢。那我是秦始皇,迟早把你们给灭了。”
夜晚,监狱牢房内,楚仪若有所思的半躺在床上。不一会,铁窗外有人轻声向她呼叫:“仪姐,仪姐。”
话音刚落,从高处飘下一片黄巾。鬼谷子随即消失在空中。东方剑见状,跳起掠住黄巾,只见上书:“明辨是非,去恶从善。”长啸一声,飘然而去。
东方剑:“就是男人把女人带回家就好了。”
东方剑:“你要学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学会用意念引导你的行为。”
齐云:“他口口声声说鬼谷子是他的师父。好象是被他师父催眠了,一觉睡到了现在。但他会飞这是肯定的,我亲眼所见。”
东方剑:“鬼谷先生。”
这下齐云疑惑了:“就是这个电视呀。”随手一指墙上的电视机。
楚仪针锋相对说到:“马老板,你是前辈。江湖上的规矩你比我更清楚。不过,这规矩要看是被谁先坏了的。”
另一名歹徒制止道:“别胡来,注意戒备。”
东方剑:“真的是2000多年了?”象自言自语,又象是问齐云。
齐云见他躺在床上,开玩笑的说到:“啊呀,原来酒量还不如我嘛。”
东方剑打得兴起,已分不清敌我,只要是挡在他面前的,都一概撩倒。
警长:“进来。”走进一个年轻警察。警长吩咐:“准备一下,跟我去云南。”
齐云:“是的,我就是齐云。楚仪她确实是贩毒集团的头目,我就是专案调查她的。”
齐云到卫生间看看,也没人。转回另一个房间,对楚仪说:“东方不在房间里,可能出去活动了。”
楚仪:“这样,齐云你先去看一下情况。”
东方剑接到:“我不是‘挺幽默’。我叫东方剑,卫国人。鬼谷先生是我师父。”
东方剑伫立在山水之间,沐浴着清新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
东方剑此时也发现自己的头面露在了外面,随即用披风挡住了头部,顿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中一名歹徒走近齐云,在她身上搜摸了一遍,并色迷迷的说:“你要上厕所,要我陪你吗?”
鬼谷子:“尔附身过来。”东方剑走近鬼谷子。鬼谷子挥手将长袖轻轻一拂,东方剑就被风吹起一样,飘然而去。
护士反问:“你师父是谁?”
楚仪也为之眼睛一亮,惊喜万分。
漂亮女人的小轿车开进一座别墅的花园里停下来,她示意东方剑随她一起下车,并走进别墅里。
东方剑:“原本是知道的。现在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我就不知道了。”
开门走进一个文职人员,将手中的文件递到警长面前,报告说:“飞机失事的原因是因为高度仪出现了偏差,飞机撞到了山上。”
警长:“我们去拜访一下鬼谷子老先生。”
马大水:“‘忽悠’就是叫你完蛋。”说完就朝东方剑开了两枪。东方剑眼疾手快,闪身躲开第一枪,伸手又挟住第二颗子弹。而被他躲开的第一枪,正中他身后的一个打手,东方剑将挟在手上的子弹迅速打出,也正中一个打手,两个打手应声倒下。这一下把马大水的一帮人都镇住了,一个个都呆在原地,没有反应。
东方剑:“我要把你救出去。”
当他再次出现在楚仪面前时,已经是西装革履,帅气逼人了。
东方剑看着窗外的大地越来越远,略显紧张的问:“这房子怎么能飞这么高?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楚仪深情地看了一眼东方剑,含泪说到:“东方,我不能再连累你了。你要好自为之。”说完挣开东方剑,纵身跳下大楼。
双方激战正酣,大队警察突然从四面围攻过来。警长用高音喇叭向人群喊话:“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不许动,放下武器,把手举起来。”双方人马立即停止了械斗,放下手中的武器,高举双手。
警长拿着喇叭对东方剑喊话:“东方剑,我们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你要与我们警察合作,不得仗技胡为,助纣为虐。”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开进了码头,与另一辆停在那里的轿车相会合。两辆车上分别走下4、5个人来。甲、乙双方相距7、8米各站立成一排,形成对峙之势。
第二天,在审讯室里,楚仪被提审。开始时,她以沉默来应付。最终,当齐云一身警服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马大水压低声音对手下人说:“你们几个人晚上行动,要干净利索。”
警长:“你不信,有人可以作证。”用手一指身边的齐云:“你看,你还认识她吗?”
东方剑见有警察追赶,突然想起了他的隐身披风。他打开披风,披到身上,隐去了身形。后面追赶的警察只见前面车顶上一个晃动的人头,非常奇怪。大街上的行人看见了,更是大呼“见鬼”。
东方剑坐在车里,感觉有点不习惯,前后左右东张西望。最后忍不住问到:“这家伙不用马拉,也能跑得这么快?”
云梦山,鬼谷洞前。东方剑所看到的景象,已让他无法辨认了。
东方剑喝下一杯红葡萄酒后,感觉口味不错,举着杯子说:“这酒甜甜的,还真好喝。”
马(大水)老板:“人都死了,还分什么先后。如果这件事情,你们不给我们一个说法,那我们以后就不再是合作的关系了。”
东方剑跪拜:“师父的教导,弟子谨记。只是弟子如今不知身处何处,请师父指点迷津。”
楚仪:“这次不是警方。一定是马大水搞的鬼。”
有人反问他:“你是什么人?”
齐云:“噢,我知道了。”转身走了出去。
次日清晨,楚仪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伸个懒腰,站起来走到窗前,对外看看。回头来叫齐云:“小云,起来了。快去看看东方怎么样了。”
齐云:“太好了,真带劲。”
这时,广播里传来了女播音员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有三位特殊乘客要求飞机改变航向,飞机将降落DHL机场。请机上旅客给予配合。谢谢。”
齐云问东方剑:“东方,你们那里男婚女嫁是什么样子?”
东方剑:“我记得师父是上额前倾,眼睛深邃,白发长须。真的象神仙一样。”
楚仪:“那你快去找找。”
东方剑终于还是施展出了他的飞天神功,自由的飞翔在天地之间。看似漫无目的,但似乎又是在寻找着什么。
楚仪半眯着眼说:“是呀,多好的一个人,就是有点木纳。”
马大水:“我们要找的是楚仪那个妖女。”
楚仪私下里对齐云说:“你要把东方看紧了,别让他走丢了。”
东方剑肃然起敬的回到:“我师父是‘真仙’在世。他通天达地,无人能及。星象八卦,六韬三略,审时度势,修身养性,都能与神相通。”
楚仪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度着步,过一会又打开电视,用遥控器不停地调换着频道。
楚仪:“有劲没处使是吗。那好,有一个箱子,你顺便把它背回去。”
抬头看时,鬼谷子已不见了踪影。东方剑急忙寻呼:“师父……”这才从睡梦中惊醒。
回:“我不干什么。和谁有关系嘛……没什么关系。鬼谷先生是我师父。”
此时空中突然传来鬼谷子幽远的声音,并见鬼谷子素面长须,手持云帚,站立在半空中说到:“东方徒儿,不可造次。当年为师以催眠之术授尔神功,不幸顿生变故,为师与你一别未再相见,以至你沉睡千年。如今因天缘巧合,你才得以复生。为师再授你黄表一幅,尔须铭记。”
楚仪无可奈何的笑道:“你拿我开心是吗。鬼谷子都死了两千多年了,你让我到哪里去找他?”
回答:“现场已搜救出1名幸存者。遇难者遗体正在搜寻登记。”
东方剑:“不,你不是坏人,你是好人。”
警察们乱了好一阵子, 释小龙助理:,才歇了下来。
东方剑好象领会了她的手势,纵身一跃,飞了出去。
齐云:“就是坏人。”
“是。”文职人员转身出去了。
警长:“你可知道楚仪她是什么人吗?”
齐云:“男人啦,木纳一点可靠。”
楚仪:“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消息,等机会。我相信东方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东方剑问:“洗澡,在哪里洗?”
不一会,东方剑如天兵天将突然从天而降。他在双方阵中左突右冲,很快,马大水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冲垮了。楚仪的手下见势,如梦方醒,转头还击。马大水的人马顿时溃败。
操作员:“是。”
楚仪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示意东方剑附耳上来,并轻声说着什么。东方剑点头示意后,纵身离去。
楚仪睁开眼睛,瞟了齐云一眼,问到:“你这个小丫头,莫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越野车继续行驶在边境公路上,楚仪和齐云在车里聊着天。齐云边开车边对楚仪说:“老板,你说东方这家伙还真有点意思噢。有一身的好功夫,但又好象什么都不懂。唉,你说他象不象人猿泰山。”  
听了楚仪的话,东方剑很惊讶。自言自语到:“两千多年,难道我一觉就睡了两千多年?”
警长与齐云对视了一眼,立即下令:“武警大队立即行动。直升飞机支援。”
东方剑开始有点犹豫。这时想起了楚仪说的话:“我对不起你,我不是好人,也是罪人。”东方剑自言自语:“难道说我真的帮人做了坏事,成了坏人?”
突然,看到下面有一群人大呼小叫,他飞近一看,原来是两个儿童落水了,河边的人正呼喊着救人。东方剑见此情景,俯冲下去,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两个小孩从水中救起,又轻轻的放在草地上,然后独自又飞向了天空。
齐云:“用意念?哦。还真的很玄乎呢。”
二人走进大客厅里,她又示意东方剑坐下。二人落座,她开始泡起了工夫茶。
二人同时说到:“好的。是哪里?”
警长问:“你有什么意见?”
东方剑终于明白了:“噢。他们在哪?我去对付他们。”
楚仪见状也笑了起来,并安慰东方剑说:“你快坐下,没事的。”东方剑迷茫的又坐回去了。楚仪转而对女保镖说:“齐云,这次出来你要照顾好东方先生,不得有差错。”
警长和周旋便服出行。他们翻山越岭,遍览胜景,徒路涉水,走访百姓,探谷寻洞,追踪觅迹。
2000多年前,云梦山,奇峰峡谷。
齐云抢上说:“你就不用客气了。若不是你有飞天神功,我们的货怎么能顺利的通过边关呢。”
云梦山上,东方剑和齐云一起寻找着古老的记忆。

齐云:“还是再等等看吧?”
乙方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措手不及,慌忙朝东方剑开枪。东方剑随手抓住射过来的子弹,又迅速的射向对方,对方两人顿时中弹而亡。
警察局。
还是那条边境公路上,越野车尽情的奔驰着。又到了那个山水相映的清水潭边,车子停下了。楚仪、齐云和东方剑走下车子,仍然是由东方剑背着那只箱子,与两位美女进行了简单的告别仪式之后,纵身一跃,飞上了天空,在天上向着印有火烈鸟图案的越野车打了个手势,飞向了远方。
睡梦中,东方剑又见到了自己的师父——鬼谷子先生。
就在此时,两驾直升飞机腾空而起。经过一场空中追逐,两驾直升飞机合力将东方剑压制在一幢大楼的顶端。东方剑紧紧抱住楚仪,不让她被强大的气流冲走。楚仪也紧抱住东方剑,并说到:“东方,你不要管我了,你快走吧。”
墨镜男:“没有发现其他人。”
东方剑疑惑的回到:“看电视?什么电视?”
楚仪接过话茬儿:“那时还没有什么锣鼓鞭炮呢。”
当齐云回到房间时,一对情侣还赤裸着躺在床上。齐云一见此情此景,立即退出房间,重新把门关好,独自一人徘徊在过道里。
警察长家。
东方剑独自一人躺在楼顶上。他看着满天星空,自言自语:“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这么高的大房子?我师父哪里去了?……不行,我得去找我师父。”想好了,他立即起身,抬头看了一下天上的北斗星,辩别了一下方位。从楼顶上纵身一跃,飘失在夜空中。
警长边吃早餐边看新闻,吃完早餐后对妻子说:“这下又够忙活一阵了。”说完穿上制服出门去了。
东方剑爱理不理的回到:“小爷不是你们请到这里来的吗。我还没问你们为什么请我来的呢。”
马大水问:“就她们两人,没有其他人?”
楚仪被问得目瞪口呆。转而言到:“东方,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宾馆里。
妻子在身后说到:“记得周末去看你爸爸。”
操作员继续在电脑上搜寻着,很快有了新的发现。她起身走进警长办公室,向警长报告:“报告。有线索了。鬼谷子有一个徒弟叫东方剑,跟随鬼谷子学习异术。”
苏秦、张仪:“弟子谨记师父教诲。”二人起身拱手拜别。
护士很惊诧,但很快镇静下来,安慰他说:“先生, 直径百米天坑:,你可能是受到了刺激,需要休息和安静。”
东方剑:“她是好人。你们为什么要抓她?”
齐云:“可以打开看节目呀。”
东方剑:“是的。你就是我的阿诗玛。”
门外“报告。”
问:“伤亡人数和救援情况怎么样?”
乙方一人回道:“在车上。钱带来了吗?”
甲方另一人举起手中的密码箱向对方示意。
等警车赶到现场时。只看见几具尸体和枪战留下的一片狼藉的场景。
鬼谷子传人——东方剑,被催眠,历经2000多年后被意外激活。有鬼谷子所传的隐身衣,飞天轻功,剑客神功。
楚仪:“不,是我对不起你。你不知道,我是个坏女人,也是罪人,不值得你喜欢。”
东方剑隐形进入到大机舱,隐蔽在一边。几乎在同时,楚仪和齐云分别出现在机舱两头。说时迟,那时快,东方剑缴了三名歹徒的枪械,楚仪、齐云快速扑上,三人联手以擒拿术迅速制服了三名歹徒。一场恐怖危机就此化解了。机舱里顿时响起欢呼声,所有人都用赞赏地目光看着楚仪他(她)们三人,并赞叹不已。飞机平安降落景宏机场。
楚仪也略显醉意的说:“时间不早了,咱们也不喝了。就让他在这边睡吧,我们到他的房间去。”两人醉意朦胧的走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横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齐云:“明白,老板。”
不一会,楚仪这边手机收到信息,打开一看,并告诉东方剑:“他们有三个人,有枪。”
东方剑再跪拜:“谢师父!”
护士说完把他摁在床上:“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找医生来。”转身就去出了。
楚仪半眯着眼说:“嗯,不做了。我们现在就到云南去玩玩,那里的泼水节可热闹了。”
东方剑:“不,我们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云南大理,蝴蝶泉。
鬼谷子又说:“另外,为师还要以催眠之术传你一门飞天神功。”
楚仪紧锁着眉头,语气深沉的说:“我们得想办法找到他。他对我们很重要。”
楚仪把一袋衣服送到东方剑面前,并指着衣服说:“洗个澡,把这些换上吧。”
“是。”周旋说完转身出去。
齐云想了想:“他身怀绝技,功夫深不可测。但思想单纯,思维简单,也很有正义感。对我们的威胁难以估算。”
东方剑这时躲在一边,暗自偷笑。
楚仪:“这里面是贵重物品。你要保证不出意外。”
张家界,风景秀丽。武陵原,古朴幽深。
女保镖笑着说:“你可真会逗。什么房子,这是飞机。万一掉下去,那我们就粉身碎骨了。”
1209客房内,楚仪、齐云和东方剑正热烈的举行着庆功晚宴。服务生为他们送来了精致的菜肴,还有桶温的上等红葡萄酒。
齐云:“好的。”转身出了房间。她到大堂、花园找了一阵子,没有找到东方剑。回头迅速回到房间,这时楚仪已经在1209房间了,齐云告诉楚仪:“没找到东方。”
回答:“可以确定!黑匣子找到了。”
留在酒吧间的马大水发狠到:“我跟你们势不两立!”
东方剑发狂似的掀翻大街上的汽车,打碎大楼的玻璃,疯狂地在大街上飞来窜去。
下面的警察正在望天兴叹之时,突然间山坡上飞沙走石,直闹得众警察是抱头鼠窜。乱了一阵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警察们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狼狈不堪。突然又有人大叫起来:“哎哟!谁打了我一下。”指着身后的人问:“是你打我的吗?”后面的人也大叫起来:“我没有打你呀。哎哟,你怎么打我呢?”顿时警察之间打闹起来,乱成一团。
东方剑见他们都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便乘机遛之大吉。马大水的一帮人半天才反应过来,想要去追赶,又觉得无能无力了。
东方剑:“我保证万无一失。”
后面追赶的警察突然失去了目标,不知所措。
东方剑向她展示了一下隐形被风,得意地说:“我有宝贝,他们看不见我。”
深夜,马大水的几个手下,悄悄地摸到1209房间,打开房门,其中两个人轻轻的闪身进去。顿时,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进来的人举着枪,打开房灯。只见房间里一片狼藉,一个男人横躺在床上。几个人非常意外。其中一个人踢了一下躺在床上的东方剑,但东方剑一点反应也没有。踢他的人说到:“把他带走。”几个人背上东方剑,迅速的离开房间,消失在过道里。
东方剑站在阳台上,伸出双臂,纵身一跃,施展出他的飞天神功,欲乘风飞去。但这一回却发生了意外,他没能飞得上去,而是重重的向楼下坠去。然而幸运的是楼层不高,而落地时又恰巧撞在一个大胖子身上。大胖子被撞得躺在地上,又见一个人结结实实的伏在自己身上,不禁大叫:“啊!非礼呀。”
东方剑措手不及,紧跟着从大楼上跳下,但已经迟了半步,眼看着楚仪甩死在地上。他抱起楚仪的头放在怀里,疯狂地怒吼着:“不!”
鬼谷子的弟子苏秦、张仪、东方剑,打坐修道于洞前。
洞前新修的玉皇阁内,供奉着鬼谷子的神像。东方剑进阁看到鬼谷子的神像,跪地参拜。拜毕,转身进入洞内。洞内一片漆黑,他转身到外面找来一根木柴,在供台上的油灯上点着了当火把,再次回到洞中。他在洞里找到一个隐藏的洞口,侧身进去。一会儿,从里面找出一件包袱,这就是鬼谷子传给他的那件隐形披风。东方剑打开披风披在身上,顿时身体被隐形了,只露出一个脑袋,上下打量着自己被隐形的身体。最后他小心翼翼的又将披风包好,收入怀中。
东方剑试着开始洗澡。他把水开得忽冷忽热,不是被热水烫着,就是被冷水淋了。折腾了半天,最后总算把澡洗了。
鬼谷子语气深切地说:“为师传你绝世神功,你更须谨慎行事。切记要明辨是非,去恶从善。不可鲁莽造次,助纣为虐。”
服务员回答:“房间里没有人,我进来时房间是空的。”
齐云在宾馆内外四处转悠着,并在一个共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
这时,东方剑突然拿出他的隐形披风,并向楚仪展示了隐形绝技。楚仪喜出望外,附耳对东方剑小声说了几句。东方剑点点头。两人开始准备行动。
年轻警察周旋:“是。”
警长很惊讶地问:“哦,有幸存者?立即核对身份。”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电影剧, 本名, 云梦山传奇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